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3章 果然是邪修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仲夏的气温骤然暴涨,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落在那口鲜红的棺木上,若换做一般人家,这种阴冥之物是不会架设在客厅的,更不会让别人家的棺木进入自家院子,太不吉利。

    不过包家例外,作为中医世家,常有人拖着病体,奄奄一息的来看病,甚至还真有把死人送过来让包四有抢救的,包家对此也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把棺盖打开吧,让我见识见识云天师你的能耐!”从包家厨房里端出来一碗小米粥,一盘小笼包子,一碟咸菜,放在茶几上,自己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阎十一便这样一边吃一边催促,那模样老神在在的,看着就十分的欠打。

    要不是看在他是出钱的金主份上,包金那懦弱性子也该忍不住了,濡了濡嘴,没敢指责,眼中带着一丝希冀,对那贼眉鼠眼的老道好言道:“云天师,您请吧,早一刻让玛丽活过来,您也早一刻拿到钱。”

    看了看在那大口吃包子喝粥就咸菜的阎十一,老道那双鼠眼打量着,总觉得眼前这青年很是熟悉,可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再三催促之下,他那高人做派总归是敌不过一千万的诱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走到棺木旁,和包金一起把棺盖掀开。

    里面躺着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身材也一般,但黄不拉几的皮肤和眼角的鱼尾纹很好的说明了她的身体状况,但和一般死尸的面貌确实不大一样,至少她还有血色,皮肤也不显得僵硬。

    “嗯,云天师你果然有几把刷子,光这肉身的保养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法子就是包家的秘法也比不上。”把手上的小笼包塞进嘴里,阎十一拿手在玛丽的脸上摸了摸,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似乎觉得还挺香,随后又喝了口小米粥把小笼包顺下去,笑着问道:“云天师还真尽职啊,还给尸体化妆呢?”

    “哎,我说姐夫,你就不嫌脏么?站在棺材边吃早饭,顺带还摸一摸尸体下饭,我这大嫂子就这么秀色可餐?”穿着轻薄的睡衣,毫不掩饰自己的青春体态,包绶从楼上下来,还有些睡眼朦胧的,刚下楼就见到阎十一那恶心的一幕,才出言挤兑一句。

    “要不,你也来点?真挺好吃的。”知道这小姑娘的刁蛮,阎十一还顺便舔了舔嘴唇,专门恶心她一下。

    很是嫌弃的‘咦’了一声,包绶站到了她爷爷边上,看阎十一如何作妖,她可是知道这位准姐夫的身份,那可是实打实的阴司授予的天师,在江城那可是名气很大,眼前这个贼头贼脑的老道今天八成是要挨揍了,这种好戏她当然不能错过,也不声张,狡黠的笑着看好戏。

    “这位就是包绶妹妹么?我是申草集团的李雨律,很荣幸今天能见到你!”见到包绶那青春洋溢的脸蛋和身材,李大少李雨律那双淫邪贼眼顿时放光,双手一扶飞机头,摆了个酷帅的造型,自我介绍着。

    “你这名字真挫,你爸爸给你取这名字的时候是不是在念绕口令?红鲤鱼家有头小绿驴叫李屡屡,绿鲤鱼家有头小红驴叫吕里里,红鲤鱼说他家的李屡屡比绿鲤鱼家的吕里里绿,绿鲤鱼说他家的吕里里比红鲤鱼家的李屡屡红,不知是绿鲤鱼比红鲤鱼的驴红,还是红鲤鱼比绿鲤鱼的驴绿!”

    虽然很是讨厌这个家伙,但包绶却是不表现出来,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自己爷爷那老眼中泛出的精光了。

    “小伙子,我看你泥丸宫浓云不散,眼白发红,鼻翼太宽,身体可有些不对呀,我给你治治!”嘴角中露出一丝不明显的邪笑,包四有又转头对阎十一道:“十一,过来,替这位李大少松松骨,好让他睡眠踏实点。”

    “包神医,这不合适,我又不是干这行的,还是您来!”看着包四有那不露声色的样子,阎十一可知道,这李雨律要倒霉,他是很想教训李雨律,但也不愿意替包四有背锅,万一给李雨律弄成了植物人,包家不会有事,他可就惨了。

    “小子还真是懒散,那就我老头亲自来吧!”说着也不等李雨律同意,按住他肩膀上的穴位不让他随便动弹,在他脑袋上的眉心、人中、玉枕、前顶、百会、天柱、风池七个穴位上快速按了按,然后对包绶道:“去泡杯上好的普洱茶来,李大少可是魔都十大集团之一申草集团的大公子,以后咱们要多亲近亲近。”

    一听这话,李雨律都要高兴飞起来了,没想到这包绶的爷爷这么开明,等包绶把普洱茶端过来,就一直色眯眯的看着包绶,喝起茶来呼噜噜直响,跟吃猪食似的。

    看着包绶和包四有爷孙俩那神情,阎十一浑身一颤,心里替李雨律默哀三秒钟,随后回转头继续看向那个老道,只见他在棺材中的女子身上帖了十道归魂咒,分别放在十大鬼门上,准备引渡三魂七魄。

    从这一起手式上来看,说明这老道不完全是骗子,还是懂一点道术的,这么一来,阎十一可就更觉得有意思了。

    ‘铃铃……’老道拿起一个铃铛有模有样的摇了摇,随后念起法诀:“乾坤之精,阴阳之英,调和昼夜,以生以存,三尸鉴之,七魄安宁,吾奉太乙元君急急如律令,敕,归魂!”

    一声敕令完毕,老道从袍袖中拿出一个玉瓶,拔出瓶塞,将玉瓶作倾倒状,似乎是在女子身上洒什么东西。

    其他人看不出来,阎十一可看得清楚,原来这玉瓶里装着的是这女子的三魂七魄,如此拘人魂魄骗钱,这老道必然是邪修不假。

    拿拂尘扫过女子面庞,老道再喝一声:“起!”

    只见棺木中女子猛然睁开眼,脑袋翘起,想要坐起来,可脑袋只抬起来几厘米就再也起不来了。

    “嘿嘿,看样子法师你不行啊!这一千万看样子只能给包绶妹子买衣服了!”慢条斯理的喝着粥,阎十一摆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坏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