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4章 吸收尸气
    躺在滚烫的地面上,阎十一却依旧浑身冒着寒气,在毫无意识之下,四肢蜷缩着不断往幽禅的怀里钻,希冀获得更多的热量。

    瞧着那痛苦得将身体缩卷起来的阎十一,幽禅心中掠过许些焦虑,沉吟片刻后,咬了咬银牙,玉手平探而出,凝聚出一股极为强烈的妖力,准备将阎十一体内的尸气逼出来,可与此同时,她体内的尸王毒却是因为妖力束缚减少而开始剧烈冲撞起来。

    红润地小嘴,顷刻间变得惨白,痛苦之色弥漫上来,深深吸了口气,幽禅并没有收回妖力重新压制尸王毒,美眸逐渐闭上,仍旧准备替阎十一驱除尸气。

    “你等等!”便在这时,挂在阎十一腰间的阴阳功德瓶中,一道狼狈身影浮现出来,却是林月芹,此时她脸上有一道极重的伤痕,划过整个脸颊,鬼身更是断了一条手臂,全身上下有着不少触目惊心的伤口,便可见刚才她们四鬼和女魃魂身的打斗是多么剧烈。

    “你如今妖力只够压制尸王毒,如果你用妖力替他趋毒,你的妖丹必然被尸王毒所侵蚀,到时候不仅修为尽失,性命也极有可能不保。”

    “我知道!”缓缓睁开眼,长睫不住颤动,幽禅并没有收回手上凝聚的妖力,淡淡道:“我现在不救他,他恐怕活不到天亮!”

    “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他是法师,绝对不会死在尸气之下,你把他放在边上,帮他运行周天就行,我保证他死不了。”眼眸中透着一丝凝重,林月芹凝着眉道。

    “你确定?你有什么依凭?”幽禅却很是疑惑,她检查过阎十一体内的尸气,虽然并不强烈,但对于八阶灵王来说,也几乎是十分致命的。

    “四年前,我便用七颗尸油丹杀过他,但没有成功!”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林月芹扒开阎十一胸口的衣服,心脏所在位置周围皮肤变成了灰黑色,却好似被什么阻挡住了似的,就是无法前进半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的心脏中有什么禁制?”幽禅骇然,她自认就算是自己也做不到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还能守住心脏不受尸气侵蚀。

    淡淡苦笑,林月芹再度道:“这是他自身命格所带的至阴灵体,一切阴邪之气根本无法取其性命,这也是为何他能在体内同时拥有罡气和煞气两种截然相反力量的最根本原因。只不过他现在体内罡气和煞气耗尽,又无法自主运转,才导致无法吸收这些尸气。”

    “原来如此!”听了林月芹的叙述,幽禅便明白了其中要旨,将手中凝聚的妖力收回大部分,随后扶起阎十一,让他与自己对面而坐,以玉指轻点其额头,灌入一丝淡淡妖力,顺着其体内脉络运行周天运行,助其体内法力运转。

    只运转了一个周天,周围的天地灵力便一丝丝汇聚入阎十一的体内,转化成一丝罡气,随后幽禅又控制着这一丝罡气,以小周天之法,在阎十一体内缓慢游走,逐渐将经络中的小股尸气蚕食。

    此消彼长,这一丝罡气渐渐变得粗壮,从头发丝那样的一绺逐渐变成牙签大小,再变成筷子大小,直到增长到手指头大小,这股罡气便活泛了起来,不再需要幽禅的妖力控制,便能自行运转,在经络里吞噬着尸气,随后又分出去许多股,流遍全身,驱赶融合尸气。

    而随着这一股股罡气的逐渐强大,阎十一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神识恢复,手上结出宝瓶印,开始运转大周天,大肆吸取周遭天地灵力,使体内罡气逐渐充盈起来。

    等到罡气与体内尸气差不多势头相当的时候,阎十一再又将元神感知力放到最大,将周围所有能感应到的煞气全数吸收进来,与罡气一阴一阳,在体内有序穿插游走,将尸气割裂成无数块,然后一一吞噬转化。

    ‘嗡嗡嗡……’约莫两个小时过去,天有些蒙蒙亮了,阎十一的身体突然响起了嗡鸣声,周身释放出极强的法力波动,朝四周荡了开去。

    “晋阶了,九阶灵王?”震惊于阎十一的晋阶速度,幽禅俏脸上满是惊讶,却又不忘在周围设置结界,将法力波动阻挡下来,免得被人察觉到。

    再度以妖力探查阎十一的身体,见其体内尸气除尽,幽禅才松了一口气,玉手擦了擦阎十一额头上的细汗,抬头很是疑惑的看着林月芹,狐疑道:“你很了解他么?似乎你和他有些不寻常的关系,看着不像是主仆,反而像是一位强势的妻子,可语气上又点像是他的长辈。”

    “……”没想到幽禅的眼光如此毒辣,林月芹冷脸变了变,也不隐瞒,将自己和阎十一的奇怪关系和共同经历慢慢说了出来。

    “咯咯咯咯……儿子的冥妻生前是父亲的情人,这关系恐怕世上难找!”银铃般捂嘴轻笑,不带任何的嘲笑色彩,幽禅笑颜如花,随后看了看还在闭目冥思的阎十一,轻笑道:“这小家伙的经历,可真让我觉得好奇。”

    “好奇害死猫,就怕你也沦陷进来。”冷脸上有一丝羞赧,林月芹别有意味的回敬一句。

    “……”听到这话,幽禅脸色一滞,心中又突然悸动了一下,想起这几天遇到眼前男子后的经历,竟然也是如此不凡,俏脸上现出一抹陀红,却是怕被林月芹发现,忙指着阎十一腰间挂着那用布料包裹着的东西道:“那里面装的就是尸王血吧?他没事了,我也该把自己身上的毒解了。”

    说着便将里面的瓷瓶取下来,打开瓶盖,盘膝坐在地上,幽禅这才用妖力汲取出一半的尸王血。

    看着妖力包裹着的尸王血,凝成一个珍珠大小的血滴,暴躁的腐蚀着外面的妖力,发出‘嗤嗤’的渗人声响,幽禅凝了凝眉,犹豫了半晌,才张开红唇,将这尸王血吞了下去。

    血珠入口,与体内的尸王毒立时产生了呼应,一股猛烈的气劲立时在体内四处乱撞,使得幽禅俏脸猛然一白,浑身剧痛难忍,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