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5章 一来就被偷袭
    五个小时后,天已经黑透,正好赶上魔都的晚高峰,堵车堵到天荒地老,半天才能前进几米,按照老姐阎琉舞给的地址,阎十一在手机导航地图上找寻着具体位置,紧张地心情悄无声息的弥漫在他的心中,使得他连繁华的外滩美景都无暇欣赏了。

    “哇,好美呀!”而头一次来人界的幽禅和秦无双,却早已被沿路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熏得纸醉金迷,美眸四处瞭望,却依旧应接不暇,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声惊叹。

    殊不知,她们在看周围美丽景色的时候,周围人也在看美丽的她们。

    与人界的那些妖艳贱货不同,这两人可是原汁原味的美女,幽禅那从内而外的妖媚气质绝对是男人的最大克星,而秦无双那不含杂质的冰冷,此时加上一抹纯真的惊叹,姿色也是不逞多让,绝对是男人想要征服的对象。

    “啾啾……”边上一辆火红的法拉利缓缓驶了上来,停在五菱荣光边上,车窗摇下,里面坐着一个梳了飞机头的纨绔,朝着幽禅和秦丹秋打了个口哨,纨绔脑袋伸出车窗外,看了一眼两人所乘的五菱荣光,破旧不堪,和两个美女的气质完全不符,很是自信的道:

    “两位美女,来我的车上坐坐怎么样?我带你们去好玩的地方,肯定让你们销魂到飞起!”

    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幽禅和秦丹秋虽然是第一次来人界,但是渣滓,不管是在不死鬼界还是在真灵界,都是少不了的,尤其是像她俩这样的绝世美人,被人骚扰自然是常常发生,但来骚扰她们的人结果往往也很悲惨。

    手上凝了一股浓郁的妖力,幽禅准备直接击杀了这登徒子,刚要动手,却是被另一只大手握住了皓腕。

    “你答应过我的,在人界不许乱杀人的,交给我!”微微一笑,阎十一可感知的出来,幽禅这一击下去,别说这个纨绔,就算是这辆法拉利都得变成废渣,那事情就复杂了,不说这个纨绔什么背景,就算被警察逮到,这俩妹子可没身份证,处理起来都非常麻烦。

    见幽禅把妖力收了回去,阎十一才把头伸出副驾驶座的窗口,对红色法拉利里的纨绔,用蹩脚的魔都话道:“傍友,侬好,伊拉两宁伐是绿茶婊(她们两人不是绿茶婊),侬可以走嘞!”

    “玛德,我跟美女聊天关你屁事?滚!开这种车出来,也好意思拉活!”见阎十一穿着廉价,以为他是滴滴司机,纨绔更加来劲了,脸上带着一抹淫邪,对幽禅和秦无双吆喝道:“两位美女,我这车四百多万,零头都比他的车贵几倍,你们想去哪,我免费送你们,保证你们倍儿有面子!等你们完事儿,哥哥再带你们去好玩的地方!保准刺激!”

    “哼!”两人理也不理,把头缩了进来,要不是阎十一不允许,那个纨绔已经死了好几遍了。

    “哥们,你这车是好,但是不耐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不了了,也不实用,装美女就得用我这个车,空间大舒适,随时随地都可以做爱做的事,美女们都喜欢!”恬不知耻的挑衅一句,阎十一把脑袋缩了回来,并且把车窗摇了上来,留下那个满脸愤怒的纨绔。

    就在那个纨绔想要下车教训阎十一的时候,车流又动了,阎十一开车前行,随后就听到后面恼怒的喊了一句:“草特么的,谁在老子轮胎上扎了钉子!”

    那法拉利的左轮胎已经瘪下去了,上面插着一根十几厘米长的棺材钉。

    “你怎么不直接把棺材钉扎他脑门上?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听着后面越来越远的咒骂声,幽禅捂嘴咯咯直笑,算是见识了阎十一作弄人的本事,又道:“我看珞瑶家里不也停着一辆这种扁壳子的车么,你为什么不开那辆,多漂亮呀!”

    “那车子坐三个人太挤,也太高调,不符合我的性格,你也看见了开这种车的人都是什么玩样儿了,我和他们可不是一路货色,我对女孩子都是很尊重的。”刚才阎十一让邱雯悄悄把棺材钉插到法拉利的轮胎上悄悄放气以示惩戒,此时幽禅一问,更是无耻的把自己的高大形象无限放大。

    “呸,你也没好到哪里去!”想起此前阎十一在神农炎洞对自己做的种种事情,幽禅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

    ……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堵车,短短几公里的路程才算走完,开到外滩边一个极为高档的小区门口,二手五菱荣光被拦了下来。

    不过这个小区的保安素质还不错,只是例行询问和检查,得知是找包四有包神医,忙打电话确认,随后还热心的指了路,才放阎十一进去。

    车子开了许久,来到小区最里边的那栋大别墅,虽然占地比沈家小了许多,但几百平米还是有的,似乎保安汇报过,已经有佣人把大门打开了。

    开着车往里走,院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草药味,除了进出的主路,其他地方都种着各式各样的中草药,但却一点也不缺乏美感,反而更加凸显出包家世代行医的世家面貌。将车停在一处宽敞的角落,阎十一带着两位妹子,跟着佣人进了别墅。

    可当他第一只脚刚踏进别墅门口,一根铁质棒球棍‘呼’的一声从门背后砸了过来,带着劲风直奔他脑袋而来。

    然而不等阎十一反应,两只玉手自他身后伸出,将这急速落下来的棍子死死捏在了手里,同时用力一扯,从里面扯出来一个身影,不由分说,另外两只玉手,结结实实拍在了这身影胸口,将其狠狠拍飞出去,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摩擦,直直撞到了正对大门的楼梯才停下来。

    两道丽影一闪,一眨眼便到了那身影之前,抓起他跃回门口,异口同声喝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偷袭?谁派你来的?不说就杀了你!”

    阎十一定睛一瞧,偷袭他的是个病怏怏的男人,中分头,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就是不懂武功的人,此时更是嘴巴鼻子上满是血,显然被伤的不轻。

    可他不认识这个男人,不知道一来就被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