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6章 阴司危机
    两骑浮屠重骑兵自下游逆流而上,胯下战马便踏着泸溪河泛起的水花,发出‘哗哗’的水声。

    左边的骑兵稍微魁梧些,甚至有些发福,他的长枪尖上挑着那只河童,右边的骑兵稍微较弱一些,应该是个女子,她的长枪上插着一条手臂,赤木岗山的手臂。

    “阎都督,你这话好难听呀,什么叫我们这俩笨蛋呀,我和夏斌好歹也是浮屠重骑兵好不好!”龚丽丽全身厚甲裹身,骑着黝黑战马,来到阎十一所在的竹筏一侧,将赤木岗山的手臂也扔到其还在融化的身体上。

    “你俩不是笨蛋是什么?作为战力最为出众的浮屠重骑兵,对付这只河童,还是被困住的河童,不该一枪解决吗?你俩自己回忆回忆,刚才你俩花了多长时间才搞定的?”抽了抽嘴角,看着眼前两个战力不是一般弱的浮屠重骑兵,阎十一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俩是我招过的最差的重骑兵!”

    “阎都督,你这太难为人了,我死了才一个月时间,哪能进步这么快啊?你瞅瞅这个月把我这一身肥膘都快练没了!”拍了拍身上厚重的铠甲,夏斌嘿嘿一笑,气势上的确和他死之前胆小的模样有所区别。

    “还别说,的确有点改变!哎,不对啊,我之前阴神官职好像是都司吧,你俩怎么叫我都督?确定没叫错?”龚丽丽和夏斌都是他一手安排进浮屠骑兵营的,俩人能力差,阎十一也是自己找的,谁让是他走后门给安排进去的呢!对这俩活宝他也没有任何架子,权当是朋友。

    “说到这事儿吧,我就来气!”将头盔脱下来,用手夹在腰间,龚丽丽皱着眉头,一脸的不高兴,

    “阎都督,你也知道,大荒原里那帮恶鬼闹得凶,阴司十大阴帅合力剿灭,本来吧,已经快把这帮恶鬼打散收服了,谁知万里之遥的放逐渊封印突然被冲破,里面的大恶鬼全都跑出来了,给十大阴帅的军队来了个背后偷袭!我们钟馗军正好处在要冲位置,腹背受敌,损失惨重,钟馗元帅这一战还受了重伤,麾下两名都督全部战死!”

    “这么狠?那的确挺可气的!”心下不由一惊,阎十一压根没想到他去不死鬼界的二十天时间,阴司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这还算好的了,我气得是,阴司那些大佬,趁钟馗元帅重伤无暇管理军务,就私自派了自己的部下,想要夺钟元帅的兵权!还美其名曰替元帅分忧,简直不要脸了!”冷冷哼了一声,龚丽丽的气愤自内心而发,显然是被这事儿气得不轻。

    “这事儿的确不太厚道,阴司似乎没哪个大佬敢这么不给钟元帅面子吧?”想了想钟馗平日里的作风,阎十一有些纳闷,除了护短之外,似乎也没有得罪过人,也就是上次他从镇天师古庙里出来,和黑白无常发生了冲突,当时钟馗老祖就派了兵来与近千鬼差对质,“难道是黑白无常?他们似乎插不上手吧?”

    “当然有他俩了,见十大阴帅的军队都有损失,就一个劲的把自己衙门里的鬼差往里塞,这回就往钟馗军里塞了个副都督进来,钟馗元帅怕兵权被黑白无常辖制,才破格将你提升到了都督的位置,希望你忙完手头的活赶紧去阴司领兵!”

    咬了咬红唇,龚丽丽满脸的不爽,看着阎十一的眼光都显得十分的热切,恳求道:“阎都督,你有空就赶紧去一趟吧,钟元帅现在是带伤领兵,鬼身消耗越来越大,长此以往情况可不妙!还有除了黑白无常之外,金灵鬼使、崔判官、十殿阎君、牛马将军,甚至地藏菩萨都眼巴巴的盯着钟元帅退下来,好向酆都大帝推举自己手底下的人去接手钟馗军,形势可真的挺严峻的!”

    “难怪我招阴兵,就招了你俩来了!”听着龚丽丽的陈述,阎十一便知道此时的阴司绝对的内忧外患,大荒原和放逐渊两个恶鬼聚集的地方居然同时向阴司发难,要说这事儿没人从中作梗都不可能,而这种战乱时期,权力的转移也是十分严重的,也是各个大佬扩充自己势力的最佳时机。

    “既然钟元帅重伤,两名都督阵亡,那阵前冲锋指挥现在由谁担任?”

    “现在是王洋都卫暂代您的位置指挥,我哥哥任先锋,可毕竟两人的资历不够,除了阎都督你的四千浮屠重骑兵,其他营的兵都不怎么指挥得动,所以阎都督,你赶紧得去一趟阴司,虽然你也没有多少资历,可你的前世毕竟是阎天机,钟馗军以前也是归你调配的!”满面的愁容,龚丽丽再度恳求道。

    阴司,阎十一是肯定要去一趟的,要将不死宗联盟彻底击败,没有阴司大军这股强大助力,是不太容易办到的,可在去之前,他必须先解决了人间法术界的事,还有这次前来的各国法师,尤其是岛国的阴阳师,威胁最大。

    “好吧,等我忙完了这里的事,就去阴司一趟!”权衡了一番,阎十一看了一眼挂在腰间的阴阳功德瓶,看到天门之中,五道丽影竟然同时进入了冥思闭关的状态,似乎又要晋阶了,难怪刚才要招她们帮忙的时候没有反应,便道:

    “过几天,等我的五个鬼仆出关,我会派九力鬼妖刘靓靓和九智鬼妖邱雯去助你们一臂之力,刘靓靓战力不俗,适合打前锋,邱雯已经熟读天机门鬼术中的兵道,可以当参谋将军,指挥作战。”

    从马甲里把地脉兵道拿出来,交给龚丽丽,再又道:“这个你带回去给王洋和你哥龚浩忠,也许对他们有所帮助。”

    “谢谢阎都督,那我们走了!”将兵道古卷收好,龚丽丽便要驾马告辞。

    “别着急走啊,去帮我查看一下这崖壁上的那些悬棺,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这真不行,阎都督,我俩得回去给其他兵将做饭,自从夏斌进了骑兵营之后,那些家伙嘴都变挑了,不是他做的饭一概不吃!”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