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4章 教训
    “云天师,怎么了,之前您不是作法很灵的么?一下子就能让玛丽起来的。”看着棺材中的女子,包金楞在当场,可又不敢乱动,手足无措的在一旁干着急。

    “这……之前几次都是回魂,自然容易,这一次是归魂复活,当然没那么简单了!”脸上露出一丝焦急之色,老道很明显的感觉到,玛丽的三魂七魄已经归入体内,而且已经回到原位,不应该起不来。

    为了不让自己的道术被质疑,不让那一千万长翅膀飞了,老道赶忙又拿出铃铛,在玛丽的身上,不断来回摇动,嘴里快速的念着法咒,直到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大喝三声:“起起起!”

    见玛丽的头又抬起来点,连身体也起来了一些,老道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继续摇铃念咒,把全身法力灌注进去,也只有一点点效果,就好似玛丽的身体有千金重一般,随着法力逐渐告罄,他心中万分焦急,可为了一千万,他却是只能咬牙坚持。

    “云天师,你这法术不行啊,你可千万要坚持住,万一让尸首躺回去,你丢的可就不是脸了!”带着有些威胁性质的嘲笑,阎十一把粥喝完,交给佣人,随后双手抱胸,右手剑指在空中暗暗画了个敕令,暗喝一声:“破!”

    ‘嘭’的一声,玛丽已经抬起了四十五度的身体又倒了回去,被打进去的魂魄也飘了出来,在空中茫然的看着老道。

    “怎么会!”满脸的惊骇之色,老道根本不知道哪里出错了,这种事情在他入道以来从来没发生过。

    “云天师怎么回事?怎么不成功?”看着棺木中玛丽的脸色比之前还差,包金焦急起来,语气却依旧软趴趴的,不禁问道。

    “不对,这是活人归魂……这是最简单的鬼魂,我有魂魄在手,除非有人破了我的法术,否则……”差点说漏了嘴,老道忙改了口,朝周围扫了一圈,除了包四有和包绶,就属阎十一离得近,见他至始至终笑脸盈盈的样子,老道心里总有些忐忑,不禁打量他几眼,却是越看越觉得熟悉,不禁问道:“不知这位施主从事哪行哪业,似乎很面熟呢!”

    “原来云天师你不认识他么?”眼中泛着精光,带着满眼的戏谑,包四有走过来,笑意很胜,介绍道:“他你都不认识么?看云天师年纪不大,怎么比我老头子还健忘?他在江城拆掉了九层鬼塔,灭了邪财神……”

    “你你你……你是阎十一!”一经提醒,老道才知道眼前青年为什么这么熟悉,就是最近风头正劲的天机门新一代弟子阎十一,不仅法术界流传着他的各种消息,网上也十分的有名,便是江城沈氏集团也用他来做形象代言人。

    老道之所以拿天机门做幌子,就是知道天机门人丁稀少,就算是冒充了也不容易被揭穿,又有肖紫玉和阎十一的大名,他骗起来也容易。

    可此时见到了正主,他脸上的颜色别提有多好看了,刚才他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肖紫玉的老公,现在人家唯一的弟子站在面前,他却不认识。

    知道自己身份被揭穿,老道舍下棺材里的玛丽,夺路便逃。

    “想走,损坏我师父的名誉,败坏我天机门的名声,勾魂索魄,非法骗钱,还想跑?”一个箭步上前,阎十一踏在棺材上,跃了过去,‘仓啷’一声,长剑出鞘,架在了老道脖子上。

    顿感脖子处一凉,老道赶忙举起双手,不敢跑了,忙回身跪下来,求饶道:“阎、阎天师,我、我错了,我就是想混口饭吃,您放过我吧!”

    “混口饭吃,开口就要一千万?看样子你的胃口不小啊!”将长剑又逼近了几分,锋利的剑锋已经割破了老道的脖子,阎十一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败类的。

    “不不不……阎天师,您误会了,我、我……都是他的主意!”看着阎十一那森冷的眼神,加上脖子上的疼痛,让老道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心里防线一触即溃,满是惊骇的绿豆眼看向一旁同样满眼惊异的李雨律,将事情交待了出来,“就是他说的,事成之后,给我一百万!”

    ‘啪’的一声,长剑拍在老道背上,将他拍倒在地,阎十一用脚踩住老道,回身看向李雨律,微笑着并没有说话。

    “你你你、你胡说,是你这个牛鼻子说可以还魂,我才请的你,我什么时候要过钱了?”全身一震,李雨律神色很是慌张,那翘起来的飞机头直抖,看向包金道,“金子,咱俩是大学同学,我怎么可能骗你的钱,我可是一心帮你的,谁知道这老道是个骗子,这可不关我的事!”

    “李大少,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从哪里找的这个神棍?可他要是真没本事,之前玛丽又怎么醒过来和我说话的?”

    浑浊的双眼始终透着那么一抹怯懦,包金很是着急,口水喷到了杂乱的胡子上都没有注意到,似乎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回转身看向阎十一,见他踩着那老道,忙上前要推开阎十一,怒喝道:“你干什么?放开他,让他继续作法,让玛丽活过来!”

    ‘啪!’

    一手制住软弱无力的包金,另一只手狠狠拍在包金的脸上,这一巴掌,阎十一几乎是用尽全力,直接将包金的脸打肿了起来,血水直流。

    “你……”

    ‘啪!’又是反手一巴掌。

    “这两巴掌是替包神医和你死去的父亲打的,你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爷爷!”冷冷哼了一声,阎十一语气森冷的教训道。

    ‘啪啪!’不等包金反驳,又是起手两巴掌。

    “这是替包紫打的,你敢拿走与她性命息息相关的天佛草,视她的性命于不顾,你不配当大哥!”

    ‘啪啪!’再又扇了两巴掌。

    “这两巴掌是替你打的,让你把眼睛方亮点,看看你要救的女人是个什么德行!”

    阎十一说完,把包金扔在一边,手掌朝空中一招,就把玛丽的生魂拘到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