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1章 阴阳秘术
    “杀妲己?”

    幽禅这个建议,无疑给阎十一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要他去杀一个封神时期的大妖,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不说殷商时期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千多年,要知道当年妲己充当封神导火索的时候,就已经是九尾天狐了,也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

    当年封神大战结束,那么多修为高深的神仙都杀不了,最后还是姜子牙借陆压真人的斩仙飞刀,蒙了面才将其斩去头颅,但饶是如此,还是让她的魂魄逃入了放逐渊,也就是现在岛国所对应的鬼界所在。

    如此逆天的存在,他一个小小的天师,也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有这个能力,阎十一可很有自知之明,如果没有极强的机遇,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无法对付妲己的。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现在的妲己确切来说只是重修了肉身,实力并不强悍,而且其本来的肉身,还在他的手里,想到这里,阎十一才稍稍安心,回头对幽禅道:“上次去尸族禁地,其实我拿到了大部分的妲己肉身,但当时我不能肯定你是敌是友,所以没有交给你,现在应该可以了!”

    “你身上带着妲己肉身,我怎么会察觉不到?”回忆起合作闯尸族禁地的过程,幽禅可记得,阎十一当时逃出尸族禁地后,几乎面临了绝境,她没有看到阎十一带着妲己肉身,还以为没偷出来就一直没问,谁知还真偷出来了。

    幽禅此时目光灼灼的看着阎十一,旋即脸上却又出现了犹豫的神色,一双粉拳攥得紧紧的,显示了其内心中极强烈的矛盾,许久之后,似乎做了个决定,望着阎十一那不带一丝矫揉造作的笑脸,叹息道:“还是算了,在我没有下决心之前,你还是不要把妲己肉身给我,我现在也不敢确定最后会不会站在你这边。”

    “你是怕妲己凭借自己是前任族长的身份,夺取你对青丘狐族的领导权,然后以整个狐族的存亡,逼迫你不得不加入到她的行列中,是么?”将心比心,现在阎十一也有了自己的势力天道盟,倘若有一天有人突然夺走了控制权,从而威胁他做一些违背本意的事情,不从就杀灭这些人,这样的抉择的确很难办。

    “事情也许还要复杂一些吧!”没有多说,幽禅知道现在阎十一肩上扛着的任务已经很重了,不能再让他有其他负担,深深呼了一口气道,

    “所以,你不需要给我妲己肉身,也不要告诉我你把它藏在了哪里,我不知道,妲己也就不会知道!她现在没有肉身,即便修炼了这么多年,也就是一只恶鬼,最多是和我一样,四转灵尊的实力,单打独斗你不是她的对手,但联合法术界的那么多宗师,应该是可以的!”

    顿了顿,幽禅长长的眉睫颤了颤,缓缓低下了头,语气中带着一丝愧疚:“我可以帮你对付其他的岛国阴阳师,但我无法帮你对付妲己,她毕竟是我青丘狐族上一任的族长,是我的前辈!”

    “你能做到这个样子,我已经很高兴了!”犹如安慰小孩一般,阎十一欣慰的摸了摸幽禅那头还湿漉漉的青丝,淡淡笑着道,“妲己肉身我先替你保管,毕竟炼化肉身也是需要时间的,如果被妲己察觉,恐怕后果不堪设想,等忙完了这里的事,我带你去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助你修成九尾天狐!”

    “这个不打紧,你现在要注意的,是你自己的生命安全,从昨天到今天,已经两次了,我想以妲己的狠辣,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玉指在地面上有写了个杀字,幽禅显然很是担心。

    “我倒是觉得,这两次刺杀都不是妲己的意思!”神色很是轻松,阎十一猜测的更加深入一些,

    “以妲己的智慧,不应该做出如此不周密的安排,而且她敢冒着被法术界围攻的危险,来龙虎山给张思源助威,我看其目的并不简单,她的真正目标并不仅仅是助张思源夺得张天师称号和道教祖庭,而是其他,而杀我似乎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什么其他目的?”微微颔首,幽禅疑惑的看着阎十一。

    “这里可是绝壁,上下都不方便,而樱木草道却偏偏躲在这些棺材里,我可不信他是来考古的!”黑亮眸子瞄准了不远处的那两副巨大船棺,阎十一抬手指了指,“有许多古代的不传之秘都是被盗墓贼,从古墓里挖出来的,国家为什么这么重视古墓,原因也在这里,所以,咱们今天也当一回盗墓贼!我倒要看一看,什么东西能让妲己如此重视!”

    ……

    龙虎山景区某宾馆中,

    ‘啪——’

    ‘啪——’

    一只白嫩玉手,连续落在两个男子的脸上,发出清脆的皮肉击打声。

    “八嘎!”怒斥一声,妲己满脸怒容,戾气脱体而出,弥漫整个房间,血红双眸瞪着眼前的两个男子,尤其是那个一头红发、身穿屎黄色忍者服的男子,她心中已有了杀意,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喝道:

    “阴阳秘术找到了没有?那可是华夏国阴阳家创始鼻祖邹衍的手札,关系到我们岛国阴阳师家族存亡的东西,如果被华夏国法术界找到,阴阳师的所有法术都将会被破解!”

    “还、还没有……”右手手掌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涌着血,樱木草道却不敢当着这个狠辣女人的面包扎,满头的汗水夹杂着雨水,流了下来,“按照情报,我翻遍了悬棺崖壁上的两只船棺,但是一无所获,里面所葬的人也无法确认身份,应该不是战国时期楚国的某位王侯!”

    “但愿你的话没有错!滚吧!”将戾气一点点收回体内,妲己狭长的眉眼动了动,等樱木草道离开后,旋即又对安丨倍次原道,“邹衍的手札中记载了许多关于阴阳五行的秘术,且精妙绝伦,你务必一定要找到!既然水仙岩悬棺崖壁没有,你让樱木草道和赤木律子夫妻俩一起去帽子峰畲族,那里也有一处悬棺墓葬群!”

    “嗨!”安丨倍次原不敢违逆,“可如今岗山君和草道君已经暴露,只怕华夏国法术界和政府都不会放过,会不会调查到咱们头上来?”

    “弃车保帅!”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