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3章 三品莲台
    深夜十点,上弦月挂在当空,有如一枚诱人的鱼钩,即便上面没有挂着饵食,也能将人的目光深深勾住。

    “十一哥哥,明天可是七夕,咱们华夏国的情人节,你现在送我手机,算不算是情人节的礼物呀?”明眸皓齿,俏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意,眉眼如星,蓝凰机灵的滑动一下美眸,试探性的问了问,见阎十一满脸的尴尬,心里有点失落,却依旧笑盈盈的道,

    “真是没情商,骗骗我都不会!知道你有女朋友,我就不开你玩笑了,当然谢谢你的手机!”

    对这个刁蛮的畲族小辣椒,阎十一可得防着点,不然一不小心就得着了道,淡淡一笑之后,便不在理会她,转头对雷文道,“雷族长,我能帮的就到这里了!”

    “哎哟,你可真是我们畲族的恩人那,阎天师,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衣服被汗水浸透了,雷文都做了最坏的打算,谁知道硬生生让阎十一扭转了回来,可他也没因此失了理性,谨慎的道,“这事儿山水集团会善罢甘休么?”

    “官司肯定是要打的!”顿了顿,阎十一并没有趁这个时机讨要五彩金虫蜕,继续安抚道,“如果你同意沈氏集团来开发帽子峰的话,到时候沈董事长会派人来考察,并且帮你们打官司的,就算没有刚才拍的视频,山水集团也讨不了好!”

    “同意,当然同意,有阎法师作保,我哪还有不放心的!”雷文这才放下心来,却是吃一堑长一智,补了道,“但禁地还是不开放,我可不想再犯这种错误了!”

    “这个你和沈氏集团商量就行,我就是牵个线。”淡淡的说了一句,阎十一把目光投向炕上盘坐着的大巫蓝由,这老太太自从高大鼓来了之后就一直在那打瞌睡,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他刚才的表现。

    “阎法师,天太晚了,大巫年纪大,容易犯困,咱们就走吧,就不打扰她老人家休息了。”雷文可清楚,阎十一心里最想要什么,可他却没有权力,也不敢擅自做主把五彩金虫蜕给他,他宁愿去坐牢也不敢犯这个大忌,只得玩笑一句遮了过去,

    “走,去我家喝一杯,晚上也别回那房间睡了,睡我家就行,再不行,睡小凤凰家去!”

    “族长伯伯,你什么意思嘛,把一个大男人往我家里推,你这是真想让我献身呀?”脸上羞红一片,蓝凰嗔了一句,心里却有那么一丝莫名的悸动。

    “咳咳……走,喝酒!”既然没法让蓝由开口,阎十一只得放弃,等夜深了,让邱雯过来偷,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我可以给你金虫蜕!”便在三人要离开之时,蓝由那老迈的嗓音才再度传来。

    “大巫奶奶,您确定要给我么?”忙转过身,阎十一等的就是这句话,三步并作两步,窜回火炕前,再度确认,“您真的舍得?”

    “不舍得也得舍得……”半睁开眼睛,蓝由这才费力的把双腿挪下火炕,坐在炕沿边上,沉声道,“但也不是白给你,你要替我做一件事!”

    “好,我答应!”连想都没想,阎十一便坚定的同意了,只要能拿到五彩金虫蜕,让包紫的灵身和肉身重新融合,再艰难的事他都愿意去做。

    “倒是一份好情谊,包神医可招了个好孙女婿!”感慨了一声,蓝由才缓缓的道,“我最近察觉到盘瓠王图腾很是不稳,似乎镇压在下面的戎吴将军的魂魄有点不太正常,我想请阎法师你前去查看一番。”

    “我?可那是你畲族的禁地,我进去不合适吧?”内心中也很想去探索一番,看看这神秘的盘瓠图腾,但阎十一觉得还是谨慎为妙,脑中回忆起盘瓠和戎吴将军的传说。

    当年西方犬戎大军作祟,中原当时的统治者,五帝之一的帝喾屡派大将,却都是战败而归,直到盘瓠主动请战,单枪匹马杀入犬戎军中,诛杀戎吴将军,提其头颅而返,才将犬戎大军赶回西北大漠。

    传说只提及盘瓠和帝喾三女儿结婚并回归山林,却没有提及过盘瓠还镇压了戎吴将军的魂魄。

    “你一定是在疑惑,为什么盘瓠王会如此赶尽杀绝,杀了戎吴将军还要镇压其魂魄,对吧?”似乎看穿了阎十一的心思,蓝由慢慢解释道,

    “传说是盘瓠王和公主回到山林之后,戎吴将军不服气,魂魄前来索命,盘瓠王几番劝说未果,只得用三品莲台将其困住,并用寿山石镇压,这才有我畲族后裔的安宁。”

    “那您要我做什么呢?”既然是与鬼魂有关,阎十一也就没什么好推迟的,这本来就是他的职责。

    “也没多大的事儿,只要你去检查一下图腾,顺便带几桶百农琼浆去给浇灌三品莲台,就这点事!百农琼浆,一会儿雷文会给你的。”说了这一番话之后,蓝由又开始打起瞌睡来了,朝着阎十一轻轻挥挥手,“去吧,去吧,什么时候完事就什么时候来找我。”

    “好吧,那我尽力!”心中有些忐忑,阎十一觉得这个任务太简单了些,可此时他也无法推辞,只得先去看看再说了。

    三人走后,蓝由那双老眼才完全睁开,脸上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轻声道:“这事儿要是简单了,我也不会找你!到时候也许还能给你个挺大的惊喜,呵呵呵……”

    ……

    来到族长雷文家,雷文便先带着阎十一到后院去拿百农琼浆。

    看着后院堆着一个个酒坛,阎十一便傻眼了,掀开一个酒坛闻了闻,酒香扑鼻,十分浓郁,里面还有稻谷、番薯等等五谷杂粮的气味,甚至还有果香,很是好闻,奇怪道:“这里面就是百农琼浆?闻起来怎么一股酒味?琼浆玉液总该有些区别吧?”

    “这百农琼浆本来就是酒!”嘿嘿一笑,雷文取过来几个半人高、直径三四十厘米的铁制酒桶,把坛子里的酒都倒进去,倒满后拧上盖子,保证不会泄漏,再又道,

    “这是盘瓠王留下来的配方,需要蒸馏八回才算成酿,浓度极高,一般人可承受不起这酒,喝一口得醉上三天!后来族里改良了一下,蒸馏两回,就有了现在的绿曲酒!”

    颇有些惊讶,阎十一才知道绿曲酒是这么来的,心中却又有疑惑道:“那你们不怕把那什么三品莲台给灌死?还有这三品莲台听名字好耳熟呢?和十二品莲台有什么关系么?”

    “这个还真有,阎法师可能也听过那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