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9章 一个也别想跑
    将灵符包裹在四柱凶煞剑上,剑指抚过剑身,罡气灌入其中,阎十一看向还在不断冲击诛妖符阵的三尾妖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紧不慢的念起法咒,

    “先天先地,元始祖炁。阴曜洞慧,仁和飘明。召龙赴水,与雷光霆。北帝所视,绝灭妖氛。我佩鬼息,荡魔消瘟!”

    ‘昂——’似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三尾妖狐再度嚎叫一声,可在这种下雨天,又有细密的雨幕遮挡,声音传不了多远就销声匿迹了。

    “禅,注意了!”淡淡的唤了一句,阎十一长剑一翻,直刺入三尾妖狐体内。

    ‘呜——’一声悲鸣,又像是在求救,三尾妖狐被困在狭小的棺木内根本无从躲避,见阎十一长剑刺来,想要用爪子和牙齿咬住,却完全是徒劳,利刃毫无阻碍的穿过它的爪子和牙齿,直接贯穿了它的身体。

    “八嘎呀路!”便在这时,一个红头发小鬼子从后面的船棺里爬了出来,见到自己的式神被伤,恼怒不已,从腰上抽出一把短刃,直接奔着阎十一而来。

    “就怕你不来,原来你还真在这儿,樱木草道!”从之前老姐给的名单上,唯独樱木草道是红头发的,和打篮球那位名字像,特点也像,但是这个头实在差太多了,一米五多点,“禅,上了,能击杀就击杀他,不能击杀,绝对不能让他有机会收回式神!给我时间切断他和这只三尾妖狐式神的联系!”

    原来他一直慢慢吞吞的,就是在吸引樱木草道出来,准备一网打尽,之前有过击杀河童的经验,只要阴阳师不死,其所操控的式神就无法击杀,只能封印或者切断两者联系。

    但前提是阴阳师不把式神收回去,否则一切都白搭了。

    “好!”脚下一点,幽禅便越过阎十一,以及三尾妖狐,拦在了樱木草道之前,与其交手。

    从马甲里抽出一张黄表纸,贴在还在挣扎的三尾妖狐额头,快速写下镇鬼敕令,阎十一用四柱诛妖诀破了其妖身,此时镇鬼敕令则封住了它的鬼身,让它无法逃脱。

    鬼身一被困住,三尾妖狐的挣扎就小了许多,加上妖力和鬼力不断被四柱凶煞剑吸收,几乎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八嘎!”发现不是幽禅的对手,樱木草道向后退了一步,向地上砸了一枚烟雾弹,顿时消失在当场。

    “他不见了!”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幽禅竟然感受不到樱木草道的存在。

    “土遁术么?这批人还真都是精英!不过……”一按左手护腕上的热感应器,‘咔哒’一声,勾魂笔落在手中,阎十一继续催动四柱凶煞剑吸收三尾妖狐体内鬼力和妖力的同时,身体一偏转,堪堪躲过了头上刺下来的短刃,一转勾魂笔,笔尖朝上,直刺上去,“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噌’的一声,短刃与勾魂笔相触,发出金石之声。

    头顶之上,樱木草道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屎黄色的忍者服,和岩壁的颜色很是相近,便如倒吊的猴子一样挂在那里,一击不成,再度化作一阵浓烟,消失不见。

    “还想跑!”一个华丽的一百八十度转身,阎十一将勾魂笔直接插向身侧的石壁。

    ‘噗’的一声,没有金石相触的声音,而是利器入肉的撕裂声。

    “啊——八嘎!”一道土黄色身影在墙壁上显露出来,而他拿短刃的右手手掌上就插着勾魂笔。

    “你的实力还不如赤木岗山,抱歉,你的式神我收了!”右手上长剑猛然转动,煞气和罡气疯狂涌出,直接将三尾妖狐的肉身给冲散,阎十一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被自己固定在墙上的樱木草道,神色逐渐冷下来,“既然你敢来华夏国杀人,那么我就有义务把你抓回去,让人间的法律来审判你,等你死后我再用阴司的法律惩罚你!”

    “华夏猪,这仇我一定要报!”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樱木草道面露凶狠之色,不顾手掌上的疼痛,朝阎十一打过来一枚手里剑,趁阎十一闪躲的功夫,从勾魂笔上挣脱出来,直接从岩架上一跃而下,一头扎进了泸溪河里。

    “用不用这么狠?”朝下看了看,见到下边泛起的巨大水花,阎十一完全可以感受到那股身体拍在水面上的疼痛,不禁打了个哆嗦。

    “要不要去追?他的忍术很厉害,如果偷袭的话,对你来说很危险!”对于怕水的幽禅来说,她是绝对不敢这么做的,但她更担心阎十一的安危。

    “怎么追?咱们也跳下去?被他偷袭我还能防着,现在要是跳下去,来个断胳膊断腿的,他还在水底下守着,咱们可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回忆起樱木草道跳下去之前那凶狠的眼神,就像当年安丨倍三原临死时发动死咒的神态一模一样,阎十一知道,岛国人之中那些右翼分子都是这样的凶狠之辈,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今天放跑了他,日后必然回来报复。

    但阎十一心里还是挺淡定的,剑指从长剑上划过,一道赤影便被夹在了剑指上,是三尾妖狐的魂身,回头笑着对幽禅道:“不用担心,他的式神被我收了,他最多是个没有式神的二流阴阳师和三流忍者,想要杀我可得掂量掂量!”

    “他咱们可以不管,可咱们现在怎么下去啊?”见阎十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幽禅倒是不怎么担心了,可他们所在的岩架,正好处于整个悬棺崖壁的中间位置,上下左右都是光滑的岩壁,根本没有落脚点,最近的落脚点也在二十米开外,就算她能短距离飞行,也无法到达那么远的地方,“该不会真要跳河吧?我可不想再下水了!”

    “等天亮吧,等人来救咱们!”把三尾妖狐收进阴阳功德瓶的地门中关起来,将长剑插回剑匣中,阎十一坐在岩架边上,看了看外面细细密密的雨幕,叹口气道:“但愿这天气,景区的工作人员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