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7章 送上门的妹子
    “畲族的五彩金虫?”听到这个东西,云珀脸色变了变,有点难看,皱了皱眉头道,“师兄,你要这东西干嘛?那可是畲族的绝顶宝贝,也就龙虎山帽子峰的畲族人有这东西,可从古至今好像还没有几个人能顺利拿到要到这虫子!这事儿可不好办。”

    听着眼前这么大年纪的老头,喊自己师兄,阎十一心头总是一颤一颤的,可也不敢再违背云珀,免得惹他生气,见他似乎知道内情,便忙问道:“真人,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儿?这五彩金虫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畲族人这么珍惜?难道是数量少么?”

    “数量确实不多!”把丹术古卷贴身藏好,捋了捋胡须,云珀回忆了一番,才道:

    “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才有幸见过一次这种金虫,外形么和蚕差不多,体型稍微大一点有限。听畲族的大巫蓝由介绍,这虫子是盘瓠氏的精元所化,每条虫子可以有十年寿命,不结茧不化蝶,到寿命终了,就会再度化成一枚荔枝大小的虫卵。再经过一年时间的蛰伏期,重新孵化出来,就能再活十年,周而复始!”

    “还有这种事?这倒是奇了!”这让阎十一想起了不死鬼界所有灵物的存活状态,就是这样死了重生,周而复始,一直不停歇,数千年上万年的记忆,不管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永不磨灭,也导致了那里的各个族类对于生死看得都十分的平淡。

    “虽然这虫子几乎是不死的,但数量只有四条,如果因为某些意外死了一条,其余三条就会提前化成虫卵进入休眠,至于什么时候再度苏醒过来就没准了,也许是一年后,也许一百年后,当再度孵化出来的时候,其中一枚虫卵必定双生,重新凑足四条!”带着一种神秘的语气,云珀娓娓道来。

    “既然能重新长出来,又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等呗!”听到这话,阎十一心下一松,但旋即又觉得不对,再问道:“难道还有其他什么条件,或者这五彩金虫还有其他意义?”

    “那是当然的了,我听畲族的大巫蓝由说过,这四条金虫代表的是盘瓠所传的盘、蓝、雷、钟四个分支后代,死一条金虫,就说明有一个分支面临了极大的危及。最为有名的一个传说就是,当年这四个分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从盘瓠氏所在的领地迁出,顺长江漂流而下的时候,盘姓分支不小心弄死了他们保管的金虫,当天这个分支的船就被大风吹进了长江一条支流中,随后就再也没有消息。”

    “这么灵验?”越听阎十一越觉得神奇,他是法师,对于鬼神之事自然有一番不同的理解,可对于这样无法解释的事,却是难以相信,此时只得道:“难道这金虫是这四个分支的守护神?那这样一来,我不就根本拿不到金虫了?”

    想到这里,阎十一下意识摸了摸背上的凝灵剑匣,他可不愿意让包紫一直待在剑里面,可如果杀了一条金虫,就有可能害死一个族群的人,他又做不出来这事儿。

    “那也不是,我想师兄你要的是五彩金虫的虫蜕吧,这个东西,畲族肯定有收藏的,虽然金虫死的次数不多,但死之后,畲族人都会将其尸体成殓起来,和金虫一起供着,估计这么多年下来,三四个虫蜕应该还是有的。”

    枯瘦的老手在自己额头上挠了挠,云珀可想快点去不死鬼界,此时也是替阎十一着想,思索了片刻,一拍桌子道:“我和帽子峰畲族的大巫蓝由有些私交,我替师兄你写一封介绍信,我想蓝由应该会给我个面子!”

    “这样啊,那就多谢真人了!”云珀身份极高,他能帮忙,阎十一十分高兴,而且他此时也得到了一个极为有用的信息,那便是畲族收藏有虫蜕,这样他就可以只拿虫蜕,而不需要活的金虫了。

    但即便这样,他心里还是惴惴不安,之前包四有神医,这么有身份的人也被直接赶了出来,可见想要拿到这东西,也并不特别容易。

    很快,云珀就把信写好了,阎十一拿了信就从丹室出来,回了无蚊村度假区,这里是所有二代弟子的居住场所,他的房间也被安排在这里。

    已经是深夜,雷雨雨势小了不少,乌云散去,周围环境依旧灰蒙蒙的。

    撑着雨伞,漫步在鹅卵石小径上,阎十一依旧心事重重,不过今天师父安排的任务他算是超额完成了,和云珀真人成为了师兄弟,估计这事儿说出去,连他师父也得下一跳。

    很快回到了度假区,这里是所有二代弟子休息的地方,收了雨伞,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走廊周围一片寂静,想来都睡觉了。

    将房卡在感应器上滑了一下,阎十一这才扳动门把手准备开门,可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双目一黑,一双柔滑的小手居然从他背后伸过来捂住了他的眼睛,娇俏清脆的声音自背后响起:

    “阎法师,你猜猜我是谁?”

    声音挺好听的,听声音年纪在二十上下。

    今天元神消耗太大,刚才阎十一脑袋里又一直在想事情,才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过没感觉到身后的杀机,他也就没挣扎,可这声音他却是陌生的很,自己认识的姑娘一个个在脑中走马灯似的变化,可没有一个和这个声音是相配的。

    “不知是哪个门派的师妹,这么有兴趣跟我开玩笑呢?”从这双柔软的嫩手中感觉得到温度,阎十一知道绝对不是鬼物,心里想着极有可能是今天自己表现太过抢眼,某个花痴妹子现在来搭讪来了,这可是他平生头一次被妹子搭讪,此时还是挺享受的。

    “咯咯咯……阎法师,我们白天见过好些次面的,刚才咱们在会议厅也见过一面呢,你的丹术好厉害呢!”

    旋即,背上一团软肉贴了上来,尤其是某两个位置的触感特别柔软,让阎十一心神为之一荡。

    “额……”这么笼统的说法,阎十一还是猜不到对方的身份,自己今天一天,似乎都和幽禅腻在一起,并没有和某个师妹打过招呼,便将这女子的手扒拉下来,回头一看,却是倒抽一口凉气!

    “宁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