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4章 活烤醉猪
    时至夜半,银月如钩,族长家后院里,尽是液体流动的声音,以及从这些液体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沁人心脾的酒香,闻一闻都能让人迷醉。

    “阎法师,这个传说相信你并不会陌生!”将又一坛百农琼浆倒进铁桶里,雷文视线在周围扫了扫,凑到阎十一耳边,神秘兮兮的小声道,

    “传说西方佛教还没正式创立的时候,提准和接引两位大圣人,准备以十二品莲台造灵台山,却不想被一只妖蚊给偷吃了三品,这只妖蚊偷吃完后,也是怕两位大圣人怪罪,就偷偷跑到了中原地区。”

    “妖蚊?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只把龟灵圣母的精气神吸干净的蚊子?”这个传说阎十一是听过的,道教历史上没有过先关记载,只出现在一些演义小说中,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此时也是惊奇。

    “对对对,就是这只千年妖蚊!传说当年接引道人制住了龟灵圣母,就交给坐下白莲童子管束,没想到这只千年妖蚊就藏在白莲童子的包袱褡裢里面,当时它就趁着白莲童子不注意,把龟灵圣母的精血修为给吸了个干净,随后还吃掉了那十二品莲台中的三品,可厉害着呢!”

    眼瞳中泛过一抹自豪的笑意,雷文微笑道:“别看两位圣人都拿这妖蚊没办法,这妖蚊跑到中原之后,蛰伏起来,也不知过了多少年,它才又醒过来,饥肠辘辘的它飞到了皇宫里,就看见了当时还只是一条金虫原形的先祖,见先祖灵气逼人,它就想给一口吃了。但阎法师,你猜结果怎么着?”

    越讲越来劲,雷文还卖起了关子,见阎十一和蓝凰都瞪大了眼看他,他才笑着道:“却没想到,盘瓠先祖比他更加厉害,虫身弹起,把这千年妖蚊给卷住了,不但反杀了它,还吸干了它体内的灵气,才得以化形成人,之后便有了斩杀戎吴将军,抱得美人归的美丽传说。”

    “呵,还有这事儿!”淡淡笑了笑,阎十一今天算是长见识了,虽然雷文有夸大的嫌疑,不过故事有鼻子有眼,说不定真有这事儿,便再有好奇道,“那现在畲族所拥有的三品莲台,就是当年那只千年妖蚊从西方佛教偷出来的了?”

    “必须是呀!”雷文老脸上满面红光,轻笑了笑,目光灼灼的道,“虽然我没见过那三品莲台,但是阎法师,你想啊,能镇压像戎吴将军这种厉害恶鬼的东西必然是宝贝呀!”

    “这倒也是!”如果这传说是真的,那么阎十一可就得认真对待了,传说中接引道人所得的十二品莲台,为功德金莲,即便畲族拥有的只是其中三品,那也足够他们的后裔子孙千秋长存了,也难怪畲族人会如此重视禁地。

    见四个半人高的铁桶都灌满了百农琼浆,阎十一却是又犯起难来,皱着眉道:“雷文族长,我是真的很着急得到五彩金虫蜕,我想现在就去禁地,你看可以么?”

    “行,只要阎法师不嫌累,我这就叫人帮你把这四桶百农琼浆背过去!”巴不得阎十一能早点完成对图腾的检查,雷文高兴地道。

    “还是不用叫其他人,让雷龙和老二跟我一起去就行,他俩力气大,能给我帮上忙。”思索了一番,阎十一总觉得这事儿不简单,一般人跟着去,恐怕只会是拖累。

    “那行,我去把他俩找来,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村广场那边喝着呢!”闻言,雷文也是点了点头,忙出了家门。

    没过多久,雷龙和张弥勒就来了,被抬着来的!

    两人的脸色,一个通红,一个铁青,躺在地上,还一个劲的比划,“五魁首啊,六六六……喝!”

    “阎法师,我看还是另外找几个人吧,我刚才到广场的时候,他俩还有雷蛟,喝得都没人样了!别说走山路,就是让他俩站起来,可能性都不大,咱这绿曲酒的后劲大着呢!”雷文劝了一句。

    “没事儿,我有办法帮他们醒酒!”从雷文家里拿了一个海碗,阎十一从马甲里拿出些法药调制起来,再又对雷文道,“族长,给他俩抬到外面去,别一会儿把你家给弄得到处都是污秽物,顺便点一堆篝火,把他俩的衣服都扒了,用棍子穿起来,我要来个活烤醉猪。”

    怀着十分的好奇,按照吩咐,雷人让族人把雷龙和张弥勒的衣服都扒了之后,用绳子把两人的手脚绑起来,再用竹杠把两人窜起来,架在篝火两边。

    虽已是深夜,但看到这么好玩的事情,畲族上下又聚拢来不少人,看着那两具光溜赤膊的男子被架在竹杠上,好奇的看着阎十一想要干什么。

    尤其是蓝凰,手里捧着那本阴阳五行秘术,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阎十一,她自小就很想学习道术,刚才又目睹了阎十一拆魂的精妙,此时更是想看看他是如何‘活烤醉猪’的。

    将法药调制好,阎十一拿过一个小碗,从海碗里舀了一碗法药汤,先扣住雷龙的下巴颏,掰开他的嘴,直接把一碗法药给灌了下去。

    法药一下肚,雷龙原本赤红的脸就开始扭曲起来,嘴里一鼓一鼓的似乎要吐。

    不管他的状态,阎十一又舀了一碗,依样画葫芦灌进张弥勒嘴里,却和雷龙的反应不同,只听张弥勒吧唧着嘴道,“好酒,再来一碗!”

    “尼玛!”闻了闻手中的小碗,那味道可不是一般的呛人,阎十一自己都快吐了,谁知张弥勒这贱货居然一点事儿没有,便不信邪的再又给他灌了两碗,药力才起了作用。

    只见张弥勒那铁青的脸不断扭曲着,却始终没有吐的意思。

    ‘呕——’倒是另一边,醉生梦死中的雷龙终于是忍不住了,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那味道就不用说了,垃圾堆什么味道他就什么味道,还带着极重的酒味。

    这边一吐,立时就产生了连锁反应,张弥勒也忍不住了,哇哇吐了起来,味道更重,将周围的畲族村民都熏得退出了十几米,空出来好大一个空间。

    “十一哥哥,要催吐放地上吐也行啊,干嘛还要把他俩架起来,难道你真要烤了他们呀?”玉手轻捂着精致的琼鼻,蓝凰站在边上,好奇的道。

    “催吐是让他们把肚子里的酒精去了,现在我要把他们吸收了的酒精给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