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3章 河童再现
    凌晨三点,景区内的路灯都已经熄灭了,周围一片漆黑,小雨淅沥沥下着,打在周围的树上发出密集的‘哒哒’声,好似无数野鬼敲门一般,让人不禁起鸡皮疙瘩。

    没有打伞,阎十一和幽禅从度假区出来,走出无蚊村,当再次来到水仙岩的悬棺崖壁景点,两人已经被雨彻底打湿了。

    “我今天是造了什么孽了,你这样子,我都没法专心干活了!”泸溪河畔,黝黑一片,可阎十一凭借强大的元神,对于周围的一切了如指掌,尤其是幽禅,被雨淋湿之后,那玲珑玉体,又若隐若现了,即便紧身T恤外面罩了一件衬衫,却依旧难掩她胸脯的丰满。

    “怎么?还在意我搅了你的好事?是要我补偿喽?”四下无人,幽禅的双眸犹如那些夜行动物一般,闪闪发光,知道阎十一是在打趣她,她也媚声媚气的回应,玉手掐住阎十一的下巴,把他的脸扳过来,舔了舔自己的红唇,媚笑着道:“这里没有别人,要不在这里……我把你吃了!就跟那个赵六一样,把你的心肝脾肺肾全吃了!”

    “额……干活,干活!”看到那对散发着兽性的光亮眸子,再听到那满是威胁性的话语,阎十一立时清醒过来,和自己在一起的可是一只千年狐妖,要自己的命简直分分钟的事。

    泸溪河太宽,想要查看悬棺崖壁,必须过河,游过去不太现实,两人便沿着河岸往上走,终于在几百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处停放竹筏的渡口。

    由于下了一晚上的雨,泸溪河的水流比较急,竹筏离岸之后,就快速向下游飘去,时不时会剧烈的起伏,冰冷的河水偶尔还会没过脚面,使得不太喜欢水的幽禅很是紧张。

    “我说幽禅小姐姐,你这样抓着我的胳膊,我没法撑船啊!”看着幽禅死死抓住自己的衣袖,阎十一嗤笑一声,痞痞的笑着道。

    “我,我这不怕你掉下去嘛!”羞涩的哼了一声,幽禅回转身去,双手抱胸不理会阎十一的嘲笑,可突然竹筏却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摆幅还特别大,吓得她‘啊’的惊叫一声,回身就把阎十一给抱住了。

    等到竹筏再次稳定了,幽禅才稍稍松懈,抬头一瞧,却是见到阎十一满脸的坏笑,立时明白这晃动肯定是这家伙弄的,修长的指甲,毫不犹豫就掐住了他腰上的肉,一点也不收着,全力捏了下去。

    “哦疼疼疼疼……小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不开玩笑了!”感受到那无比的疼痛,阎十一赶忙讨饶。

    “哼!”剜了阎十一一眼,再度回转身去,幽禅似乎是生气了。

    “不是,这也生气?你就这么怕水吗?之前从不死鬼界出来的时候,海沟那么长你不也能潜水出来,也没见你多害怕呀!这里就是一条小河,至于吓成那样吗?”女人心海底针,阎十一是捉摸不透,像幽禅这样的千年大妖,不该还有惧怕的东西才对。

    “那是因为没办法,但我狐族天性就是怕水,而且你们人界还没法飞行,让我很不适应,很没安全感!”

    背对着阎十一,幽禅没好气的冷冷说了一句,见阎十一不答话,又发牢骚道:“要不是人界挺好玩的,我才不会留下来让你这么欺负我……啊!你还摇,找死么!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可她话还没说完,竹筏却又剧烈摇晃起来,而且幅度比之前更加剧烈,竹筏的倾斜角度差不多都四十五度了,使得幽禅都有些站不稳了。

    “这真不是我,水下有东西!”忙用竹竿稳住竹筏,阎十一朝周围看了看,却是发现竹筏四周的水流越来越急,不断冲击着竹筏。

    这些水流很是奇怪,竟是从四个方向连续涌过来的,显然不符合常理。

    “难道是河童?不是被你击杀了么?”整个人蹲在竹筏上,双手紧紧抓住竹筏两端,幽禅俏脸上略微有些紧张。

    “我也不确定有没有击杀,当时我的元神已经到了对岸,和肉身联系并不强烈,无法调动大威力的法术,我就用惊妖咒不断的镇压,想要将其驱赶出来。可我只施展了几变惊妖咒,那河童突然间就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当时我就觉得奇怪。”

    双手紧握竹竿,竭力维持竹筏的平衡,阎十一不断注意着周围的动向,此时竹筏已经在泸溪河中心位置,他可不能让竹筏在这个时候侧翻,要是他两人掉到水里,实力必然大打折扣,尤其是幽禅,可能发挥不出一半实力。

    “这不可能吧,河童虽然是一种鬼物,可想要在你面前无端消失,只怕也不容易!”奋力抓住竹筏,不使自己被掀翻落水,幽禅此时可和一般的女子无异,丝毫没有了四转妖尊的风范,可见她对水是有多么惧怕。

    “也不是,之前我遇到的岛国阴阳师就能做到,如果这河童是阴阳师的式神,就可以随时被主人收回去!”回忆起与安丨倍三原以及他的式神狮面鬼獒的战斗,阎十一可还心有余悸,那威力可也不小。

    ‘轰——’

    而就在这时,竹筏的前半部分突然被河水冲击而起,几乎倒立起来。

    幽禅一个不注意,直接向后倒了过来,阎十一赶忙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脚下猛地一点,朝翘起来的竹筏头部踏了过去,使出一招类似千斤坠的招式,将竹筏再度稳定下来。

    将竹竿朝着竹筏正中插了下去,深深的插进河底,从马甲里抽出黄表纸想要书写镇凶符,却还没开写,就已经被雨水打湿不能用了。

    “该死!”

    好在他身上还有从不死鬼界带出来的兽皮,此时正好可以用,用勾魂笔沾了朱砂,直接把敕令刻到了兽皮之中,才不至于让敕令快速失效。

    用棺材钉将四张刻了镇凶符敕令的兽皮,分别固定在竹筏四周,竹筏才稳定了许多。

    “还是老样子,你替我护法,我去收拾水下那东西!”旋即阎十一便坐在了竹筏正中,元神出窍进入河底。

    可他没注意到的是,在竹筏的底部攀附着一个身着黑衣的短小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