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0章 雨夜命案
    雷声渐歇,夜雨朦胧,但龙虎山无蚊村度假区却是好不热闹,整个度假区都被男子的喝骂声和女子的尖叫声给惊醒了,随着越来越多房间灯光的亮起,喧闹声也越来越重,却也无法驱散度假区外那无尽的黑暗。

    “你也知道我不太喜欢水,这下雨天的,我不太想一个人过去,这才跑回来找你的,谁知道你这坏东西居然密会小情人!”没有理会外面的吵闹,双臂抱着胸,幽禅脸上显出淡淡的怨念,就和小媳妇儿一般絮絮叨叨着。

    “额……我不都跟你解释过了嘛,我刚从云珀真人那里回来,是宁雪她跑过来借浴室洗澡的,我也是受害者好吗!唉,对啊,我干嘛跟你解释啊,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把耳朵贴在门上,继续听着外面的动静,阎十一回头看了一眼幽禅,表情很是不自然的道。

    “那谁知道去,你不就是做贼心虚?男人就是这样,吃着锅里的,看着大锅里的!”

    “那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你身边那么多女人,碗装得下么?没说你是大缸就不错了?”

    “……”

    不知道幽禅哪来这么大怨气,本着好男不跟女狐狸精斗的原则,阎十一选择沉默,他才明白为啥男人和女人吵架,男人都是输,因为女人压根就不跟你讲理。

    “你现在跟我去悬棺崖壁那边去看看么?本能直觉告诉我那里有点怪!”见阎十一默不作声了,幽禅也觉得无趣,自己不是他什么人,再质问下去就有些过头了。

    “嗯,走,去看看!”能被幽禅重视,那里必然不寻常,阎十一不敢大意,便开门从房间正门出去,顺带去看看昆仑派和张思源怎么样了。

    走廊上乱哄哄一片,在通往三楼的楼梯口,张思源只穿着背心和大裤衩子,被昆仑派一众弟子包围,表情还算镇定,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宁雪此时扑在昆仑派另一个女弟子宁云怀里小声啜泣,那清纯的脸蛋满是委屈,不过眼角却是一点泪水也没有,神色中似乎还有种淡淡的惊讶和窃喜。

    “玛德,谁敢动老子的女人?”一个暴躁的声音响起,从楼下窜上来三道人影,却是宁春以及他的两位师叔玉山、玉海,“好你个张思源,仗着自己是湾湾来的,还玩起了迷丨奸是不是?今天看我怎么废掉你的,两位师叔,今天决不能饶了他!”

    “师兄!”见宁春到来,宁雪装的更加委屈,直接扑进其怀中,总算挤出了几滴眼泪,那模样让人看着就心疼。

    “宁云,带她先回房间!”态度并不是特别好,宁春很不耐烦的把宁雪推给宁云,随后继续对张思源发难。

    阎十一带着幽禅,站在人群的最外围,把一切看在眼中,明白宁雪的话并不假,她和宁春的确没什么感情,两人都只是维系着表面上的男女朋友关系,心里也是纳闷,既然没感情了为什么不分呢?

    当然这种深奥的感情问题,阎十一现在的水平是参悟不透的。

    “张思源,今天你最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没有太多愤怒的神情,宁春反而是一种看好戏的语气质问。

    “我也是被陷害的,刚才我被人困在梦中无法醒来,随后就感觉到有个人落到了我的床上……”

    “你还想说是宁雪自己跑到你床上的了?你以为你是谁?”冷哼一声,宁春怒道,想要出手教训张思源,却似乎有所顾忌。

    “不,我是说你师妹是被人送到我床上的,我是被人陷害的,我的房间里还有一股狐狸的骚臭味,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虽然此时的样子很狼狈,张思源竭力保持着淡定从容。

    “骚臭味,有吗?”在幽禅身上嗅了嗅,阎十一调戏了一句,却是被幽禅掐住了腰上的肉,疼得脸都变形了,赶忙讨饶。

    “呸!那是狐仙发现你做了不伦之事看不下去,还特地托梦给我,否则我小师妹的清誉都该被你毁了!你如此不将我们昆仑七脉放在眼里,那就让你知道知道我们昆仑七脉到底有多厉害!”宁天瞪着眼怒斥一句。

    “哼,昆仑派弟子听令,将这湾湾省来的衣冠禽兽打到残废为止!”脾气不比宁春小的玉山大手一挥就要动手。

    也在这个时候,十几名黑衣保镖跑了上来,将张思源护了起来,上来的还有安丨倍次原,和昆仑派对峙起来,两边呈现剑拔弩张的态势,大有一触即发,血流成河的趋势。

    “喂,小东西,咱们好像玩过了!”见这个阵仗,幽禅淡淡评价了一句。

    “没事,打不起来的!”阎十一拉着幽禅向后退了几步,让自己显得更不显眼一些。

    果然,双方没对峙一会儿,张宇杰便带着不少龙虎山弟子上来,拦在了两拨人中间,做起了和事佬,开始调停。

    “走吧,这里没什么热闹可看了。”回头看了一眼宁雪所在的房间,却看到她正满脸怨念的看着自己,阎十一也不在意,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还当着她的面揽着幽禅的小蛮腰,朝楼下走去。

    “不好啦,出人命啦,度假区保安赵六被杀啦!”可也在这个时候,一楼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立即吸引了众人的主意。

    阎十一和幽禅忙窜下楼去,来到一楼保安室的时候,却是发现张玄涛等不少龙虎山长老都已经在了,不免愕然。

    保安室里的床上躺着一个被凉席包裹着的男人,男人嘴角上有血迹,双目瞪得大大的,看上去应该就是受害者。

    原本聚在二楼围观的各派二代弟子都下楼来,围在保安室周围,议论纷纷。

    “各位不必惊慌,这并不是真的命案,是我让赵六假扮的!这是我之前说过的额外考题,只要有人能根据现场遗留下来的证据,找到作案凶手,就可以无条件进入论剑会比决赛!现在各凭本事,可以开始了!”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张玄涛得意道。

    然而阎十一却在房间里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他可不认为布置一个假的命案现场会这么真实,便不理会张玄涛,走过去将凉席掀开,却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惊。

    这保安赵六竟是有一半身体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