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9章 秦氏姐妹来访
    雨似乎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而龙虎山多山路,七弯八拐的,路还特别滑,阎十一又一个晚上没睡,他觉得这样驾驶不安全,谨慎的他,便打算先回度假区房间美美睡上一觉,等雨停了再去畲族。

    这一觉便睡到了下午,直到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瞧,却是秦丹秋和秦无双姐妹俩。

    “你俩怎么来了?”这是他来到龙虎山之后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和秦丹秋面对面,见她面容有些憔悴,阎十一总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进来坐吧!”

    “你能先把衣服穿上么?”扫了一眼眼前赤膊光溜只穿了一条三角裤的男子,秦丹秋冰雪般的俏脸上露出一丝羞涩,害羞的偏转过头去。

    “哦哦哦……”低头一瞧,自己几乎是赤果着出现在两姐妹面前,而且自己那不争气的小兄弟还昂头挺胸的,就好像和两姐妹示威似的,阎十一连忙窜进房间,拿了衣服去换,随后又从浴室探出个头,道,“昨晚忙了一晚上,早上洗完澡就睡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俩来找我!对了,你俩来找我是有事么?”

    “你先穿好衣服吧!”和阎十一认识也有几个月了,他依旧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坦然自若,还有些痞气,可自己却无法再冷漠的面对他,秦丹秋此时的心无疑是忐忑的。

    尤其是妹妹来了之后,诉说了她的过去,得知自己和阎十一前世阎天机的情感纠葛,她更加的意识到,自己遇到阎十一并非偶然,而是早就注定好的,一千多年前就注定了会有今生的相遇,然后倾心。

    可眼前这个男人却视她这个天之骄女于无物,来龙虎山了,竟然都不去和她见一面,甚至知道她此时的处境,都不过问一声,这让她很是寒心。

    昨夜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因为这个男人,也因为这个男人的不公正对待。

    “好了,说吧!”穿上了沈珞瑶替他买的‘狗狗阿尼玛’的衬衫西服,还顺便洗漱了一番,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的,阎十一才从浴室里出来。

    “你……是要去相亲么?”虽然不知道西服是何物,但阎十一这套黑色衣服穿在身上很是合身,将他身材勾了出来同时也衬托出他的干练气质,和他穿袍服时的书生气完全两样,秦无双不禁愣了愣。

    “这不就和你俩相着呢么?万一你姐妹俩谁看上我了呢?”本来想说句俏皮话活跃气氛的,但这话一出口,阎十一就后悔了,他是隐约可以感受到秦丹秋对他的心思的。

    果然气氛立时为之一窘,不仅是秦丹秋,便是连秦无双的神色都有些一样,阎十一忙解释道:“其实是我要去一趟畲族,替包紫找寻五彩金虫蜕,帮她恢复身体的,听说畲族人挺难说话,所以打算穿的正式点,免得吃闭门羹!”

    “哦,那倒是!”并没有惊讶的表情,秦丹秋还清楚的记得,曾经包紫就告诉她,有朝一日包紫会脱离肉身变回剑灵,她就还有机会成为阎十一的女人,可现在包紫的话应验了,但阎十一却依旧对她不远不近,反而要帮包紫恢复肉身。

    此时秦丹秋的心里很不好受,红唇抿了抿,最终还是拉不下脸来,站起身来道:“那你去畲族吧,让包紫恢复肉身比较重要。”

    “等等……你来找我不会就为了说这个吧?”心中已经猜到了秦丹秋来的目的,阎十一内心中也很矛盾,甚至对秦丹秋的这种性格有些厌烦。

    不论是包紫还是沈珞瑶,两人都是有话直说,不遮遮掩掩的那种,包紫就不用说了,真的是很大胆,有时候还很污,所以和包紫在一起最为开心,不用猜她心里的想法。

    沈珞瑶虽然心里也藏事,可人家从来没有大小姐架子,可以和他一起打闹,一起吃喝,还一起……睡了,虽然只是个意外,但如果没有包紫,阎十一肯定会选择她。

    和秦丹秋虽然认识的时间最早,可每次和她在一起都有一种压抑感,说话之前得先猜测她心里的想法,免得惹她生气,这种感觉阎十一很是讨厌,唯一值得认同的一点,就是在作战捉鬼的时候,和她配合最为默契。

    “就是来看看你!”知道在阎十一心中的分量不足,秦丹秋不想自讨没趣,却是被妹妹拉住了,看着妹妹责怪的眼神,她才又坐下来,贝齿咬了咬红唇,许久才淡淡的道:“我想让你参加论剑会比!”

    “这不太可能,”摇了摇头,阎十一旋即否定,见姐妹俩满是惊讶之色,又解释道:“我知道你的处境,其实我也想参加,可张玄涛守在那里,我几乎没有参加的希望,除非我能找到阎不善。”

    “我可以逼迫掌门就范,只要你赢了之后答应不会把道教祖庭迁移走!”短短舒了一口气,秦丹秋心中稍稍一暖。

    “是啊,你赢了之后,还能把我姐也赢走了,我姐这么漂亮总比那个什么破道教祖庭好多了吧?”秦无双插了一句,却是被秦丹秋裂了一眼,示意她不许胡说。

    “我要那个干嘛?我天机门连个道场都没有,拿什么转移道教祖庭?别告诉我安排到猎狗山村……哎,好像也可以哈!”说到这里,见秦丹秋瞪着他,阎十一才正色道,“先说说你吧,你怎么会答应张玄涛这么变态的要求?以你的性格,不得直接和他翻脸?”

    “你以为我没想过退出龙虎山么?可这里毕竟是我长大的地方,师父收养我,养我二十年,师恩难报,龙虎山如今面临如此大的困顿,我怎么可能一走了之!”淡淡的叹了口气,两道蛾眉轻轻蹙着,如水般的眸子望向窗外,秦丹秋的语气中透着无奈,

    “其实张玄涛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张宇杰获得会比第一,让他成为第六十五代张天师,并且保住道教祖庭,至于手段,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张玄涛一定会不择手段的,就好比对付你一样,他同样会对付叶斩风、宁春,甚至张思源这些种子选手,而我只是用来防止意外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