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7章 河童(第十更)
    夕阳已经落到了山下,只剩下山峦与天空交界处的火烧云还依旧灿烂,仙女岩所在的泸溪河段,完全被两边高耸的岩壁遮挡,显得有些暗淡,连奶绿色的河水也变得暗沉沉的,让人感到一丝未知的恐惧。

    落水的小女孩,和前去营救她的景区管理员,此时已经漂出去很远,离河岸至少二十几米了,景区的安保工作还算出色,这么晚了还有工作人员值班,很快就有人开着摩托艇朝两人飞冲过去。

    “不行,这个人有危险!”元神感知力一直集中在水底下那个模糊的身影之上,阎十一猛然察觉到一股强大法力波动释放出来,朝着上面停下来的摩托艇冲击而去。

    还不等他出声提醒,只听‘嘭’的一声,整艘摩托艇被一股水浪顶了起来,摩托艇上的驾驶员一下子被掀下了水,随后更奇怪的一幕出现了,穿着救生衣的他,居然也与小女孩和那位管理员一样,开始在水中不断起伏,剧烈挣扎。

    “离得太远,我下水去和那个东西打斗,不占优势。幽禅,我要元神出窍,你替我护法,注意周围的人!”法师毕竟也是人,没有脱去肉体凡胎,去水里不但呼吸受制,行动更加不便,阎十一便立即盘膝坐在了地上,毫不犹豫凝聚元神,离体而出,一道淡漠身影,悄无声息的潜入水中。

    幽禅也立时将五感提升到最强,以防有什么风吹草动。

    泸溪河底,比岸上看起来更加昏暗,随着太阳的逐渐消失,光线也越来越弱。

    在不死鬼界经历了那样严格的训练,虽然时间不长,却是效果极佳,尤其是元神强度的提升,这样二三十米的距离,对阎十一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事了。

    元神有形无实,不惧大多数普通的法术,却又可以引动肉身法力打击对方,这是高阶法师和低阶法师最根本的区别所在,唯一的缺点就是肉身极容易遭受攻击。

    但此时有幽禅守着,阎十一并不担心,在湖底如履平地,故意绕到后面,慢慢靠近那个躲在大岩石后面的身影,来到离它五六米的地方时,才看清了它的容貌,居然是一只浑身青色形似蛤蟆的丑陋怪物,长着尖嘴犬牙,脑袋秃顶,四肢爪子尖长,指缝间还有蹼连接,身体和七八岁的儿童那么大。

    此时这怪物便蹲在那块大岩石后面,上肢两只爪子不断挥舞,一道道旋涡状水流便这样朝着落水的三人源源不断的漂过去。

    阎十一知道这玩样儿就是个河童,不过在华夏国,这东西可不常见,尤其是在龙虎山道教圣地,如果存在这种害人的家伙,早就该被诛灭了,那么这东西肯定是个外来妖怪。

    “天转天地动,敕令照我明,今朝匡正义,一点鬼神惊!敕!”

    控制着元神,为了尽量避免造成太大的动静,阎十一采用了在水下比较容易发挥威力的九龙下海解厄咒。

    一道罡气自指尖狂涌而出,将碧青河水卷起,分为九股,化作龙形,直击河童背后,河童在水中的反应能力很强,感应到身后的水流波动,没有转身直接朝对岸快速飞掠而去。

    一招没能得手,阎十一赶忙追击过去,即便不能击杀它也得将它抓住,谁知这东西居然直接钻进了仙女岩那两片山壁间的洞穴里面去了。

    阎十一这才发现,水上部分的洞穴并不是特别深,但水下部分却有一个极深的洞穴,只够那河童钻进去的,现在元神已经离自己肉身上百米远了,阎十一虽然可以继续前进,可想要施展法术却是很不容易,九龙下海解厄咒这种大咒术是施展不出来了。

    无奈之下,阎十一只得默念起惊妖咒,想要将这河童驱赶出来:“阎君展鬼乱纷纷,神奇白马出天成,收斩黄都六洞鬼,七二夫人随后兵,大帝赦令钟天师,马行随后斩妖精,吾今念起惊妖咒,妖邪百煞化为尘,急急如律令!”

    一道道法力朝着河童所在的洞穴灌进去,震得里面的河童吱吱直叫,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河对岸,幽禅极力保护着阎十一的肉身,任何靠得过近的人,她都会重点防备。

    ‘嘀嘟、嘀嘟、嘀嘟……’一连串救护车的声音响起,两辆救护车从风景区内的医院急速驶来,上面下来了不少医生护士,以及更多前来救援的景区工作人员,场面十分混乱。

    而那三个落水的人,在阎十一将那河童赶进洞穴之后,也没了束缚,三人很快获救,小女孩由于落水时间长,已经昏迷,送到岸上之时,孩子妈妈哭声震天,激动得抱着孩子,行为让人动容。

    便是幽禅也不免被这位妈妈的哭声所感染,可也就在她失神的这一刻,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工作服男子,快速朝阎十一的肉身靠了过来,来到近前之时,袖子一抖,一把十几厘米长的水果刀落到手中,朝着阎十一的脑袋刺了下去。

    “找死!”手上只凝聚出一丝妖力,幽禅反应过来,朝那人胸口打了过去,‘嘭’的一声,将其击飞出去,若不是没有时间凝聚足够强的妖力,这么一下那人就该死了。

    见到胸口处的衣服破碎,皮肉焦黑,那男子知道不是幽禅的对手,赶忙在地上一个翻滚,站起身来,沿着泸溪河朝上游跑去。

    也在这个时候,阎十一元神归体,醒了过来,猛然吐出一口浊气,似乎是消耗太大,脸色不太好看。

    “解决了?”秀眉微皱,幽禅问了一句。

    “死好像是死了,但有些奇怪!你这边怎么样,小女孩和那两个大人没事吧?”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已经开走的救护车,阎十一担心道。

    “应该没事,但有人偷袭你,朝河上游跑了!”

    “那还等什么,追啊!”

    两人以最快速度,沿着河岸狂奔,奔袭了几公里,却没有任何发现,阎十一看了看周围,见到对岸的崖壁上镶嵌着大大小小的棺材,还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从崖壁上将一具大棺木用绳子往下吊。

    “这个地方还有悬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