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7章 这属于犯规(三)
    “唉,我说……”这管家就是沈家的新管家,阎十一当然认识,这辆翠绿色兰博基尼也是之前沈珞瑶送他的限量版,可让他开着这么高调的车子到处走,实在不适应。

    “呵,你还真是装逼装全套啊,还租了两辆自己开,你这些年赚来的钱都扔进去了吧!”不到黄河心不死,宁春就是不相信阎十一能有这么多钱,他已经在修为上吃了亏,财力上又被张思源压了一头,此时怎么样也不能让阎十一再压他一头,便开始胡搅蛮缠了。

    “师兄,走吧!”昆仑派的弟子都走了上来,觉得再纠缠下去实在显得昆仑七脉太小家子气,尤其是小师妹宁雪,咬着红唇不时偷瞄阎十一两眼,却发现阎十一压根没有注意到她,心里不禁有些小失望,气闷着将自己的男朋友兼师兄拉了开去。

    “别拉我,看我揭穿这个装大尾巴狼的骗子!”可宁春却是更加来劲,嘲弄起来,“来,告诉我是哪家租车公司的,我也去租点,壮壮门面!”

    不想理会这个自负的家伙,阎十一回转身就要进天师府,免得被那么多人的眼光吃了,可还没走几步,又被张思源等人拦住了去路。

    “阎法师,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如此手笔,恐怕是租车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你不必在意其他人的眼光,能为法术界这么多位法师带来方便,是不是租的又有什么关系呢!”表面上看这话是在帮阎十一说的,可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在坐实阎十一租车的事实,张思源的这番话不可谓不阴险。

    果然听到他这番话,周围的游客就开始议论纷纷了,什么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借钱租车等等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虽然不敢大声说,但凭阎十一那么强的元神感知力,一字一句都听在耳朵里。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甚至不把这些车放在心上,他此行的目的可不是来攀比的,看着张思源那淡淡的笑容,阎十一微微皱了皱眉,最后还是选择不解释,想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再说。

    “哎,阎法师,这么多车你得安排停放,停路上可会影响交通的,在我们岛国,这样不负责任可是会坐牢的!”见阎十一不解释,安丨倍次原以为他是在逃避,忙将他拦住,一脸的戏谑,看他如何收场。

    ‘滴滴……’两声喇叭鸣叫声,这时,一辆加长悍马在前,一辆宾利欧陆从外面拐进来,彻彻底底把天师府大门口堵严实了。

    车上下来了不少人,为首的是身材爆炸的阎琉舞和精明老练的沈国栋,接着是张弥勒和小五小六,连黄小星和柳絮都来了。

    “咋的,我十一哥要走,你们这些个岛国鬼子、东南亚猴子也敢拦着?安排停车这种小事都轮不到我干,还能让我十一哥费心?你们怎么想的?”身上穿着袈裟,背着乾坤弓和震天箭,腰上揣着金蛟剪,张弥勒撇着大嘴走过来,和小五小六一起,低着头俯视比他挨了一个头的安丨倍次原,气势上直接压倒。

    “姐,沈董事长,你们怎么来了?这些车都是你们准备的?”虽然心里早就有这个猜测,但是阎十一还是不敢肯定,以沈国栋的精明,怎么可能会做出一下子买一百辆相同车型豪车的事。

    “是呀,你去魔都之后,我们就在沈家集合了,你这次来龙虎山意义非凡,怎么着也不能失了气势,我们合计了一下,就商量出这么个结果来了!”挺了挺大胸脯子,阎琉舞满脸的骄傲,“不仅是这些车,还有所有离天师府十公里范围内的宾馆都已经被我们包下了,供法术界所有法师免费居住,当然钱都是你出的!”

    “我我我、我出?”全身毛孔都乍开了,阎十一脑袋中数字不停的变化,论剑会比至少半个月,那么多人的住宿问题,自己恐怕得抓一辈子鬼才能还上了,忙附在老姐耳边小声道:“我哪来那么多钱啊?你是打算下半辈子和我一起勒紧裤腰带还债?”

    “你别忘了,你可是沈氏集团的大股东,你那两张四大行的VIP金卡里可有不少钱,既然你让我自行处理,我就自作主张替你花了。”见到阎十一那难看的表情,沈国栋微微一笑,“这一百辆车到时候你结婚的时候用得着,等珞瑶回来,我再买一百辆,应该就够用来接送宾客了!”

    听到这话,阎十一才恍然大悟,可心里还是不是滋味,眼前这些自己最为亲近的人,居然不提前告诉自己一声,要是那样自己说话都能硬气点,但现在这结果也不算差,苦着脸道:“你们这么做属于犯规啊,这么高调容易得罪人的知道吧!”

    “切,得罪就得罪,谁敢动我弟弟试试?别看我是江城的刑警队长,只要一个电话,整个鹰潭市的警察也得乖乖听我调遣!”瞄了一眼昆仑派一众人和张思源一众人,阎琉舞口吻中带着强烈的警告意味。

    就算眼前这些人都有着大神通,但和国家力量也是无法抗衡的,尤其是张思源身后的那些外国法师,在江城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这些人无疑已经成了重点怀疑对象。

    “诸位久等了!”装作一副很焦急的样子,张宇杰这个时候才跑出来,其实他躲在大门后边看了许久,就是等阎十一表演完,把张思源的势头彻底压下去,此时目的达到,他才过来迎接,带着一丝笑意,满脸歉意道:

    “张思源法师,经过掌门和几位其他门派的宗师商量后决定,允许这些位国外法师观摩论剑会比,诸位请吧!”

    一行人这才进入天师府,留下门外的一溜围观群众继续讨论。

    “龙虎山三十年一度论剑会比,果然不同凡响啊,吸引来了这么多法术界的法师,可惜咱们这些普通人进不去!”

    “我听说这一届不同往常,刚才那位张思源法师来自湾湾,是来争夺第六十五代张天师称号的,还想要把道教祖庭移到湾湾省。”

    “移到湾湾省?那个弹丸小省怎么承载得了咱华夏国的道统?这怎么行?看那小子长得人模狗样,怎么还有这种恬不知耻的小心思?”

    “是说不是,所以啊,咱们大陆年轻一代的法师都齐聚龙虎山,为的就是保住道教祖庭,比如龙虎山本土弟子张宇杰,就刚才当知客的那位,天之骄女秦丹秋,茅山的叶斩风,那个连战连败的是昆仑山的宁春,都是要争夺论剑会比第一的!”

    “那阎十一呢,怎么样?”

    “听说也很强,我估计就跟他隐藏财力一样,也隐藏了实力,这一届论剑会比肯定很有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