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6章 五彩金虫
    在包四授意下,法国大使馆的人将玛丽接走,趁着她昏迷就将她送回了法国,并且没收了她的中国护照,断绝了她再来中国找包金的可能。

    那位自称云天师的老道,阎十一则是拜托包四有,让人打包直接送去了龙虎山,交给了他师叔唐四藏和茅山掌门叶遇冷,两人可都是肖紫玉的最忠实追求者,对于冒名肖紫玉丈夫,毁肖紫玉清誉的人,他俩必然不会轻饶。

    而且龙虎山此时必然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法术界人士,谁也不敢保证还有多少肖紫玉的追求者,到时候群殴起来可够这老道喝一壶的,不死也得脱层皮。

    包金被阎十一打花了脸,受伤不轻,被包印和包绶扶到楼上处理伤口去了,客厅里只剩下包四有和阎十一,以及那位梳着飞机头的纨绔,魔都申草集团的大公子李雨律,此时的他已经吓出一身冷汗了,可是想跑却是跑不了了。

    “唉,怎么回事儿,我、我怎么动不了了?”脸色惨白,满脸的惊惧,看到了阎十一的手段,他可不想被悄无声息的送走,此时想要起身逃走,却是发现身体动不了了。

    邪邪笑了笑,阎十一可知道,那是包四有的杰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也不太纠结,坐在李雨律边上,一手撑在他脑袋上方的沙发靠背上,装作很无故的样子道:“李大少,你别这么看着我呀,又不是我把你变成这样的,我看八成是那个老道,就是你带来的那位云天师,见没法捞到钱,就给你使了个绊子,让你终身瘫痪了。”

    “这、这不可能!他被你制住了,怎么对我动手?”并不太相信阎十一的话语,李雨律底气不足的反驳一句,可看着阎十一那人畜无害的眼神,却是更加害怕,“我、我看就是你动的手!”

    “李大少,你可千万别乱冤枉人,今天可是你们上门来诈骗,一千万呢!”指了指客厅东边角落里的监控,阎十一狡黠的笑道:“你可看清楚了,今天的一切都记录下来了,我要是把这份视频拿到公安局,你看会是什么后果?你李家家大业大,也许你不会有太大的事儿,但相信有包神医出面,坐几天牢还是可以的。”

    “你、你想干什么?”完全可以感受到阎十一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李雨律浑身感到无尽的冷意,看着阎十一那满是精光的眼神,就好像要从他身上咬一口似的,可这赤果果的威胁,他又不得不当一回事,他虽是申草集团的大少,可他爸对他管得十分的严格,对他的零花钱更是掐得很紧,否则他家那么有钱,也不会为了区区这一千万,和玛丽串通了来坑包金了。

    “你看,今天因为你们这件事,包神医以及包绶妹子都受了不少惊吓,这精神损失费你多少得赔点吧?也不多,一百万,算是给包神医赔罪了!”脸上满是诡异的笑容,阎十一的手将他光滑的飞机头一撮撮竖起来,跟七龙珠里面的孙悟空似的,直接开了价。

    “一百万?我、我……好吧!”见阎十一眼睛眯了起来,露出一丝凶光,李雨律只得妥协,沮丧道:“这样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还没完呢!”手指着沙发后面的红漆棺材,阎十一继续狮子大开口,笑着道:“今天李大少你把这么不吉利的东西弄到包神医家里来,冲撞了他家的九龙九凤格局,风水一乱,他家要倒霉三年的,也许这三年里会有极大的厄运出现,也许是家道中落,也许是家人意外身亡,反正不会有好事情!包神医已经请我为他家祛除邪气了,但这邪气可挺强,我需要消耗许多法药和法力来清除,成本可不低啊!”

    “你、你还要多少?”知道阎十一是在完完全全的敲竹杠,可他现在身不由己,只得认栽。

    “也不多吧,凑个整,加上刚才那一百万,总共五百万吧!这还包括了我要替你解开那个老道在你身上下的咒术!”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老道身上,见李雨律还在犹豫,阎十一又吓唬道,“你可以不答应,但以后你就只能在床上渡过了!别侥幸你可以请其他高人替你解开这咒术,这是禁咒,别的法师也许能解,但要价肯定比这个还高。”

    “可、可我没那么多钱……好吧,你打电话给我爸!”只想快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虽然知道这件事让他爸知道了,他肯定没好日子过,但李雨律却是一刻钟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呆着了。

    随后李雨律的父亲来了,得知自己儿子犯下这么大的祸事,得罪了华夏国首屈一指的包神医,吓得没差点跪下来,他可知道包四有的病人当中,有不少大领导,随便来一个,他申草集团就完了,于是拿出了一千万来赔罪,希望包四有不要介意。

    送走了李雨律父子,包四有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张一千万的支票,又看了看抱着脑袋出神的阎十一,老眼精光闪闪,笑道:“小子,你这心也够黑的,就你这心性不做生意都亏了!这一千万既然坑来了,就归你了,顺便帮我家除除晦气。”

    “不不不,这钱是人李家向您赔罪的钱,我怎么能要呢?”推辞了一番,其实他压根就没有想过李雨律会拿钱,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见包四有似乎不肯收,阎十一指着盒子里的天佛草道:“您买这天佛草不是花了一千万么?就当是我给包紫买的成么?也算我赔罪了!”

    “好吧,这个理由我可以接受!”包四有这才把支票收起来,很是满意的看着阎十一,濡了濡嘴,又询问道,“你和小包子……”

    “那个,包神医,您不是说五彩归灵丹差两位药么,除了这天佛草,还有一味是什么?也很稀有么?”见包四有似乎又要问她俩的关系,阎十一赶忙打断,扯开话题。

    “那味药倒是不稀有,只不过任凭我出多少价钱,对方也不肯卖!”

    “什么药这么奇特,连包神医你的面子也不给?”

    “畲族的五彩金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