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0章 批斗
    万法宗坛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聚到了阎十一的身上,今天可是第二次被当做焦点了,这种被眼神吞噬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

    挠了挠头,挣脱身边这位耿直Boy的束缚,阎十一从各门派弟子中间穿过,来到主席台前,先是给师父肖紫玉行了个礼,见师父还闭目不语,便轻声唤道:“师父,我回来了!”

    “嗯,去吧,向玄涛真人解释清楚!”并没有睁开眼睛,肖紫玉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但内中的语气却包含着对弟子无限的信任。

    “是!”见师父并没有其他吩咐,阎十一可就开始自由发挥了,向诸位宗师都打了招呼,才来到张玄涛面前,扬着眉头,双眸和他对视着,直到张玄涛心虚的把目光移开,他才道:“张掌门,你这么惦记我,我真是受宠若惊啊,不知道有何指教?”

    “哼,论剑会比赛前大会,这么多门派的掌门长老弟子都悉数到场,怎么就你慢慢吞吞、拖拖拉拉的?知不知道就因为你,论剑会比向后延迟了两天?”他的身前就是麦克风,张玄涛虽然没拿起来,但他洪亮的声音依旧可以通过麦克风扩散到万法宗坛的每一个角落,见到阎十一此时对他丝毫不恭敬的样子,更是气氛异常。

    听到这话,一些不知情的弟子自然又是一阵哗然,能让论剑会比这么大的事延后,都好奇阎十一是何许人也。

    “岂敢岂敢,张掌门真是厚爱,居然给我这么大的面子!”既然张玄涛把会比延迟的原因归咎到他身上,阎十一也不去辩驳,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张思源,淡淡一笑道:“张掌门你把我千盼万盼盼来,咱们就直接说正事吧,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好,既然你这么有信心,希望那些事真不是你做的!”见阎十一那玩世不恭的样子,张玄涛更加气愤,想起前天他还被阎十一挂了电话,更是心中怒火燎心,就算是肖紫玉也从来没挂过他的电话。

    此时便捧起麦克风,郑重道:“贫道作为华夏国法术协会会长、道教协会会长、龙虎山掌门,今接到举报,说天机门弟子阎十一,养鬼噬魂、斩杀阴神、杀害同道等数项罪状,十分严重,今天在论剑会比正式开始之前,在众位法术界同仁面前,将此事一一调查清楚,相关证据我已经通过各个渠道收集完毕,待会让将一一呈上。现在请允许我我代表法术界各门派给予阎十一一个辩解的机会。首先是养鬼噬魂!”

    说着就把话筒递了过去,从张玄涛的陈述中,不难听出他对阎十一的偏见。

    接过话筒,回转身看向广场中上千道目光都打量过来,有好奇的,有关心的,也有憎恨的,都站在各自的立场上看待自己,阎十一扫了扫坐在第一排的弟子,都是新一代弟子中修为比较高的,也是本届论剑会比夺魁的热门人物。

    坐在当中,作为龙虎山本门弟子,秦丹秋带着妹妹秦无双,抿着嘴唇,很是紧张的看着阎十一,她是最希望阎十一没事的,不仅仅出于让阎十一能参加论剑会比,也希望他可以平安无事,不会被法术界追责。

    对秦丹秋淡淡一笑以示安慰,阎十一回转头,微笑着反问张玄涛道:“想必张掌门认定我养鬼噬魂是源于我同学的一次手机直播,养鬼我承认,我现在手底下就有五个鬼仆。”

    说着剑指一招,将阴阳功德瓶中的五道丽影一起招了出来,又引来一片喧哗声,便是张思源那边人也有些惊骇,他们完全感受得出这五个女鬼的实力,都已经超过了摄青鬼,也许黑白无常也就这个水平。

    看到全场人轰动,阎十一只淡淡笑了笑,继续道:“养鬼,我想在座各位法师,但凡资历较深的都或多或少做过,我还知道,一些大门派的宗门内也会养一些鬼、妖等等邪物来看守门派,而我这五个鬼仆虽然以前有好有坏,但自从被我收了之后就没有再做过坏事,应该不算太严重的是吧?”

    “是啊,养个小鬼又怎么样?又不是当老婆,我就经常看哪个小鬼不顺眼,就抓回来给我端茶倒水,揉肩敲背,有什么关系?”为了在肖紫玉面前表现一把,叶遇冷立即站起来给阎十一拔壮,随后还趴在肖紫玉边上讨好的道:“是吧,玉!”

    不过肖紫玉却依旧闭着眼一点也不理他。

    “叶遇冷,你真是……”和叶遇冷相识多年,张玄涛对其心性了如指掌,年轻时候就是个巨大的刺儿头,有些行为甚至比此时的阎十一还恶劣,一度被定性为邪修,此时被他一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毕竟养鬼这种事的确存在。

    便回转头,指着邱雯质问道:“你说养鬼没做过坏事,那噬魂呢?那个视频上可有你让这个女鬼吞噬了另外两个女鬼的镜头!”

    “那两个女鬼比较特殊,现在人多嘴杂,还有不是本国法术界的人在场,我不便细说,但绝对有理可寻,当然如果张掌门硬要我说也可以,但走漏了风声,这个责任是你背还是我背?”双眸半眯,带着淡淡的笑意,阎十一反问道。

    “你敢威胁我?就算这两个女鬼是十恶不赦的恶鬼,也不该吞噬……”

    “张掌门,这事本就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陈述,既然阎天师有顾忌,那就先放下吧,继续下一条。”作为资格最老的宗师之一,重能方丈开口说了一句,他对阎十一略微有所了解,也知道阎十一隐瞒的是不死鬼界的事情,不可以在这个场合公开,便带着一分责难的口气道。

    “重能大师……好吧!”法术界的泰山北斗发话,即便他是法术协会和道教协会的双料会长,张玄涛也不敢轻易违拗。

    他之所要将阎十一的批斗大会安排在这里,就是想让法术界所有同仁都知道,阎十一是个邪修,没有资格参加论剑会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