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6章 颠倒黑白
    “这还用问,他还不是想让张宇杰直接进入会比决赛么?”一旁倚在墙上的宁春撇撇嘴不屑道,“你才天师位阶,进了决赛又能怎么样?你打得过谁?叶斩风、秦丹秋就不说了,就是我,你打得过么?还有这个湾湾省来的人渣天师,你打得过么?”

    张宇杰哑口无言,这都是张玄涛掌门的决定,他无法自作主张,此时只能涨红了脸憋着,牙咬碎了往肚里咽,谁让他入道晚技不如人呢!

    “宁春师侄,你这话说的可有些重了,我怎么会如此徇私呢?这是宇杰在收拾度假区保安室的时候发现的,以前保安室里面发生过失窃案,所以才装了个摄像头,要不是宇杰细心,我都忘了!”

    脸上不动声色,张玄涛这么多年的掌门可不是白当的,为人处世自然比这些个小年轻要圆滑许多,偏转头看向阎琉舞,笑着道:“阎警官,能收集的证据我可都给您收集来了,抓凶手的任务可就交给你们人民警察了。”

    “张掌门你可真能甩锅呢!这可是一只三条尾巴的狐狸,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不是一般物种,就算我们能把它找出来,那也未必能奈何它,这种灵异案件,不该你们法师来负责么?”职责所在,阎琉舞不会推辞,可作为龙虎山地主却如此不作为,她自然不爽。

    张玄涛多精明的一个人,他现在可知道整个鹰潭市的警力都归阎琉舞调遣,如果惹到她,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忙附和道:“是是是,看我这脑子,这都没想到,我一会儿就派几位修为不错的长老过来协助阎警官你!但一码归一码,你弟弟的事我还是要公事公办!”

    “张掌门,你还真记挂我呢,凶手我抓到了!”门外传来朗声。

    所有人都回过头去,却是见到阎十一正提着一个破塑料袋和幽禅一起走进来,两人都是全身湿透,模样不是一般的狼狈。

    “阎十一,你又玩什么把戏?大清早的这副模样,成何体统?”一见到来人,张玄涛立时瞪眼呵斥,之前挂他电话,昨天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昆仑派起冲突,一点不给他这个龙虎山掌门面子,此时新仇旧恨一起来,更是恼怒不已。

    “我有没有体统跟你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你又不是我师父,就算我裸奔着来,你也管不着!”同样不给其面子,阎十一将塑料袋往桌上一放,笑着对老姐道:“姐,凶手是抓到了,但主谋跑了,后面就得看你的了,抓鬼我在行,抓人就差点了。”

    见弟弟到来,阎琉舞总算松了口气,暗骂了一句‘臭小子’之后,才慢慢打开袋子,映入眼帘的则是一些残肢和半个血淋淋的脑袋,要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阎十一大清早去市场买来的排骨,都碎成一块块的了。

    在场的人一瞧,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死鬼在场的法师见多了,死人也见得不少,但死状这么惨的可不多。

    “阎十一,这命案才过去多久,你就把案子破了,你该不会是贼喊捉贼吧?你这么做,岂不是让张掌门的所有努力白费了?”这番话同时讽刺了两拨人,宁春从墙边走过来,看了看里面的骨头,笑意满满,他和阎十一不对付,也看不惯张玄涛,自然是要抓紧一切机会刁难。

    “咳咳……宁春师侄,你这话说的,龙虎山发生命案,早一刻追查到凶手,早一刻对得起死者,我的努力……宇杰的努力难道不也是为了破案?”

    那些残肢光凭肉眼是认不出是谁的,但那半颗脑袋,张玄涛却是认得出来,就是两个遇害保安之一的张久,阎十一能得到这么重要的东西,那可比他提供的视频要有用多了,毕竟景区内那么多监控,拍到那只三尾妖狐的镜头很多,根本不差他那一个。

    这么一来,他的所有努力可就全白费了,不仅张宇杰没了直接进入论剑会比决赛的可能,还让阎十一立了大功,他自然不能让阎十一得逞,张玄涛便顺着宁春的话,反问道:“阎十一,你说抓到了凶手,凶手呢?那只三尾狐狸被你抓住了?你若敢有半句虚言,我这法术协会会长,道教协会会长,可绝对不会饶过你!”

    “呵呵,张掌门,你可真有官威呢!要不是我姐脾气好,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警察,就凭你这番话,非得把你打残了不可!”不和张玄涛辩驳,反话正说,把她姐拿出来震慑一番,阎十一这才从阴阳功德瓶中招出来那三尾妖狐的魂魄,用剑指扣住其眉心,展示给众人看,

    “张掌门,你该不会认为这三尾妖狐也是我的妖宠吧?那我就真没话说了!不过人要脸,树要皮,不要脸来天下无敌,你大可以再继续污蔑,我是虱子多了不痒无所谓!”

    “不是你还有谁?二代弟子里面,谁跟你似的,一个人带那么多女鬼仆、女妖仆的?你说你不是邪修谁信?我看你就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那两个保安就是你的妖仆为了补充精元杀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宁春以及整个昆仑派,反正和阎十一不对付,嘴上就不用把门了,什么污水都能往上泼。

    “颠倒黑白是吧?那好,我现在就明目张胆的诬陷你,你宁春就是丧尸假扮的,这两个保安是你咬死吃掉的,你你觉得这个黑白颠倒的怎么样?”既然昨天就撕破了脸,阎十一也不用客气,回头对老姐道:“姐,给这位昆仑派的宁春法师洗洗脸,说不定他这张俊脸下多丑陋呢!”

    “对,本着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是得好好检查一下,来人,带这位宁春法师去做个全方位检查,注意铐上手铐,千万别被咬了!”和自己弟弟为敌的人,阎琉舞可绝不姑息,她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滥用职权了,反正她现在最大。

    手指对着门口一招,就进来两个警察要把宁春铐走。

    “阎十一,你可别欺人太甚!”将两个警察推开,宁春双眉倒竖,凝视着阎十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晚是你把我师妹宁雪送到张思源房里的,想挑起我们两方的仇恨,你好坐收渔翁之利,你这种奸佞小人,我要替天行道,除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