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6章 不知不觉就中招了
    夜色朦胧,天空落下了一些淡淡水汽,如霜如雾,笼罩在包家院子里的那些珍贵草药上,使得整个包家都被蒙上了一层隐约的神秘感。

    两道丽影提着那男子,怒目而视,大有不招认就杀之而后快的感觉。

    “包绶,被你害死了,别躲了快来救我,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这病怏怏的男子感受到两边射来的锐利目光,似乎察觉到了死亡的危险,捂着胸口咳嗽着求援。

    “包印表哥,你可别诬赖我,是你自己想教训人家的,想让人家丢人现眼,现在人也丢了,眼也现了,怎么能怪我呢?我可是很有礼貌的好么!客人来了,当然要好好招待了。”人未到,声先至,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端着一壶泡好的茶从厨房里出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见到阎十一,很是热情道:“你就是把我家包子傻大妞,迷得神魂颠倒的阎十一阎姐夫?”

    和包紫一样,这位被称作包绶的小姑娘也长着一张粉嫩的鹅蛋脸,大眼细眉,小嘴红唇,很是漂亮,穿着一身单薄的粉色睡衣,尚且稚嫩的娇躯显得有些淡薄,但那胸前的两团却似乎不比包紫小多少,颇具规模,将睡衣高高顶起,洋溢着十足的青春气息。

    看着包绶那灿然的笑意,阎十一总觉得浑身发冷,有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不过对方只是个小姑娘,便也没放在心里,淡淡笑着道:“不算、算是姐夫吧,只是男女朋友!”

    “什么算还是不算的?你还想一辈子当我姐夫呢?等我那个包子傻姐姐把你玩腻了,就甩了你了,到时候你想让我喊姐夫都不行!”说着这话,包绶依旧笑脸盈盈,看了一眼惨兮兮的包印,笑意更盛,道,“姐夫,给我个面子呗,放了我表哥,他是包紫傻妞的忠实追随者,换句话说,你就是他情敌,所以他才打你!”

    见包印伤的不轻,阎十一也是没来得及阻止,此时只得带着一丝怒意使了个眼色,幽禅和秦无双才将包印扔在地上。

    “喂,包绶,你这也太不讲义气了!”从地上勉力爬起来,拿面巾纸擦了擦血,不住揉着胸口。

    “怎么,我说错了?你敢说你不喜欢包子大傻妞?”双眸泛着狡黠的笑意,包绶忙又道:“姐夫的这两个女保镖很厉害,你还是赶紧跟爷爷去要个化瘀活血丹吧,不然保准你折寿几年。”

    “那个,包绶小妹妹是吧?咱能换个称呼吗?毕竟我和包紫还没到结婚的那个程度。”这一次,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来争取包紫谅解的,要是一直这么叫着,实在很难开口。

    “我都说了,趁着你和傻包子还没撇清关系,我就多叫几声,免得以后没机会。”然而包绶依旧一副笑盈盈的面孔,使人看不出她内心的想法,“姐夫,请进吧。”

    将三人引到客厅沙发,随后给三人倒了茶,再又热情道:“姐夫,这可是上好的普洱,要不是像你这样的贵客来,爷爷都舍不得让我拿出来的,你可不能浪费了他老人家的一番心意哟!”

    “那就多谢包神医了!”看着包绶那灿烂的笑意,阎十一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可又察觉不出来哪里不对,便端起茶,刚要喝却是顿住了,鼻子细细一闻,便察觉出了根源,茶是很浓很香,可中间还夹杂着一丝怪味。

    要是换做平常人自然察觉不出来,可他本身就是法师,对中药颇为了解,再加上他元神感知力早已今非昔比,连数百种药材都能同时控制,就更别说掺杂在茶水里的怪味,只这么一闻,阎十一便分辨出来十几种毒药,还包括泻药巴豆,他要是喝下去一口,毒死不至于,但让他出洋相一点问题没有。

    向两边看了一眼,幽禅和秦无双的感官也不差,自然也觉察出这茶的不对劲,纷纷皱眉。

    “姐夫,怎么了?茶不好喝么?”终归是年纪太小,见三人都没喝茶,包绶有些急了,灿烂的笑意中暴露出一丝紧张。

    “包绶妹子,你要是换上一身紫衣服,就能去演天龙八部了!”将茶放下,阎十一并不怪罪这个还没成年的小姑娘,只是淡淡挤兑一句。

    “我才不是阿紫呢,而且姐夫你也不会降龙十八掌呀!”知道已经被阎十一揭穿了,包绶一点也不在意,也不提及,依旧笑盈盈道:“不过姐夫,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点头昏脑涨的?”

    “额……是有点!”正如包绶所言,不光是阎十一,即便是幽禅和秦无双,也都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似乎要昏睡过去。

    “哼,你以为包家的大门这么好进?我们家大门从来不关,贼敢进来,就出不去了!”得意的摇晃着脑袋,包绶调皮的对着三人做着鬼脸。

    然而下一刻,她便立时被幽禅和秦无双给擒住了。

    “臭丫头,快拿解药来,否则……”

    “爷爷,救命啊!”胳膊被扭得生疼,包绶大喊。

    “两人客人稍安勿躁,这只是霜雾迷香,对人无害的。”从楼上缓步走下来一个白胡子白头发老头,边上还跟着包印。

    老头身着纯白色练功服,面如古月,目如朗星,皮肤细嫩,如果不是那白须白胡,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很是精神。

    “三位只需按住自己的眉心、人中、脑后玉枕三处穴位,便能清醒过来。”迈着矫健的步伐,老头走过来,见三人照做,又对阎十一道:“男子阳气重,吸入的迷香量大,还需要按一按前顶、百会、天柱、风池四穴。”

    几个呼吸之后,三人果然脑袋一轻,那迷迷糊糊的感觉就消失了。

    “对不住三位了,你们也看到了,院子里种着许多稀有草药,要是不下点手段,可防不住梁上君子,抱歉了!”原来院子中的霜雾其实就是迷香,老头很是平和的致歉,又让包绶重新去泡了茶,才又道:“鄙人包四有,我这孙女和表外孙都太调皮,对不住三位了,老朽在此给三位陪个不是!”

    “没、没事,您就是包紫的爷爷,包神医?”和想象中的形象出入太大,阎十一满以为包四有也该是和叶遇冷那样一点就爆的刺儿头,此时一瞧,果然有神医风范,气度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