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1章 弄假成真
    雨一直下个不停,夜漆黑如墨,没了雷声,却使得天地间更加的迷蒙和孤寂。

    无蚊村度假区内,人头攒动,却是鸦雀无声。

    保安室内的钢丝床上,保安赵六自脖子以下,左半边的身体都没了,内脏也一点不剩,鲜血几乎将半张床都染红了。

    看着赵六那惊惧的面孔,张玄涛愣在了当场,原本他是让赵六扮演一下死者,用来实施考题,他刚进来的时候,见赵六那模样,还夸他敬业来着,谁知他是真敬业,居然来了个真死。

    可他这一死,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快,报警!”知道这已经演变成了一起凶杀案,张玄涛总归还有几分掌门的镇定,忙吩咐下去,脑中快速想了想,又对门下弟子道:“你俩,去把度假区的另一个保安张久叫来!”

    这个张久,就是他考题中安排的‘凶手’,他本意是让赵六和张久演绎一场醉酒凶杀案让二代弟子破解的,却没想到弄假成真了。

    很快,警察来了,但带队并不是龙虎山景区派出所的警察,而是阎琉舞,她来到龙虎山之后,几乎就接管了鹰潭市的所有警力,她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权利,只因为她是带着一项重要任务来的。

    江城发生了那么严重的集体跳桥自杀事件,得知这些跳桥者极有可能是周边邻国的法术界人士,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安全的范畴,这件事已经被大领导重视起来,并且受命江城公安厅全权负责,而阎琉舞则是此次主要负责人之一。

    她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给弟弟阎十一助威,也是为了追踪那几个突然消失的岛国阴阳师,要将他们缉拿归案,此时发生命案,她自然是第一时间赶到。

    按照程序,阎琉舞有条不紊让手下勘察拍照取证,自己亲自检查起赵六的尸体,却发现赵六是被咬断了脖子死的,身体也是被野兽的强行撕裂的,这让她立时和那些失踪的岛国阴阳师联系在了一起。

    “张掌门,你可真有兴致,居然还玩起了布置杀人命案现场来了!”检查完赵六的尸体,阎琉舞脱下带血的橡胶手套,玩味的讽刺一句。

    “阎警官,我这不也是为了给本届论剑会比增加点趣味性么!”如大多数华夏国百姓畏惧官员一样,张玄涛也有些畏缩,尤其是现在这命案和他还有些关系的情况下,神色可不怎么好看,回头询问自己身边的人道:“怎么张久还没来?我让他扮演凶手,可没要他真杀人,赶紧把他给我找出来!”

    “掌门,不好了,一楼厕所里有一具男尸,没有头,很有可能就是张久!”刚才被张玄涛派出去的两个弟子慌里慌张跑回来,脸色煞白,汇报道。

    “什么?张久也死了?”张玄涛大惊。

    一行人便又立即涌出保安室,奔向东边的一楼厕所,在残疾人专用那个坑位里,果然坐着一个男人,但脑袋已经没了,鲜血流了一地,染红了厕所洁白的瓷砖,仔细查看之下,可以确认是张久无疑,而且他的脖子也是被野兽直接咬下来的。

    连续两宗命案,还都在度假区里,这事儿非同小可,阎琉舞立即让人封锁了整栋大楼,将所有人都留在了大楼内,但凡住在这里的人都有嫌疑。

    但以阎琉舞这些年的查案经验,她敢肯定,这次的事件肯定是灵异事件,在调取了所有的监控,将各派弟子的作案嫌疑都排除在外之后,才走到一个角落,小声问自己老弟道:“你怎么看?查的出凶手么?”

    “不好说,毕竟这里不是我的主场,光那个张玄涛就得给我造成极大的麻烦。”回头看了看正在一楼大厅和几个龙虎山长老讨论的张玄涛,阎十一皱了皱眉头,回过头问幽禅道:“你的感官比我们灵敏多了,你有没有什么发现没有?”

    “按照这两具尸体上的伤口看,的确是兽类做的,但到底是哪一类我不敢肯定,凭现场留下的气息来看,应该适合我们狐族的不错,我想和我追踪的那只狐狸有关联,但今天正好下雨,掩盖了它的气息,我无法确认,我想八成是躲在悬棺崖壁那边了。”幽禅认真道。

    “好在你修为高,能隐藏自己气息,不然让人发现了你的原形,只怕这笔账又得算在我头上了!”无奈的叹了口气,阎十一细细思考着。

    “你以为这样就不算在你头上了?哝,麻烦来了!”阎琉舞朝着大厅努努嘴,只见脸色不善的张玄涛朝走过来。

    “阎警官,这件凶案十分蹊跷,并非人为,但也必然是受人指使!而整个度假区里能够驱使其他物类行凶的,只有你的弟弟阎十一,毕竟他养了五只女鬼!”语气很是不客气,且无理,张玄涛斜眼看了看阎十一,冷笑了一声,

    “当然我只是觉得阎十一嫌疑比较大,并不是说他是凶手。相信阎警官也知道,这次的杀人事件,极有可能是灵异事件,所以我想让所有二代弟子协助阎警官你调查办案,而我所出的考题也不作废,谁能帮阎警官提供最有利的破案证据,或者直接抓到凶手,就能直接晋级决赛!阎警官,你看如何?当然你弟弟本来就有案底,所以他没有参加的资格。”

    “随便喽,这里是张掌门你的地盘,你说了算!”昨天已经见过了张玄涛的嘴脸,阎琉舞压根不那他当回事,随后笑着道:“哦,对,张掌门,是你让赵六和张久布置凶案现场的,而死者却好巧不巧就是他们俩,我觉得你的嫌疑也挺大的,就请张掌门跟我回去做个笔录吧!”

    “唉?阎警官,你刚才不是看了监控了,我可是有足够不在场证明的!”张玄涛一愣,旋即解释。

    “连我弟弟这么个二代弟子都有嫌疑,张掌门你可是一代宗师,驾驭几只鬼啊妖的岂不是轻轻松松?当然我不是怀疑张掌门你,我只是想请你配合调查,来人,带张掌门回景区派出所,仔细询问今晚的细节!”

    反正是撕破脸了,阎琉舞也就不需要太给面子了,按照章程从严办理,怎么着也得给自己老弟出口气,张玄涛被带走后,才又回头对老弟道:“这家伙我暂时给你留在派出所,你快点找凶手吧,我想肯定和那几个没露面岛国阴阳师有极大关系!”

    “我这就去悬棺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