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9章 摊牌
    夜色撩人,天气闷热异常,白天被大太阳晒了一天,到了晚上,水汽沉降,使得山坳里又湿又热,让人憋闷不已,即便刚冲完澡,到屋外走一圈,全身上下便又是一层黏黏腻腻的臭汗。

    山坳里此时灯火通明,许多族人纷纷聚在阎十一所住的小屋周围,看着抓蛇师傅手里提着的木桶,一个个噤若寒蝉,纵然都是庄稼人,上山下地都会遇到毒蛇,可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还是让人唏嘘。

    “阎法师,你看这事肯定不是村里人做的,村里除了这位抓蛇的老钟之外,没人敢一下子抓这么多的蛇,就算是敢,阎法师你来畲族才一天时间,也凑不出这么多的蛇,这铁链矛蛇虽毒,可毕竟数量少……”满是皱纹的黝黑脸颊上,渗出一层汗液,村长雷文对这事儿太重视了。

    这关系到他畲族的声誉,数千年传承,畲族人都是谨遵盘瓠王所定的规矩,本本分分的务农种庄稼,从来不会有为非作歹的事情发生,在龙虎山景区,乃至整个鹰潭市都是家喻户晓的。

    而最为重要的事,这件事一发生,就怕会让村民人心惶惶,这是他这个当族长的最不想看到的,族人的安定和谐才是他最重要的职责。

    “族长,这事儿,我相信和你们畲族无关,可能是我带来的麻烦,我还要跟您说一声对不起呢!”剑眉紧皱,将眉心挤成了几道深痕,阎十一可清楚那些岛国阴阳师的凶狠,万一是这些人做的,他自己倒是不怕,但要是连累了这个山坳里的众多畲族老百姓,那他就百死莫赎了。

    可五彩金虫蜕还没拿到手,他又不能就这样轻易离去,他要是让邱雯来偷,十有八九是可以得手的,可这终究是有违他的处世之道,也不是君子所为,便思虑着该怎么开口。

    “阎法师,我问一句不当问的!”抓蛇师傅老钟走后,雷文将村民都遣散,看了看,四下无人,将心中疑惑抛了出来,“阎法师你的气度我已经知晓了,可怎么看也不像是来畲族旅游,体验民俗的,更不可能是来考察投资的,你能给我透个底,来我畲族到底有什么事么?”

    族长雷文很是委婉的问了一句,还不等阎十一开口,边上蓝凰便抢先回答道:“他是来、是来找我的,我和他其实两年前就认识了,他知道我是下一任大巫,不能外嫁,所以这一次他就是来带我私奔的!”

    蓝凰是知道阎十一来畲族的真正目的的,倘若说出来,可比带走她这只小凤凰更加严重,恐怕族长当即就会让人把他撵出去。

    “凤凰别胡闹!”终归年纪摆在那里,雷文自然看得出蓝凰说的是假话,见阎十一还在犹豫,本还想追问,远处一个急急族人跑了过来。

    “族长,蓝由大巫请这位阎法师过去做客,说有些话想找他谈谈。”族人简单陈述。

    “大巫找他……那好,先去大巫那里。”说完,雷文回转头,对阎十一道:“阎法师,不知道大巫找你什么事,咱们过去看看吧。”

    点了点头,阎十一看得出来,畲族地位最高的一定是那位叫蓝由的老太太,从蓝凰的话语中,也知道五彩金虫蜕也是由她收着的,去和这位正主对话,倒是方便许多。

    跟随雷文,来到了山坳里地势最高的一所木质茅草结顶的矮屋。

    进入屋中,阎十一便能闻到一股奇怪的法药味道,朱砂、狗血、鸡血、硼砂等等寻常法药的气味很重,还有一些其他特殊的气味,他暂时分辨不出来。

    但单凭这一点,阎十一便知道,这位蓝由大巫是会不少法术的,确切的说该是巫术。

    再打量了一眼草屋四周,墙壁上挂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蛇虫鼠蚁之类的尸体自然不用说了,还有许多风干了的草药、动物的内脏等等,可见施展巫术所需要的东西也很复杂。

    蓝由此时便坐在一张土炕上,那老迈而过于丰满的身体占据了大半的面积,此时闭着双眼,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打着盹,好似随时都会睡过去似的。

    “大巫,阎法师来了!”躬身走到炕边,雷文很是恭敬的笑着回禀一句。

    “让阎法师坐下吧!”声音沉着,并没有半睡不睡的慵懒,蓝由没有睁眼,只淡淡的道:“阎法师,明人不说暗话,我畲族住在这穷山沟里,有的只是些地里的产物,很是稀松平常,以阎法师你的身份自然是看不上的,当然以阎法师你的眼光,也是看不上我家凤凰的。”

    “大巫奶奶,什么叫他的眼光看不上我呀,我还看不上他呢,又不是特别帅!”坐到炕沿上,蓝凰揽着蓝由粗大的胳膊,灵动双眸眨巴着,羞涩撒娇。

    “大凡之子,必有不凡之处,你虽是我畲族的凤凰,可未必是别人家的宠儿!”丝毫不给疼爱的小凤凰面子,蓝由抚了抚她的小脑袋,沉声道,“阎法师,咱们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以你的身份,恐怕是奔着我族的五彩金虫来的吧?”

    此话一出,蓝凰和雷文都是一惊,没想到大巫会如此直接。

    “不瞒大巫奶奶,我确实是为了五彩金虫蜕而来!”不敢有任何掩饰,阎十一知道,这种时候以诚相待比任何方式都管用,“我的女朋友,因为某些原因,需要炼制五彩归灵丹,其中一味药就是金虫蜕,我多方查阅资料,得知帽子峰的畲族收藏着四条五彩金虫,并且还有虫蜕,我这才厚颜前来讨要。”

    “你的女友该是魔都包神医家的孙女吧?包神医那样名望颇高的人物都被我拒绝了,你又凭什么能从我这里拿走金虫蜕?”声音依旧沉稳,蓝由还是闭着眼,摇摇晃晃的打着瞌睡。

    “我没有任何依凭,只是想来试试,哦,对了,我和龙虎山的云珀真人有些私交,他得知我要来畲族,顺便让我带一封信给大巫您!”从马甲里拿出云珀的书信递了过去,阎十一心中忐忑,对此并不抱多大希望。

    “大巫奶奶,我给您念念吧!”接过信,蓝凰迫不及待拆开。

    “不必了,云珀那痴人的话又如何能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