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6章 刘靓靓回归
    异香顿时充满整个丹室,即便是丹室外方圆数十米的范围内,都飘散着浓浓的香味,吸引来了诸多灵妖阁弟子围观。

    期间有些知道内情的长老,便将这些弟子都驱散了,免得影响阎十一炼丹的进程。

    其实阎十一压根就听不见丹室外的动静,他的元神和意识都全部放在丹炉里的丹药之上,同时控制着近百种药材,还要随时调控火焰温度,这般一心百用,已然让他心力憔悴,早已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

    继续用慢火轻轻烘烤着丹炉内十二颗葡萄大小的黑色丹丸,使之更加的圆润饱满,充满灵力,直到达到了某个临界值,阎十一这才快速撤去下面的丹火,打开丹炉,将第一批鬼寿丹取出来,放入玉盒之中,便也在同时,整个人便如脱力一般,一屁股坐倒在地,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和滋生养灵丹比起来,鬼寿丹的炼制难度的确上了不止一个档次!

    望着气喘不停的阎十一,丹圣微微一笑,手掌一挥,玉盒便落到了他手里,瞟了瞟盒中的那十二颗晶莹闪光的黑色丹药,不用闻也知道是上品丹药,笑着看向阎十一,戏谑的道:“你小子还想头一次就炼制出二十四颗呢,胃口可不小!”

    喘息了许久,阎十一望着里面那漆黑的丹药,心头却是忍不住的涌上一股兴奋的自豪感觉,那颗吊着的心也逐渐放下,喃喃道:“嘿嘿,从此以后,我也算是一名炼丹师了!”

    “嘁!大言不惭!”从袖子中取出来一本古朴的书卷,丹圣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将书卷扔到他身上,笑道:“等你把这些丹药都炼制出来,才称得上一个师字,你现在最多是个丹童!”

    再又花了两天时间,阎十一除了吃饭上厕所恢复法力的时间,几乎就没有离开过丹炉,这个过程很是煎熬,但为了他姐能多活几年,他觉得这买卖很值,最后二十七枚九叶血菩提,他一共炼制出了两百九十颗鬼寿丹,比丹圣的预期稍微差一点,但饶是如此,他也为他姐争取到了二十四年的寿命,已然很不错了。

    将所有丹药全部装好密封,贴身放在马甲口袋里,确保不会丢之后,才辞别了丹圣,带着满身的丹香和汗臭,回到了守阳山后山的小院,却是见到两道亮丽的身影坐在小院之中。

    看到阎十一回来,沈珞瑶脸色一变,红唇轻咬,起身便进了屋子,只留下幽禅一人。

    “……”见沈珞瑶如此排斥他,阎十一心下更是烦乱,手中拿着装有十五颗滋生养灵丹的盒子以及那颗从月幽幻境带出来的梭罗果实,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以么,小伙子,看不出来还会霸王硬上弓呢!难怪你会那么对我,原来是惯犯了!”媚眼扫了扫阎十一,见他神色很是憔悴,幽禅没继续挖苦他,关心道:“这几天很辛苦吧?进去休息一会儿,至于珞瑶,你得找个时间主动和她谈谈心,发生这种事情,你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主动吧?”

    “我就不进去休息了,我去温泉那里就行!”总觉得尴尬,阎十一也没准备好怎么面对,把手中的玉盒和梭罗果实塞给幽禅,苦着脸道:“这两样东西对她身体好,你帮我交给她,行不行?”

    “这事儿我可帮不上忙,我们女人在意礼物,但更在意男人的心意,你要是真有这份心,就自己去,之前你占我便宜时候的胆子哪去了?”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到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的男子,幽禅咯咯一笑,把两样东西塞了回去。

    “好,好吧……”没有坚持,阎十一向竹屋里看了一眼,见沈珞瑶躺在床上,脸朝着里面,却是不敢进去,只得匆匆拿了一套换洗衣服,就去了下面的温泉。

    一下到温泉里,热水一烫,倦意袭来,阎十一就沉沉睡了过去。

    ……

    这一觉便就睡了整整一天,直到阎十一迷迷糊糊感觉到一团凉丝丝的软肉贴在自己胸膛上,还有一双柔滑玉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和胸膛,他却也不推辞,睡梦之中,竟是将那软肉搂在了怀里,双手还下意识的抚摸着。

    可当手掌触摸到某处柔软的高耸之时,耳边响起了一声轻巧的娇吟:“主人,你好坏哟!”

    便这一句,听着那娇艳欲滴的酥麻声音,阎十一朦胧的脑袋顿时清醒过来,便已经知道自己抱着的是谁了,猛然睁开眼,却是见到刘靓靓那妖魅的面容和他近在咫尺,吓得他赶忙推了出去。

    “咯咯咯咯……”从温泉中飘飞起来,刘靓靓的穿着依旧暴露性感,那不输于幽禅的妖娆身段,便是毫无保留的展现在阎十一面前,轻轻落在温泉边上,看着阎十一那惊慌的神色,刘靓靓咯咯笑着,眼波流转,百媚生俏,媚声道:“主人,听说你稀里糊涂把珞瑶给那个了,你不也该疼疼我们这些姐妹么?你这个当家主的可要雨露均沾,不然可是会闹矛盾的哟!”

    “妖孽!”最是头疼这个总是诱惑他的女鬼,阎十一暗骂一句,再又一想,才反应过来,质问道:“对啊,自从来了不死鬼界,你就不见踪影了,你上哪野去了?上哪浪去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主人没有?用鬼仆判书都召不回你!”

    “我好不容易回一趟不死鬼界,自然是去看看我的老相好喽,咯咯咯咯……主人,你怎么不吃醋呢?我可是你的人,你都不怕我在外面找男人么?”见阎十一除了疑惑,没有任何其他神色,刘靓靓却是满脸的不高兴,嘟着嘴埋怨道。

    “切!”大大翻了个白眼,阎十一也不顾及,就这么赤果从温泉中站了起来,反正平时他洗澡的时候早就被这几个好色女鬼看遍了,没什么好遮挡的,便擦着身体问道:“说实话,这几天你是不是去不死宗找他们宗主了?你叛变我倒是不担心,但我想知道你这半个月都做了些什么!别说少儿不宜的,捡重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