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5章 栽赃
    细雨蒙蒙,给龙虎山蒙上了一层素雅的纱衣,这本该是美妙的,可水仙岩崖壁上的剧烈震动却是打破了这一份得来不易的宁静。

    崖壁中间的一道内凹岩架上,最左端的位置,一副巨大船棺在上面摇晃不止,动静十分之大,还伴着剧烈的震动,不少岩石从崖壁上被震塌下来,掉进泸溪河中,溅起大量水花,使得越来越多的游客甚至是各门派的法师,驻足围观。

    “这什么情况?车震见多了,棺材震还是头一回!”张弥勒正陪同阎琉舞在附近调查昨夜的凶手,见到这场景,不禁猥琐的评价一句。

    “少废话,赶紧办正事,这肯定是景区搞出来的噱头,吸引游客的!”阎琉舞正给老弟打电话,昨晚上她也一直没歇着,但雨下了一夜,凶手留下的所有线索都被冲了个干净,此时正发愁,几乎把破案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阎十一身上,可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人接,这不由让她有些担忧。

    “行了,别看了,跟我去无蚊村度假区,臭小子要是在那房间里睡觉不接我电话,看我不抽死他!”

    他俩刚走没一会儿,景区负责人就带着平时表演升棺的工作人员急急赶过来,架着船朝升棺的小殿行去,随后让这些工作人员爬上去查看,还通知了龙虎山的法师,以防是邪物作祟。

    此时船棺之内,阎十一两人已经收拾掉了八个鬼童子,再回头一瞧,却见到另一只鬼童子居然拿着那本秘术,从撞出来的那个通道跑了。

    而被斩杀的那八个鬼童子,虽然有些被斩成两半,有些被直接轰碎,可依旧还能动作,阎十一没时间彻底收拾他们,忙在这些鬼童子身上贴了镇尸符,这才使之安静下来,随后和幽禅一起进入通道,追了过去。

    这条通道还挺长,好在很平坦,追逐了十分钟左右,两人才隐隐看到前面的亮光,而那只鬼童子正好从出口冲了出去。

    阎十一两人赶忙追上去,却发现这出口只够一人侧身勉强通过,而出口所在的位置,居然也是在一个崖壁的中间,不过好在这崖壁不高,也不是特别陡峭,两人从出口挤出来,继续追着那鬼童子而去。

    穿过一片防风林,便到了龙虎山景区外围的G206国道,那鬼童子被困在船棺中数千年,可从来没见过汽车之类的东西,踏上公路的一刹那,正好有一辆满载泥土的渣土车疾驰而来,从他身上压了过去。

    渣土车连续颠簸了几下,但司机似乎并没有下来查看的意思,竟是直接扬长而去。

    而那只鬼童子,虽然铜头铁臂,但关节却并不如何强悍,满载的渣土车几十吨的重量,立时将他的所有关节都压裂了,脑袋胸腔都压成了饼状,就这样四肢散落在路上却依旧挣扎着。

    “法术再强,也怕违章!”看着这个已经不成人形的鬼童子,阎十一感慨了一番,回头对幽禅道:“如果是你这样的妖尊,挨得住这么个大家伙一撞么?”

    “应该不能吧!”整个过程幽禅可都看在眼里,此时看着那辆远去的渣土车,她对人界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人界的人虽然一个个肉体凡胎,但是他们有许多神奇的东西,都蕴含着极大的能量,即便是那个叫做手机的东西,也能感受到灵力的聚集,只不过这种灵力很是暴躁,无法直接使用。

    但经过这几天在人界的所见所闻,幽禅也稍稍适应了,再又道:“不过在这辆大铁壳子过来之前,我可以将它彻底击碎,连渣都不剩!”

    “额……”对于这个回答,阎十一无言以对,人家是四转妖尊,有实力,就是牛!

    将压扁的鬼童子散了神识,彻底诛灭,挖坑埋了之后,阎十一才捡起了那本皮制古卷,好在全本都是用兽皮制成的,否则被雨淋,再被渣土车碾压,早该完了。

    粗粗翻看了几页,却是发现上面全是战国时期的文字,偶尔能认出几个,却完全连不成一句话,就算连起来了,那时候的语句,也十分的难以理解。

    “天书!”做了一个极为准确的评价,阎十一将这本难得的阴阳五行秘术收进马甲中,带着幽禅绕道往泸溪河走去。

    他此时手里还提着一些残肢和半个头颅,虽然用衬衣包裹了,还是会有血迹渗出来,为了不引起恐慌,他俩没坐出租车,也没有搭乘观光车,捡了个塑料袋装起来之后,便和幽禅一起扮成情侣,在雨中漫步,去往龙虎山景区的派出所找他姐。

    期间还被不少小年轻效仿,纷纷收了雨伞淋雨以示爱情的忠贞,阎十一两人也是无奈。

    知道了岛国阴阳师的目的,也抓到了他们的把柄,阎十一可得把这件事报上去,好让华夏国政府有理由清理这些岛国阴阳师,至于水仙岩上的船棺文物被毁,暗藏的阴阳五行秘术失踪,这些完全可以栽赃到樱木草道等阴阳师头上,而他则成了检举的功臣,名利双收。

    一举两得,简直完美!

    ……

    大概三十分钟后,两人终于到了景区派出所,和值班室警察报备要找阎琉舞之后,两人就被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里面还挤了不少人,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阎警官,你看,宇杰找到了这么重要的证据,对这次的案件应该有极大帮助对吧,其他二代弟子可没有提供什么证据!”只听张玄涛正站在阎琉舞办公桌前,指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

    画面上,一只全身通红的三尾狐狸,携着一颗人头窜进保安室,咬死赵六之后,将他的内脏吃掉,撕下了一半身体从窗口逃了出去。

    “的确没有其他人带给警方什么重要证据,张宇杰法师是唯一的一个。”将视频关掉,阎琉舞转着手中的水笔,带着一丝疑惑道:“不过,当时我向张掌门你要监控视频的时候,你怎么不把这个一起给我?”

    “这还用问,他还不是想让张宇杰直接进入会比决赛么?”一旁倚在墙上的宁春撇撇嘴不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