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3章 四张卡
    悠长大桥之下,奔流江水向东疾驰,流入大海,水天相接,浑然一色,带着咸味的东南海风自桥上猎猎吹过,刮在人脸上有些生疼,却带不走一丝烈日下的酷暑。

    十天时间,八百多身份不明的人跳江,却没有找寻到任何一具尸首,这样爆炸性的新闻已然让江城这座古老而又庞大的古城浮躁起来。

    街头巷尾已经有了不少关于此事的议论,人心也多有不稳,这件事甚至还惊动了江南省的大领导,不过好在警局封锁的及时,具体的经过并没有泄露,但知情的人无不是焦头烂额。

    得到阎十一的结果之后,阎琉舞便赶紧向王局长作了详细的汇报,再又按照王局长指示,向江城以及周边各个市县的警局派出所都下达了命令,开始全城搜索并且戒严,而且这件事十分蹊跷,为了减少对老百姓的影响,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没有声张。

    “总算特么忙完了,累死老娘了!”把所有警力分布完毕,阎琉舞将那厚厚一叠卷宗扔在桥栏边的牙子上,跟全身瘫痪似的一屁股坐了上去,来了一个标准的‘葛大爷躺’,看着边上趴着看海景的三道人影,沮丧道:

    “按照这工作强度下去,我估计都撑不到下个月寿终。喂,臭小子,你也不心疼心疼你老姐我,怎么着也得给我买点吃的喝的不是?”

    “姐,这里可是之江大桥中间,最近的小卖部估计也得个几公里,你让我上哪去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阎十一从马甲里把那装着三百多颗鬼寿丹的玉盒拿出来,一共五盒,塞到老姐手里,半眯着眼笑道:“吃的只有这个,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什么东西?麦丽素?”打开其中一个盒子,玉手拿起一颗放在精致的俏鼻下闻了闻,阎琉舞猛然一惊,脸色都变了,旋即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自己的弟弟,双眸中透着惊异之色,呆然道:“鬼寿丹?这么多?”

    “一共两百九十颗!”脸上洋溢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虽然这些已经是他能做的全部了,但阎十一其实并不特别满意,以她姐的健康程度,活不了百岁,八九十岁也是问题不大的,可现在这么一弄却是无法活到六十岁,不可谓不遗憾。

    此时见到阎琉舞两只虎眼呆呆的瞪着他,中间还有些怒容,阎十一心里一虚,还以为她不满意,惊恐道:“阎琉舞,不带这么这样的啊,这可是我从死人堆里抢出来的,幽禅可以作证,只有这么多了,再多可不好找了,只要你自己不作大死,再活二十五年没有问题!”

    “混蛋,混小子、混小子……”猛然站起身来,一把将自己的弟弟抱住,阎琉舞的双眸便再也忍不住,泪水滴落下来,即便阎十一讲的很是轻松,她也知道这些丹药得来必然不易,激动道,“一回来就惹到我哭,老娘那么多年没哭过,今年特么的连哭好几次!妈了个巴子的,今年老娘怎么就这么点背呢!”

    “好了好了,姐,别把鬼寿丹撒了!”赶忙安抚老姐的情绪,将她按下坐在道牙子上,阎十一才笑眯眯地指着盒子中的丹药,“尝尝,我亲自炼的!”

    “嗯,味道还行,有点苦!”塞一颗进嘴里,将脸上的泪水擦干,阎琉舞评价一句,看着那么多鬼寿丹,突发奇想道:“这东西能当糖豆吃么,之前那两颗我都是吞下去的,没尝出味道来,挺好吃的!”

    “当然不行,这东西能延长你一个月的寿命,想想就知道里面含有多少灵力了,一下子吃这么多,估计会爆炸!”见老姐情绪稳定了,阎十一打趣一句。

    “爆炸?哪爆炸?”说着便看向了自己那对高耸的胸脯,阎琉舞还伸手自己捏了捏,自己这么大的本钱可绝对不能炸了,询问道:“那我一周吃一个总可以吧?”

    “这个可以!”见老姐还是那么粗犷,阎十一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后道,“姐,我刚才买了四个手机,卡里没钱了,你给我点呗,我的钱都在你那里。”

    “你的钱已经花完了!”眯着小眼淡淡说了一句,见老弟脸色一变都要吃人了,阎琉舞忙解释道:“真的,九溪山庄的那栋别墅快装修好了,花了两百多万,还搭了我不少钱呢!你别这么看着我,这点小钱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你现在可是沈氏集团的股东,控股百分之二十五,上百亿的资产呢!”

    “姐,那不是我的,我可没同意要,虽然我和珞瑶现在关系不一般了,可这也是她沈家的钱,我可不想吃软饭!”撇了撇嘴,阎十一可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当真过。

    “那我可不管,你既然和珞瑶已经那个了,沈董事长就是你明媒正娶的老丈人,你管不管他要钱我管不着,但你把人家闺女拐跑了,去看看他总是要的吧?”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阎琉舞提议道。

    “额……这倒也是!”不管出于礼貌还是其他,阎十一都觉得该去一趟沈家,听听沈国栋的意见。

    于是他便辞别了老姐,带着其他三人,开着二手五菱荣光,先是将高迪送到长途汽车站,给他买了票让他先去龙虎山找师父和师叔,随后才去了沈家。

    ……

    “既然木已成舟,珞瑶不反对,你也有这个担当,我这个做父亲的也就不多说了。”沈家客厅之中,看着对面正襟危坐、一脸紧张的青年,沈国栋从管家手里接过一银两金一黑四张银行卡,推到阎十一面前,微微一笑道:

    “银卡里是我用你的形象给沈氏集团做宣传的分红,每个月都会有固定收益打到里面,这部分是你劳动所得,你不要推辞,当然我没有获得你本人同意就用了你的肖像,你要是觉得有必要,咱们可以走正规合同程序。”

    “这两张华夏国四大行联合VIP金卡,是你作为沈氏集团股东的分红,卡里的钱不多,才七八个亿,每年年底结算一次。”

    “还有这张黑卡,是瑞士联合银行最高级金卡,里面存着沈氏集团所有的股权资产,在我死后,只有你和珞瑶两人同时在场才能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