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7章 弃车保帅
    宁春双手结出天罡指印,在自己身上几个穴位点了几下,全身罡气骤然释放,再又结了个地煞指印,直击阎十一而来,气势可比昨天在天师府大门口交战要强得多。

    他刚才在身上点的几下可不是随意点的,乃是他昆仑派的秘法,可以暂时提升自己的修为,激发潜能,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比阎十一差一点,此时也是全力而为,怎么着也得找回点面子。

    宁春之所以这么拼命,原因还在于他昨晚对师妹宁雪的残酷‘审问’,终于得知宁雪起初是去找阎十一的,谁知阎十一顺水推舟把他师妹给送到张思源房里去了,也不知道阎十一有没有对宁雪做什么坏事,反正他现在脑袋上的绿意盎然是没法压下去了。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有点绿。

    这种调侃放在哪个男人头上都不爽,宁春本就脾气暴躁,此时更是借机发难,全力朝阎十一攻去。

    脸上淡淡一笑,阎十一根本没想着躲避,单手结出天遁手印,罡气和煞气同时灌入,与地煞指印结结实实对轰了一击,‘嘭’的一声闷响,宁春猛然倒飞出去,砸到了身后的办公桌上,各种文件被他撞落一地。

    “宁春师兄,你替天行道我不管,可你也得有足够实力才行不是,看我不顺眼,你大可以来找我,我接着就是了,只要你不怕吃亏!”甩了甩略微发疼的手,阎十一无奈摇了摇头,又是一个被仇恨和嫉妒冲昏头的。

    “你怎么会这么强?昨天你也就比我强那么一丝,今天我动用了昆仑派秘法,修为提升那么多,怎么可能被你一招击败!”从地上爬起来,宁春满面骇然,不敢置信的看着阎十一,刚才那一击,他可是全力施为,只有地仙中期以上修为,才能将他一招击飞,“你隐瞒了实力!卑鄙!”

    其他不清楚阎十一底细的人,都很是吃惊,尤其是张思源,隐隐感觉到阎十一的实力已经和自己很接近了,这是一个十分不好的事情。

    “出手的是你,你还说我弟弟卑鄙?你真当我天机门好欺负?”对于宁春的无理取闹,阎琉舞可就再也忍不下去了,当即让两名警员将宁春抓住,用手铐铐上,喝道:“你涉嫌在派出所闹事、袭警、暴力抗法等多项罪名,依法将你拘留,带走!”

    “你们……好,你们姐弟俩给我等着!”宁春狠狠瞪了一眼,被带了出去。

    “阎警官,你这作法不太合适吧?他俩最多是聚众斗殴,袭警、暴力抗法谈不上吧?”作为东道主,张玄涛假模假样的替宁春辩解一句,心里可乐开花了,本来这宁春就在他的打击名单之内,现在有人替他做了,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这还不是跟张掌门你学的?罗织罪名,你可是行家!”小小讽刺了一句,阎琉舞随后又道,“不过我说的都不是假的,我弟弟是江城公安部门聘请的高级灵异顾问,本就属于公安系统,说宁春袭警没什么错!如果张掌门想试试,我也不介意在看守所里多关一个!”

    “……”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张玄涛现在知道天机门,或者说是阎十一,很是不好惹,有钱有权有实力,倘若不是因为本次论剑会比关系到道教祖庭和张天师称号的归属问题,而肖紫玉是为一个没有答应他所提要求的掌门,他也不想这么为难阎十一,毕竟道家讲究清静无为,与世无争,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障碍要好的多。

    知道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免得把天机门一干人等给惹急了,可依旧不愿意让阎十一占了这个便宜,张玄涛看了看阎十一手中扣着的三尾妖狐魂魄,转了机锋道:“阎法师,你不是说这三尾妖狐后面还有主谋么,意思是它是别人的妖宠了?”

    “阎法师果然人中龙凤,竟然能这么快就破案!”不等阎十一说话,张思源率先接过话头,他可知道这三尾妖狐的来历,若被阎十一揭破,必然会追查到他身上,此时便率先发难,

    “三尾妖狐可不是一般物种,极有灵性,得知有危险,必然远遁,就算阎法师你道法精深,恐怕也不可能这么快破案,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在?而且你身边这位美女的身份可不一般,要弄到一只三尾妖狐似乎并不困难……”

    “张思源,你什么意思!”见张思源把矛头再度指向阎十一,阎琉舞‘啪’的一拍桌子,怒斥一句,将他的话打断。

    “姐,稍安勿躁!”淡淡看了看张思源,还有其身后的安丨倍次原,阎十一面带着笑意,他何尝不知道张思源怕的是什么,手上托着三尾妖狐的魂魄来到张思远面前,轻笑道:“彼此彼此,难道张思源法师你身边的那位美女的身份就一般了?似乎更容易弄到三尾妖狐吧?而且……”

    微微偏转脑袋,阎十一看向脸色有些不正常的安丨倍次原,别有意味的道:“安丨倍次原是吧,我想你应该能认出这三尾妖狐是何物吧?相信你也知道这个式神属于你岛国哪一位阴阳师,我除了缴获了这一只三尾妖狐,还收了一只河童。”

    听到这话,安丨倍次原脸色变了变,赤木岗山和樱木草道可都是他的人,尤其是赤木岗山,被他安排用来偷袭阎十一,却没想到不仅没杀掉阎十一,反而还丢失了两只式神。

    “这两只式神的主人,一个叫赤木岗山,一个叫樱木草道,不知道和你有没有什么关系?他俩不仅偷袭过我,还偷偷上了水仙岩的悬棺崖壁,似乎在找寻什么宝贝,已经破坏了好几处悬棺,这事你是不是要负责?”反正这事儿查不到自己头上,阎十一索性将一切罪责都归结到樱木草道身上。

    “什么?这些岛国阴阳师上了悬棺?这还了得?”悬棺被毁,可是大事,会影响他龙虎山旅游区的客流量,张玄涛忙转头看向安丨倍次原,质问道:“次原法师,请你解释一下!”

    “这事……可和我们没有关系!”安丨倍次原脸色变了变,按照之前妲己‘弃车保帅’的指示,此时忙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