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0章 祭祀前夕的诡异
    清朗的天空之上,巨大的炎日,高高的悬挂在天空之上,有如一个不断释放者火焰的大火球一般,似乎要将昨天一整天,被细雨和乌云掩盖的热量一起爆发出来,炙热的阳光被挥洒在帽子峰的每个角落,使得山峰上下的一切活物都显得偃旗息鼓,蔫不拉几的。

    山坳之中,由于温度的炙热,一缕缕似有还无的蒸汽从还有些湿润的黄土地上升腾而起,让山坳看起来像一个蒸笼一般,整个空间都变得有些扭曲和虚幻了。

    但山坳中的畲族人却是上上下下忙个不停,男子们都在用木头搭建各种场地设施,妇女们则忙着制作各种美食,处理各种食材,还有一些年纪较大的大娘大妈,则抱着一款款大红的服饰,走家串户,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而与这些忙碌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村子里一座小草屋里,一个青年,盘膝坐在熄灭了的地热前,闭目冥思,周身隐隐被两层淡淡的气体包裹,金黄的罡气和纯黑的煞气。

    两种气,一阴一阳,一正一邪,看似互不相容,相互间不断吞噬转化,却又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

    这是阎十一回到人界之后的第一次冥想修行,不死鬼界和人界有着巨大的区别,不管是天地灵力还是世界构造,两者相差极大,也造成了他本该有的实力只能发挥出一半。

    除了这个,他在不死鬼界苦苦练习的万符剑诀,在这里也只能当做杂技来玩,想要用来捉鬼除妖根本不可能,但好在他原本的道术又可以用了。

    而最让他欣喜的莫过于鬼术,由于煞气的来源是各种死气、阴气、鬼气、凶气、邪气,这一点却是哪个世界都少不了,这让他的天机鬼道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甚至由于人界的物种繁多,新陈代谢极快,产生的煞气量要比不死鬼界要大得多。

    在他大略的回忆了一遍各种鬼术之后,竟是有了新的领悟,对于煞气的控制比之前更加得心应手了,他相信,以他现在的元神强度,发动煞咒,至少可以控制三魂七魄中的三个,这么一来,他不管施展四柱凶煞剑诀还是其他鬼术,威力必然要强大不少,现在让他对上黑白无常,绝对可以取胜!

    至于道术,他心里稍稍估量了一番,只要把法力差完全消除,似乎是可以突破到灵仙位阶,若是如此,那么在法术界二代弟子之中,必然无人可以出其右,即便是和上一辈比,他得排名也不会太靠后。

    毕竟每一代的天才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人,天赋决定了一个人的上限,而刻苦努力则决定了一个人能达到的高度。

    显然阎十一的天赋是无与伦比的,而他二十几年的修行不辍,造就了他今日的一切。

    当然这鹤立鸡群的处境也让他尝尽了苦头,就好比阎不善的连环杀人案,如果他没这个本事,就算阎不善和他长得再像,别人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

    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妒是庸才!

    阎十一此时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没有任何人打扰,整整一天时间的冥想和恢复,阎十一已经将法力差消除了大部分,修为也到了地仙位阶后期,就差那么一丝就能突破灵仙位阶了。

    “十一,十一,我的哥哥诶,这么好的天气,你居然宅在这里一整天?”

    ‘啪嗒’一声,张弥勒门都没敲,直接推门而入,见到阎十一那呼吸吐纳的模样,歪着光头,咧着嘴道,“你知不知道,今天畲族有多忙?你都不知道去帮一下忙的,看我累得一身臭汗,你就算对干活没兴趣,去看看畲族的妹子总行吧!我可告诉你啊,畲族的妹子一个个可水灵了,那大眼睛,那红嘴唇,那大胸……咳咳,反正完美!”

    见阎十一压根不理他,张弥勒那猥琐的脑瓜子又脑洞大开了,无耻的道:“我知道,你丫早就和蓝凰妹子好上了对不对!别解释,我可住你隔壁,昨晚上我就听到你这边,蓝凰妹子喊叫的声音,看样子战况很激烈啊!不是兄弟我说你,这事儿吧,你得悠着点,人家年纪轻轻的精力足,你小心被榨干了!还有啊,你说的人家未成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说完没有?”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阎十一缓缓睁开黑亮的双眸,修为的逐渐恢复让他体内充满了力量,偏转头,看向张弥勒那张猥琐的脸,对着他的大脑门就是狠狠一个脑瓜崩,斥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猥琐,随随便便就和大姐姐、小姐姐、小妹妹发生不可描述的关系么?”

    “是,这个我懂,十一哥你眼光高,蓝凰这种庸脂俗粉小丫头片子,你肯定看不上眼!包紫、沈珞瑶、秦丹秋都是绝色,这次你带回来的秦无双,还有那个浑身上下透着骚狐狸气息的幽禅,一个个都跟天仙似的,玩腻了这些……哎呀!”张弥勒还没说完,就又让阎十一暴揍了一顿。

    “迟早我给你送滇省去,让玲珑好好打磨打磨你这龌龊的性子!”从地上站起来,阎十一洗了把脸,倍感轻松。

    “这大喜的日子,你不提她行不,不嫌膈应么?”这辈子,张弥勒最怕的就是刀玲珑,他之所以乐意跟着阎十一,除了有免费吃喝之外,就是可以有借口不去滇省独龙族。

    把一套绣着花边的蓝色对襟短袄扔给阎十一,张弥勒再又道:“换上这个,一会儿畲族成人祭祀,完了有各种小节目,咱们也入乡随俗一把。”

    “这衣服谁给你的?雷文族长?”拿起衣服试了试,还挺合身,阎十一疑惑道。

    “你拿着穿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人家好意邀请你一起,千万别扫人家的兴!我洗澡去了!”脸上变了变色,张弥勒神色有点瑟缩,快步退了出去。

    “鬼鬼祟祟的,这家伙该不会给我下什么套子吧?”但本着对好兄弟的信任,阎十一还是把衣服换上了,走出屋子,在畲族村落里闲逛了一圈,天色渐黑,在村子广场那边搭了篝火,边上还摆了不少吃的,规模还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