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6章 你输了
    面对雷蛟刁钻的朝下三路攻来,阎十一右脚踏出一步,脚尖点地,在地上画了个半圆,就在雷蛟即将铲到他脚腕的时候,脚下一点,在众人惊呼之下,抱着蓝凰越过了雷蛟的头顶,结结实实给了对方一个胯下之辱。

    雷蛟恼怒异常,倒在地上滑行的同时,两只大手伸起,想要抓住阎十一的裤子,却就是差那么一点,等他直起身子的时候,阎十一已经窜出去十几米,一路小跑朝蓝凰家去了。

    忙站起身来,雷蛟撒开两条粗壮大腿,冲出人群,带起一股劲风,把离得近的几个妇女的裙摆都掀起来了,几个大步一迈,便追上了阎十一,手掌成爪,朝阎十一的肩膀抓去。

    感受到后面的劲风,阎十一脚下踏起百罡步,以最为简单的禹步起手,脚下一错,便出乎意料的落在了雷蛟身侧,对于这种山里的粗野汉子,就算是这简单的步伐也够对付了。

    雷蛟一抓落空,两只手横甩过来,朝着阎十一脸上打去,阎十一后退一步,使得雷蛟的中指指尖正好擦着自己的鼻尖掠过,又见他右脚踢过来,便再又退一步,看似惊险,实则轻松得很。

    “啊!”连续的出手,对手近在咫尺,可雷蛟就是碰不到对手,不禁恼怒的低吼出声,整个人都扑了上去,将阎十一逼到了一个小死胡同里,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双臂一伸,抵在了两边墙壁上,基本杜绝了阎十一逃跑的可能,找了个绝佳的机会,直扑过去。

    “快跑呀!”双手死死吊在阎十一脖子上,蓝凰俏脸都出了一层细汗,刚才阎十一被逼近死胡同的时候,她就知道情况不妙,此时更是焦急的道。

    “你先走!”坏坏一笑,阎十一猛地将蓝凰往空中一抛,在她的惊叫声和雷蛟的注视之下,身子一矮,从雷蛟的胳肢窝下面穿了过去,向前窜了一步,正好将蓝凰接在手里。

    “你要死啊,把我摔着了怎么办?”小虎眼瞪得老大,蓝凰惊魂未定的看着阎十一,纤手在他胸口锤了一下,又惊又怒。

    “我只是答应把你送回家,可没说把你安全送回家,你缺胳膊少腿,我可管不着!”打趣一句,脸不红气不喘,从站在胡同外的村民中间穿了过去,阎十一继续不紧不慢的小跑起来。

    没一会儿,雷蛟又跟了上来,竭尽所能,方法用尽,却依旧无法碰到阎十一,直到最后一段上坡路,上面就是蓝凰的家,但需要经过几个转折的陡坡,平时走起来都费劲,更别说抱着个人上去了,这是雷蛟最有利的地方,扑过去的同时,大喝一声道:“你输了!”

    “嗯,的确,你输了!”并没有慌张,也没有顺着坡路走,阎十一心中默念御空术的要诀,虽然在人界,这个法术基本没用,但聊胜于无,一经施展,身体轻了不少。

    将蓝凰换了个姿势扛在肩上,空出左手,一按护腕上的热感应器,十几枚棺材钉落到手中,便不迟疑,直接将这些棺材钉打进陡坡一侧由石头累成的防坍塌石壁上。

    随后双脚踏在这些棺材钉上,犹如轻功水上漂一般,飞身而起,竟是直接越过了那几个陡坡,来到了蓝凰家门前,将蓝凰从肩上卸下来,继续横抱,看了一眼下面惊讶中的雷蛟,回转身,慢慢悠悠来到蓝凰门口,将其轻轻放下,甩了甩胳膊,淡淡笑道:“你再吃胖点,半路上我就该给你扔了!”

    “怎么不累死你个混蛋!”双手揉着胸腹,刚才被阎十一耍杂技似的一起一落抛了一路,上坡的时候,还被他坚硬的肩膀顶到了丰满的胸脯和纤细腰身,蓝凰气不打一处来,可心里也敢肯定,阎十一的确有些本事的,虽然嘴上骂着,心里可佩服得很。

    “好了,把你送到这里,我的任务也完成了,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扬了扬眉,没有和蓝凰斗嘴,阎十一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一下就离开了。

    “喂,我们再比过,这次不算,你使诈,你用蓝凰分散我的注意力!”从坡下费力的翻上来,雷蛟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你还要不要点逼脸?我十一哥抱着个人跟你跑,你都跑不赢,还这么多借口?”张弥勒也从坡下追了上来,手里拿着那些棺材钉,不屑的道,“我可告诉你,咱十一哥压根就没用全力,他要是一开始就全力冲刺,你以为你追的上?男人不行就别逞强,不然就算你把蓝凰抢到手,满足不了她到时候还不是要怪你?万一出个轨什么的,脑袋上不还得绿油油的?犯不上嘛!”

    “你先去把你脑子里的龌龊事洗洗行吗?什么事儿都能让你联想的那么下流!”轻轻给了他一个脑瓜崩,接过棺材钉放回护腕中,阎十一看了看满面羞红的蓝凰,旋即转头对雷蛟道,

    “我明确的告诉你,其实你并不是输给我,而是输给了你自己!我有女朋友,我和蓝凰的确是昨晚刚认识,她之所以会选我,只是想找个理由,不让你再缠着她!缘分这种事情,那是上天注定的,强求是求不来的,你当然可以继续追她,但也要给她足够的私人空间,如果影响到了她的私生活,你这就不是爱,叫做自私!”

    说完,便回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收拾了一番之后,准备走人了!

    “十一,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那么博大精深的大道理都讲得出来!还有你都把人家小姑娘抱回家了,怎么着也得给人留一晚上的美好回忆再走,对不?”跟着阎十一进入凡间,张弥勒喋喋不休的唠叨着,

    “这可是难得的良家妇女,啊不,是良家少女,和那些霓虹灯小屋里的大姐姐、小姐姐的味道可不一样啊,错过了多可惜……你瞪着我干嘛?瞪着我我也说,瞧你身边那么多好资源,你愣是一个都不收,你说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把你的童子鸡给宰了?你要再不下手,别怪我当起隔壁老张了啊!”

    “已经宰了!”

    “童子鸡?宰了?什么时候?和哪个?难道昨晚……哎呀,不是啊,那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