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5章 击杀冈山(第六更)
    “小姐姐,你这是准备和我一起殉情么?”

    便在这危机时刻,阎十一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面带着笑意,见到各个角度飞过来的手里剑,深吸一口气,和幽禅两人潜到了水里,躲了开去。

    本就被阎十一突然清醒给吓了一跳,此时又被他直接拖下了水,幽禅顿时惊恐万状,嘴里的空气不断吐出,挣扎着要浮出水面。

    ‘唔……’

    可阎十一却捧住她的脑袋,将她的嘴吻住,大量空气吐进她的嘴里,才让她稍稍安静下来,两人静静的悬在水面,头顶上一道黑影急速掠下,银色长刀在河水的射中显得十分的显眼,直灌阎十一头顶。

    ‘嘶’的一声,阎十一自剑匣中抽出四柱凶煞剑,迅猛的速度,使得河水都被短暂分了开来。

    长剑朝上刺出,与长刀交错而过,直击上面落下来的黑色身影,全然不避。

    而那黑影也是如此,丝毫不避讳长剑,任由长剑刺入身体,同时竭尽全力将手中长刀刺入阎十一的心脏,在长刀触碰到对手身体的那一刻,他露在外面的双眸,甚至还有着一丝得逞的笑意,然而下一刻,他的神情却是僵住了,他发现居然刺不进去。

    他这把刀可是全岛国排名前十的利刃,刚才切割钢筋也是手到擒来,可以说是真正的削铁如泥,竟是刺不穿阎十一的体魄。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难道眼前的青年还练过金钟罩铁布衫么?

    可这不是华夏国佛家的功法么?

    难道他道佛双修?

    只一刹那功夫,黑影的心中掠过无数的想法,才记起行动前,安丨培次原的警告,千万不能轻敌,然而自己恰恰轻敌了。

    胸口传来的疼痛,让他从短暂的失神中清醒过来,此时他已经深深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无奈之下扔掉右手上的长刀,抓住刺入自己体内的长剑,想要从长剑上脱出。

    然而也在这一刻,他看到了下方那青年竟然对他笑了,那笑容很好看,可也很冷,仿佛放逐渊周围盛开的彼岸花,妖艳却邪恶,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只见青年双脚在泸溪河底部一点,身体与长剑好似融为一体一般,直冲而起,黑影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下方传来,将自己顶出水面,使得自己无法从长剑上脱出。

    ‘哗啦——’水花四溅,三道身影自水下冒出,长剑才断了冲劲。

    被长剑刺穿的黑影,借着惯性,这才从长剑上脱出,一个翻身,落到了一根断了的竹子上,看了一眼自己断了的左手和胸口的贯穿伤,低低吼了一声:“八嘎!”

    “八嘎你个头啊!”

    让幽禅抱住一根竹子,阎十一将几根竹子合在一起,用朱砂绳快速绑紧,这才和幽禅一起重新脱离水面,看着那道狼狈的身影,嗤笑道:“你就是赤木岗山吧,之前我看过你的资料,阴阳师和忍者双修,果然很厉害,不过你也仅仅是占了我们不善水战这个优势而已!”

    似乎没有听懂阎十一的话,赤木岗山已经没有了击杀阎十一的能力,可似乎并没有逃跑的想法,用仅剩的右手结了个奇怪手印,嘴里念着岛国咒语,似乎是在召唤什么。

    “别费劲了,你想召唤那只河童是吗?我这就送它过来!”打了个响指,阎十一满脸的轻松,只见不远处,河水之下猛然冲出两骑重装骑兵,便这样悬在河水之上,其中一个重骑兵手里的长枪上就串着那只河童。

    “纳尼?”手上再度结印,赤木岗山似乎是想把河童收回去,然而他却发现做不到了,似乎和自己的这只式神失去了联系。

    “别纳尼不纳尼的了,来华夏国连中文都不学,你也好意思来!我明确告诉你,你这只式神我替你收了,你么,也可以安心去了!”身形突然暴起,阎十一顺着竹子直奔赤木冈山而去,见他似乎要借水遁逃走,不等他动作,两枚五帝钱打出,正中膝盖,使他身体一歪,没能快速钻入水中。

    阎十一正好赶到,抓住他的脚,手上大力一拽,就将他甩到了空中,在赤木岗本的惊恐眼神中,长剑在其身上写下了万符剑诀中的斩鬼敕令,同时斩鬼决祭出,长剑猛力一斩,从头至尾将赤木冈山分为两半。

    “破!”

    ‘嘭——’声音并不大,威力也并不强,毕竟斩鬼敕令和斩鬼诀都是对付鬼怪,对付这岛国鬼子不怎么好使,却也足够将赤木岗山分成两半。

    不等他的两片身躯落下,阎十一将他的两条腿抓住,把其尸体挂在几乎散架的竹筏上,又对那两骑骑兵道:“去把他的手臂找回来!”

    “你不是说,人界法律很严,不能杀人的么?会引起国际纠纷甚至战争的!”将脸上的水渍抹去,幽禅明亮双眸瞪得大大的,看着竹筏上挂着的两扇尸体,不敢相信是眼前的男人做的。

    “不是不能杀人,是不能杀普通人,但这个人例外,他是岛国人,而且意图在我华夏国搞破坏,还想杀我,我当然不能放过他了!”把顺溜飘下来的竹竿捞起来,抵住已经散架的竹筏,阎十一笑了笑,在马甲里面摸索着。

    “既然杀了他,你还留着他的尸体干什么?还要找回他的断手,难道你还想吃了他么?”看着这黑衣男子那丑陋的面貌,幽禅作为狐族,都觉得下不去口。

    “你要喜欢你全拿走,省得我还要费力气毁尸灭迹了!”从马甲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是一瓶白色粉末,这是之前打败安丨倍三原之后得到的,打开瓶子,倒了一点粉末在尸体身上,尸体便开始腐蚀了。

    “这、这是什么毒药,这么厉害!你可真是不学好!”幽禅睫毛一颤,不禁骇然,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你可别冤枉我,这东西也是从岛国人身上搜出来的,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药瓶盖好塞回马甲里,阎十一得意笑道。

    “你刚才怎么回事,这边肉身受到袭击,你感应不到的吗?非得最后一刻才回来,都快被你吓死了!”回忆起刚才的生死一刻,幽禅恼怒的责怪一句。

    “你还别怪我,要不是招来的是这俩个笨蛋,我用得着拖那么久么!”指着回来的那两骑浮屠骑兵,阎十一愤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