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2章 凤求凰
    闷热的夜,随着欢快的乐曲,也逐渐的活泛起来,烈焰升腾的篝火,散发出一道道火热的气浪,却驱散不开热情的畲族众人。

    周围的人们跟随着音乐,拍打着节拍,那两排穿着小凤凰装的姑娘们再次舞动起来,将那艳丽动人的身影迎进人群之中。

    青涩未脱的脸庞,洋溢着羞涩的笑意,蓝凰扭动腰肢,摆出一个极为诱人的美妙造型,跟随着节拍舞动起来,围绕着中间的篝火,恍如一只腾飞的九天火凤一般光彩照人,立时成为全场最为瞩目的焦点。

    周围人群中,身穿蓝色服饰的青年男子,都从人群中走上前,单膝跪地,一手捂胸,一手伸掌平托,双眸灼灼的看着在场中热舞的少女,希冀她能向自己抛来那梦寐以求的连理枝。

    少女曼妙的身姿继续轻舞,不禁意间从袖子中慢慢抽出一条尺许长宽的七彩绣帕,掩面而舞,却迟迟没有将之抛向任何一个男子,狡黠的目光还在人群中找寻着那道坚毅挺拔的身影。

    乐曲未停,议论声起,人们都在疑惑,他们族中的这位天之骄女最后的选择到底会是谁。

    ‘嘭——’

    一声炮仗声响,周围人群突然退散,分出一个缺口,与其他青年不同,雷蛟没有穿着传统的畲族服饰,而是身穿一身银色西服,头发梳理整齐,一丝不乱,手捧一束红色玫瑰,大步流星的朝场中最为光彩夺目的少女走去。

    单膝跪地,将那一大捧玫瑰花托到少女身前,诚恳的道:“小凤凰,我知道你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现代的东西,新奇的事物,不喜欢陈旧封建,所以我特地学了这样的方式向你表白,希望你能嫁给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看了一眼身前单膝跪着的诚实男子,蓝凰很是清楚这男人对自己的真心,即便他已经很努力了,可终究无法给自己想要的,他也不是自己这一生想要托付的人。

    没有其他动作,蓝凰依旧跳着艳丽的舞蹈,既不拒绝,也不接受,灵动双眸还在人群中找寻着,青涩俏脸上,透出一丝焦急和愠怒。

    而畲族的其他人也是惊奇,对于雷蛟的这身打扮,他们似乎不太接受,议论开去,有说别出心裁的,有说不尊重传统的,不一而足。

    而坐在高位的族长雷文却是淡淡一笑,对着边上老迈的大巫老太太道:“蓝由大巫,您看雷蛟这小子,为了娶个媳妇儿,可不太守规矩啊,祖宗家法都忘了,居然穿着这么一身狗皮膏药就来了!”

    “年轻人爱闹,随他吧!”大巫蓝由双目耷拉着眼皮,半眯不眯,年纪老迈的她,似乎是被今天的祭祀累到了,此时正困顿的打着瞌睡,似乎随时会睡着。

    “十一,我的哥哥哎,你怎么还坐在这儿呢?走走走,里面去!”张弥勒穿着一身黑色畲族服饰,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怀里揣着一大堆红色手帕,红光满面的走过来,见到阎十一在一个极其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喝酒,赶忙将他拉了起来。

    “别闹,我在这里也能看见,进去干嘛,不嫌挤得慌?”甩开张弥勒的手,阎十一再给自己倒了一碗绿曲酒,又要坐回去,他可不想破坏了人家的习俗和规矩,万一搞不好,就被人给撵出去了。

    “看啥看呀,你不进去,对得起身上穿的这身衣服吗?”再度抓起阎十一的胳膊,将他拖起来,张弥勒可是积极得很。

    “什么衣服不衣服的?我穿这一身也是为了不破坏人家节日的气氛而已。”见张弥勒如此积极,阎十一总觉得有什么阴谋,疑惑着不肯上去。

    “你不上去才叫破坏人家的节日气氛,你这是畲族男子的蓝凤求偶装懂吗,你自己看看那些跪在地上的小年轻,是不是和你穿的一样?这曲子的名字就叫《凤求凰》!”指了指人群最里面一圈那些单膝跪地的年轻人,张弥勒催促着将阎十一拉过去。

    “这是你给我的,我脱了还不行?你想上去丢人你去,我可不去!”心中隐隐猜到了些,阎十一更加不乐意了,说着就解扣子准备脱衣服。

    “别别别,哥,我喊你哥了行不!要不是之前被刀玲珑那悍妇逼着去民政局办了结婚证,我早上去了!”赶紧替阎十一把扣子扣好,张弥勒抓住他两只胳膊,脸上表情变了变,才如实道:

    “这衣服是蓝凰给的,她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你上去把她带走,你要是今天不给她带走,她会狠狠报复你的!以我这么多天和那么多大姐姐、小姐姐深入交流的经验来看,这种机灵狡诈的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别惹,不然会死的很惨的!尤其是你有把柄在她手里的情况下!”

    “额……”说到把柄,阎十一立即想起了昨夜自己被拍的果照,他拿到蓝凰手机的时候,手机是坏了不假,可里面也没有手机卡,谁知道这小丫头片子有没有真删了,而且那丫头还拿了他的阴阳五行秘术,昨夜还威胁过他来着。

    此时阎十一便犹豫起来,显然,他现在上去,不仅不合畲族的规矩,也必然招来那些在求偶的畲族青年的仇恨,心中可是又把蓝凰数落了一遍,这丫头年纪轻轻却是个十足的惹事精,长大以后还得了!

    目光不由朝人群中间望去,落到那个在篝火周围翩翩起舞的丽影上,只见那丽影也正看着他,黑亮的眸子中透出满满的欣喜,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

    总算找到了要找的人,蓝凰心下大定,见阎十一还在人群外围,不愿意进来,嘴角勾起一个狡黠的弧度,玉手从怀中慢慢掏出一本破旧的皮制古卷,时不时在篝火上掠过,挑衅的看着人群外那道惊骇的身影,见到阎十一吓得嘴巴大张,双眉更是挑了挑,看他还能坚持多久。

    “该死的臭丫头!”每一次古卷掠过篝火那带着火星子的熊熊火焰,阎十一的心本能的一揪,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火给燎没了,那可是他从死人棺材里,拼着折损阳寿的危险带出来的,要是就这么烧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无奈之下,他只好朝人群中挤进去,而张弥勒这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个大烟花,点了起来,‘嘭嘭’绚烂绽放,立时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阎十一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