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9章 会比资格
    与狐仙堂的冷清不同,万法宗坛宽敞的广场上坐满了华夏国法术界各派的门人,三清大殿之前,摆了一排桌子临时搭成主席台,后面坐着的都是当代实力卓绝的宗师级别的人物。

    中间除了国清寺的重能方丈之外,还有几位年纪十分大的大人物,有道士也有和尚,两旁分列开来的,则越来越年轻,可也都在五十岁以上,但如肖紫玉和灭情师太这样保养的极好的却是不多,这也使两位在宗师之中成为了最为亮眼的闪光点。

    不仅那些和他们同龄的男法师对她俩殷勤不断,甚至有些轻浮的年轻弟子也会多看两人几眼,尤其是肖紫玉那冰冷严肃的神色,仙姿缥缈,宛如出尘之人,更是频频使人侧目,但肖紫玉却是丝毫不在意这些目光,一直闭目养神。

    “来了来了!”坐在广场中的各派弟子,有眼尖的已经看到了万法宗坛门外张宇杰急急赶来的身影,以及他身后的人,看着张思源以及他身后那一拨穿着稀奇古怪的各国法师,众人议论纷纷。

    张宇杰将张思源这帮人安排到了指定位置,随后跑到主席台最左侧,在一个戴金丝无框眼镜的微胖男人身边耳语几句:“掌门,湾湾省的张思源法师到了。”

    “嗯,好!”这男子就是龙虎山的现任掌门张玄涛,他点点头答了一句,随后朝张思源那边看了一眼,和张思源有个眼神交流算是打了招呼,双眸一凝,又似乎想起了什么,问张宇杰道:“阎十一那小子呢?怎么没见他进来?”

    “额……他好像说要上个厕所,应该一会儿就能到。”也不知道阎十一是不是故意的,刚才就在快要到万法宗坛的时候,他突然说要上厕所,张宇杰只好给他指了厕所位置,让他快点过来。

    “懒驴上磨屎尿多!不等他了,反正他也没有参加论剑会比的资格!”恨恨说了一句,却又赶忙回头看了一眼在不远处闭目冥思的肖紫玉,见到她没有反应,张玄涛松了一口气,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这才打开桌上的麦克风开始此次大会的流程。

    ……

    万法宗坛之外,阎十一从厕所出来,他可不是故意拖延,而是真的想上厕所,高速上开了那么久的车,到了龙虎山又在天师府门口耽误这么久,人有三急,乃是常情。

    痛痛快快解决了之后,这才朝万法宗坛走去。

    “哎,你是哪个门派的道友,怎么偷供果吃啊?别跑!”可就在万法宗坛大门外,不远处的一处偏殿里,前后两道身影追逃而出。

    后面那道身影是个十六七岁的道童,手里拿着一根打扫用的鸡毛掸子,年纪轻轻,腿脚十分利索,速度很快。

    而被他追的那道身影,是个身穿藏青色道袍的中年男人,男人此时手里拿着两个苹果,嘴里吃着一根香蕉,速度更快,朝两座大建筑中间的小弄堂里跑了进去。

    看着这男子的侧脸,阎十一总觉得似曾相识,那棱角分明的脸庞,除了两鬓有些白发之外,和他的样貌很是相似,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阎不善!”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正愁没地方找阎不善,谁知道他自己送上门来,阎十一冲进弄堂里追了过去。

    追逐了一段路,出了弄堂,又穿过了几进别院,却是没了阎不善和那个道童的影子,阎十一只得放慢速度,将元神感知力放大到最大,搜索周围的事物,最后在一个死胡同中找到了那位道童,忙问道:“小道友,你刚才追的人呢?去哪儿了?”

    “那家伙简直是兔子的,一窜就上去了!还偷供果吃,那可是对神仙老祖们的大不敬,迟早会有报应的!哼!”拿着鸡毛掸子,指着高墙上方,狠狠的骂了几句,道童回转身来,一瞧阎十一的样貌,顿时惊住了:“你你你……”

    阎十一知道又被误会了,没有理会道童的惊讶,在一米来宽的巷道两侧墙壁上一借力,就爬上了两三米高的墙,趴在墙头一看,外面居然是一条赞青碧绿的小河,已经没有了阎不善的身影。

    “你给我下来!当着我的面爬两次墙,是欺负我年纪小吗?”鸡毛掸子在阎十一屁股上打了两下,道童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怒容。

    “我说小道友,你认错了,那人和我长得很像,但不是我,他那么老,我这么年轻,你看不出来吗?而且他穿的是道袍!”落到地上,揉了揉屁股,阎十一皱眉解释道。

    “你当我傻么?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就算不是你,那也和你脱不了关系,可能就是你爸爸也说不定!”抓住阎十一的胳膊,小道童满脸的正义感,呵斥道:“敢偷供果,罪孽深重,父债子还,跟我去见掌门!”

    “哎,我说,小朋友,你这么干就不对了,捉贼要捉赃啊,还我爸爸呢,他要是我爸,敢这么给我泼脏水,早该被我打死了!”看着这小道童的样子,阎十一简直哭笑不得,都不忍心打断他为门派抓贼的积极性,没想到到了龙虎山又被阎不善嫁祸了一次,还是偷供果,这倒不是什么大罪过,但也挺膈应人的,可见这阎不善混的也不咋样。

    小道童正把他拉向万法宗坛,刚好顺路,阎十一也就不挣扎了,由他拖着。

    “本届会比,比较特殊,会比开始前会进行功德、法力、天师道箓、元神等四样基础测试,积分达到一定数量的人,才能参加论剑会比,获得资格的各门派弟子,由积分第一名对积分最后一名,第二对倒数第二,以此类推……”大会进程已经过半,张玄涛正在宣布本次会比的具体规则和流程。

    “掌门,掌门,这人偷王灵官殿里的供果吃,请掌门定夺!”道童满脸的正义,也不顾及是什么场合,扯着大嗓门在广场入口处大喊了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胡闹,这里正在开会,偷个供果就偷了,你给王灵官补上……阎十一!”推了推鼻梁上滑下来的金丝无框眼镜,张玄涛看清了道童身后抓着的那人,本来还想责骂道童一顿,此时立时转了机锋,冷哼一声道:“来得正好,正要说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