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5章 上山
    “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负责翻转竹竿,让他们受热均匀!”挑出四个精壮小伙,站在竹竿两边转动竹竿,阎十一这才端起臭气熏天的大海碗,拿来一个刷漆的刷子,就跟给烤猪上大酱似的,在两人身上刷了几层法药。

    看着这么滑稽的场面,周围人都不禁莞尔,觉得这事儿很是新奇。

    没过多久,等这些法药逐渐被蒸发,两人体内的酒精也随之被拔出来。

    “唔……好舒服呀,谁特么给老子吊起来了?”总归是有罗汉金身的佛家弟子,张弥勒率先清醒过来,醉眼朦胧的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花裤衩子,还被涂遍了极其刺鼻的莫名液体,不禁挣扎大叫起来,

    “窝草,十一你大爷,你想干嘛?这是要烤了我啊?我是叫张弥勒,可我不是弥勒佛呀,身上也没有唐僧肉,快,快放我下来!”

    “谁让你贪杯来着?老实点别动,再过一会儿就好了,再乱动就真给你放火上去烤,我管你是不是唐僧肉!”说着把剩下的法药全都淋到他俩身上,阎十一这才抱着肩膀站笑眯眯的看着。

    “十一哥哥,你这解救的法子好厉害呀,这才半个小时,他俩就清醒了!你这解酒配方能教我不?”对道术的求知欲膨胀到了顶点,蓝凰抬头看着阎十一,眨巴着黑亮双眸,请求道。

    “这可不是解酒的方子,这法子一般是用来给中邪的人驱邪用的。牙耳为邪,使人牙口不清,耳目不明,便为邪,酒色财气乃是百邪之源,过量了都会变成邪气!”

    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阎十一看着蓝凰那求知若渴的模样,笑了笑,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你想学的话,得先做好你大巫的本质职责,否则就是本末倒置,不务正业了。”

    “哼,说得真好听,还不是怕我缠着你?本姑娘长得这么漂亮,还亏了你呀?”见阎十一根本就是在拒绝,美眸一翻,鼻子一翘,蓝凰偏转脑袋,不再理他。

    大概又烤了十几分钟,在张弥勒和雷龙两人羞怒的咒骂声中,阎十一才让人把他俩放下来。

    两人一落地,便直接窜回了自己房间,由于体内还残留着酒精,酒劲还没彻底消除,路上还摔了几个狗啃泥。

    “阎十一你个王八蛋,这么对你兄弟!你还有没有良心?忘了当年是谁带你坐在女寝门口偷窥的?忘了当年是谁带你去网吧和女网友果聊的了?忘了……”洗完澡穿了衣服出来,张弥勒来到村长家,指着阎十一的鼻子就骂开了。

    “跟我去一趟畲族禁地,事成之后,报酬五千!”手里端着一杯清茶,慢慢的品尝着,阎十一压根就不听,摊开手掌伸到他面前,淡淡抛出了一句。

    “哥哥,我的好哥哥,你怎么不早说呢!走,这就走,麻溜的走!”一听到有钱拿,张弥勒那脸比高大鼓翻得还快,手掌在脸上一抹,怒容立时变成谄媚的笑脸,那贱嗖嗖的样子,谁看了都想上去踹两脚。

    ……

    月明星稀,四人走在帽子峰陡峭的山路之上,周围是黑漆漆的山林,闷热的天气,让人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

    “十一,你这有点过分啊,让我们俩来给你当苦力?背这么两大桶爬山,会累死人的知道不,才五千块,得加钱!”和雷龙一样,背上背着两个装满了百农琼浆的铁桶,张弥勒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了。

    “一个铁桶至少五十斤,加上我的乾坤弓和震天箭,我至少背了个一百五十斤的胖子在爬山,十一,你不得考虑考虑你二哥哥的身体状况?总该来点补贴吧?”气喘如牛,张弥勒一个劲的在那唠叨着,要求加钱。

    “就你事儿多,你看看人家龙哥,没有酬劳也一句话没有!”和蓝凰走在一起,阎十一回转头,看着身后落下一大截的两人,笑着道。

    “雷龙本来就是畲族的,这是他的本分,他敢不背,早被族长踢出去了!不对,是早被他的老相好小菊给踹了!”张弥勒驳斥一句。

    “老二,你这就不对了,我和小菊的关系秘密着呢,你怎么能随便乱说?我不要脸没关系,以后小菊怎么办?”雷龙羞臊的道。

    “你可拉倒吧,刚才喝醉的时候,把你和小菊的事儿都说了,你想想你那大嗓门,不至于全村都听见,至少半个村都听见了,还秘密个屁!”和雷龙喝了一晚上酒,两人的关系不错,张弥勒开玩笑道,“估计过了今晚,全村上下都知道你俩的事儿了,回去你就赶紧准备把人家娶了吧,到时候我再灌你一晚上!”

    “是呀哥哥,你总跟小菊姐姐这么偷偷摸摸的怎么行?我觉得呀,你该负起责任了!”回转身,脸上带着浓浓笑意,蓝凰轻斥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我要是娶了小菊,我就没那么多工夫看着你了,你就可以天高任鸟飞了是不是?我可告诉你啊,不可能!除非你也找个靠谱的男人嫁了,有人管你!”雷龙喝了一句。

    “我才不要呢!”脸上透出一抹羞红,蓝凰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边上的阎十一,见他也正望着自己,忙把眼光错开,心猛然跳动起来,手足无措之下,便把手里的阴阳五行秘术塞给阎十一,“那,还给你!”

    “你看完了?”接过秘术,阎十一可没有蓝凰心里那么多想法,下意识问了一句。

    “嗯,看完了,虽然有很多地方不懂,但大多数文字我都看得懂,里面可有好多厉害的法术呢,只不过我不知道怎么运用!问你,你肯定也不会教我!”美眸中透出一抹失落,旋即却又恢复了少女的神采,蓝凰嘟着嘴娇嗔道。

    “额……”心中既是无奈又是惊讶,这阴阳五行秘术,连他都看不太明白,这小姑娘居然看得懂,简直太出乎意料了,忙道:“你确定能看懂么?如果真可以,那就不是我教你,而是你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