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8章 送你一顶帽子
    眼前的女子,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洁白的浴巾,和她那如雪般水嫩的肌肤很是相称,浴巾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扎在胸口,将胸前的白肉挤出来一个十分诱人的形状,中间那道沟壑更是深邃,在走廊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更为白皙迷人。

    浴巾下摆只垂到大腿根,堪堪遮住了春光,却将两条如莲藕一般笔直的修长****暴露在外,很是吸人眼球。

    宁雪此时只穿着度假区提供的一次性拖鞋,脸上的妆还没有卸,俏脸无暇,红唇似火,加上她那清纯的容貌,一般男人还真忍耐不住。

    “那个,宁雪师妹,这么晚了,你来我这里干什么?”白天和昆仑派爆发了那么大的冲突,差一点就大打出手了,阎十一奇怪这宁雪却偏偏这个时候过来调戏自己,不知道是不是个圈套,心里立时防备起来。

    “师兄他今天心情很不好,出去喝酒不带我,外面打雷,我、我害怕!”不等阎十一反应,她就主动推开阎十一房间的门,从阎十一身侧钻了进去,一点不见外的坐到了床沿上,媚眼如丝的看着一脸惊骇的阎十一,嘟着嘴道:

    “打雷就算了,我房间里的热水器还坏了,没办法洗澡,我本来想去隔壁峨眉山苍云庵的云月师妹那里洗的,可你也知道,现在都凌晨两点了,叫醒人家多不好意思呀,这不看阎法师你刚回来,我在你这里洗个澡可以么?”

    “额……”脑袋突然转不过弯来,阎十一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似乎很多小说电视里面,女孩儿想勾引男人都是这么找借口的,哪就那么巧,热水器就坏了?这么热的天,洗个凉水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这话阎十一又不能当着人家姑娘面说,要是只借个浴室洗个澡那也就无所谓了,万一真发生了这个桥段,给宁春的这顶有颜色的帽子,他是送呢?还是送呢?还是送呢?

    可这又似乎不符合他的行为标准!

    “阿西吧!”心里十分矛盾,阎十一不禁骂了一句棒子国国骂。

    “谢谢阎法师,那我进去洗了哟!不许偷看哦!”抛了个媚眼,宁雪直接进了浴室。

    “唉,宁雪师妹,我说的是阿西吧,不是啊,洗吧!”见宁雪进了浴室,阎十一才意识到,可已经晚了,里面水声哗啦啦的响,宁雪没有理会他。

    “这可怎么办?宁春万一这个时候闯进来,自己便宜没占到,还得惹一身骚!”

    “不对,这很可能就是个阴谋,宁春想用美人计诱惑我,然后抓奸在床,就有十足的理由弄死我了!”

    “可这也不对啊,万一他进来的时机把握不准,让我得手了,那他这顶帽子岂不是戴定了?哪个男人舍得让自己的女人去勾引别的男人?”

    坐在床沿上,阎十一脑子里一通胡思乱想,可怎么也想不明白。

    “阎法师,有刮胡刀吗?借我一下可以吗?”浴室里突然又传出来宁雪娇滴滴的声音,这种情况之下,简直酥到骨子里。

    刮胡刀?她要那个干嘛?她能刮哪里?

    震惊的五官都扭曲了,阎十一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轻咳了几声,才道:“我、我没带,宁雪师妹,你快点洗,洗完快点回自己房间,免得你师兄回来误会。”

    “放心吧,师兄他和两位师叔出去喝酒了,不到天亮不会回来的!”浴室里水声一停,浴室门打开,宁雪头发湿漉漉的从里面出来,浴巾却是比刚才包得还低还紧,那两片白肉随着她的步伐,一下下颤动着,见到阎十一的神色,娇笑道:“怎么,阎法师你还怕我师兄么?”

    “额……”阎十一心说,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这是道德问题,可心中另一个邪恶的声音却说,你要是敢送上来,我就敢照单全收!

    “咯咯咯……”笑得花枝乱颤,宁雪这诱惑人的功力确实不小,用毛巾擦着长发,却是毫无顾忌的一屁股坐到阎十一身侧,眨巴着水灵灵的媚眼,媚笑着道:

    “其实我和师兄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他从来都不关心我的,你也知道他长得帅,很多女孩子都迷恋他的,他就经常带着其他女孩子在外面过夜,我都见怪不怪了,他今天几次在阎法师你这里吃瘪,郁闷坏了,肯定要喝到天亮才会回来的。”

    暗暗咧了咧嘴,阎十一心说:“你师兄不回来,你就可以大半夜到别的男人房间里来洗澡,和别的男人一起坐在床上,是不是待会儿还要和别的男人躺一起……”

    然而他脑袋里的脑回路还没走完,一只白嫩小手便攀上了他的胸膛,纤细玉指在他宽阔的胸膛上不断的游走。

    ‘嘶——’被这么挑逗,阎十一浑身都僵直了,缓缓偏转头,看着边上水灵灵的身影,见那魅惑风骚的样子和她清纯的外表实在差的太多了,但真的很是诱惑,再这么下去,估计真忍不了了。

    “阎法师,今天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我们,啊……”话没说完,宁雪闷哼一声,两眼一翻,突然晕了过去,倒在了床上。

    阎十一抬头一看,却是发现一个更为诱惑的身影悬在半空中,吓得他连说话都说不清了:“幽幽幽、幽禅,你怎么进来的?”

    “你管我怎么进来的?你跟这女的怎么回事?”全身上下都被雨淋湿,紧身T恤紧紧贴着皮肤,紧实的胸脯更是玲珑毕现,朦朦胧胧可以看得到一些春光。

    “你先把衣服换换呗?不然今晚我真有可能把持不住了!”狠狠吞咽了一口口水,阎十一目不转睛的盯着幽禅。

    “下流!”俏脸一红,幽禅回转身去,在阎十一的行李中抽出来一件衬衫,也不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就这么套了上去。

    “不是,你好歹洗个澡再穿啊,这样穿上去舒服吗?”

    “洗个屁,还想偷看占我便宜吗?休想!”双手抱胸,白了一眼,幽禅努努嘴,示意被她打昏在床的宁雪,带着一丝怒意道:“她怎么办?我不来,你是不是就要跟她做那种事了?”

    “哪能啊,我哪有那个胆子!既然你来了,你就把她送回房间呗!”

    “不行,不能这么便宜她!敢勾引我的……反正不能就这么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