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4章 上忍
    元神刚潜入水底,阎十一便发现了那个形如蛤蟆的河童,立时追了过去,可河童还是和之前一样,转身就跑,再度躲到了仙女岩的那个洞穴里面。

    “奶奶的,你敢再耍无赖一点吗?”此时阎十一离肉身也不近,又无法运用大威力的法术,只能再次用惊妖咒驱赶,但效果寥寥,河童就这么缩在洞穴里面,始终不出来,“本道爷不信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挨得住几回!”

    惊妖咒虽然没有直接的伤害,可对于邪物的神识伤害极大,也正因为这样,惊妖咒一出,邪物必然受不了这样的损伤,会立时逃之夭夭。

    可眼前的河童,整个身体就如章鱼一样,缩在那个狭窄的洞穴中,就是不出来,即便被惊妖咒震得哇哇直叫也没有投降的意思,也没有像上一次的对垒那样,几次惊妖咒之后,就消失而去,此时就这样任由阎十一摔打。

    事出反常必有妖,河童如此被动挨打而不跑,必然有所图谋,可阎十一正在兴头上,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此时他的肉身在泸溪河中央,再想要偷袭他可不容易,而且还有幽禅看着,几乎不会有事。

    但凡事有个万一,此时竹筏的其中两根竹子缝隙间便插着一根手指粗细的管子,这根管子直接通到竹筏底下,另一端却被一个穿黑色夜行衣的男子含在口中,作为呼吸之用。

    这男子的身形很是短小,大概只有一米四多点,看上去像个小孩,伏在竹筏之下,没有丝毫声响,就好像是一只乌龟挂在上面一样,只见他慢慢爬行到阎十一肉身所在的方位,从腰上缓缓的抽出一把短刃,对准了竹筏的缝隙,慢慢朝上方刺去。

    而竹筏之上,幽禅蹲在阎十一身旁,虽然竹筏不再剧烈摇晃,但没有阎十一在身边,她还是感到有些不安,感官也几乎都放在了周围的河水之上,并没有注意到竹筏下方的动静。

    “喂!”便在这时,阎十一胸口的马甲里钻出来一个小脑袋,生死簿又化成了小萝莉模样,白嫩的小手指朝下方指了指,向幽禅示意,她虽然没有战力,但身为人书生死簿的副簿,感知力可不是一般的强。

    “谁在下面!”一手抓过阎十一的肉身,见一柄短刃正好从阎十一所在的地方刺了出来,幽禅手上立时凝了一股妖力,朝着短刃刺出来的地方,打了下去。

    ‘嘭’的一声,竹筏上立时被轰出一个洞,坚韧的竹子断了好几根,整个竹筏都向下沉了沉,河水立时从洞里面漫了上来。

    “啊!”

    幽禅轻呼一声,有点后悔自己的鲁莽行为,刚才要是再多用点妖力,恐怕竹筏也得毁了,但这也让她惊醒过来,感官放大到最强,全数集中到竹筏底部,但急速的水流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干扰,尤其水流带着竹筏转圈的时候,她都不得不收回一部分心神保持身体平衡。

    “刚才的是什么东西?是人吗?”手上凝聚着妖力,随时准备出手,幽禅无法判断敌人在哪里,让她很是不安。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岛国的忍着,能这样隐藏身形的,估计是个上忍!他现在用的是水遁术,很难被发现!”生死簿也用极强的感知力查探,“你身后半米!”

    ‘轰!’

    凝聚而成的妖力,准确的打到了生死簿所指的位置,可这一次位置靠近竹筏边缘,直接把几根竹子给轰散架了,竹筏似乎有散架的趋势。

    “死了没有?”向后退了几步,免得自己掉进水中,幽禅可清楚,自己若掉下去,在水里实力恐怕发挥不出一成,想要对付这种隐匿高手,可有些难度。

    “没有,我感觉到他的气息还在!可他似乎用了什么方法把自己气息分散了,我辨不出具体位置。”小脑袋探出阎十一的胸膛,生死簿朝周围看了看,却并没有任何发现,“这家伙实力不弱!”

    ‘铮!’

    便在这时,一声清脆的金属断裂声自竹筏上响起。

    幽禅猛然回头一看,却是发现身后的竹筏开始分散开来,原来是固定竹筏的钢筋被切断了!

    ‘铮!’又是一声脆响,另一头的钢筋也被从中切断。

    只片刻,在水流的冲击下,竹筏逐渐的解体,一根根竹子分散开来,阎十一的肉身便落进了水里。

    “不要!”一把抱住阎十一,幽禅也落入水中,挣扎了片刻才拖着阎十一从水里浮出来,可没了竹筏的依托,她俩完全成了案板上的鱼肉,没有太多反抗能力了。

    而就在她竭力抓住一根竹子浮在水面上的时候,水底下,那个黑色身影攀附在竹子之上,逐渐的靠近过来,短刃再次抽出,在湍急的流水声下,几乎无法察觉到他的动向。

    “滚开!”便在这一刻,幽禅虽然实力下降不少,可也凭着自己的感觉,朝着竹子一端轰了一击。

    ‘嘭’的一声,激起一根高达数米的水柱,和水柱一起升到空中的,还有那黑色身影。

    “八嘎!”低沉的吼了一声,黑色身影借着滞空的档口,双手中连续打出数十枚手里剑,‘簌簌’破风之声不绝。

    “出来了还想活?”妖力凝聚,幽禅挡下了绝大多数手里剑的同时,将剩余妖力射向空中的黑影。

    面对袭来的极强妖力,黑影抽出一把长刀,也凝聚了法力在上面,想要抵挡。

    ‘嘭!’

    “嘶啦——”两股力道对碰之下,始终还是妖力占了优势,直接将他的左手切了下来。

    “唔……”黑影闷哼一声,落到了另一根柱子上,即便手断了,他也没有停歇,脚下一跃,再度落到幽禅所攀附的那根竹子之上,手里剑不断打出,从各个角度朝阎十一的肉身飞了过去,速度之快,角度之刁钻,令人咋舌,与此同时他自己则手执长刀,也朝阎十一刺了过去,浑然不顾幽禅的攻击。

    “小坏蛋,我挡不住了!”面对如此以命搏命的打法,幽禅似乎也无力回天了,心下一狠,将阎十一护在身后,准备替她挡下这一击,“你可不能死,我的内丹可还在你体内!”

    “小姐姐,你这是准备和我一起殉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