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2章 全都得死
    “别去,他还有四个鬼仆!”布圭话还没说完,四道亮丽身影便挡在了鬼枝和阎十一之间,拦住了她的去路。

    “八阶灵王!”眼神骤缩,精钢剑在地上一点,鬼枝身形暴退,回到自己本方阵营,心中却依旧惊骇,偏转脑袋问道:“布圭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太清楚,前几天我扎营在落凤河谷下面,这小子就带着四个八阶灵王的鬼仆,趁夜偷袭我的营地,杀了我身边的二十几个不死宗弟子,若不是我九阶灵王的实力,只怕也早已身死了!”说到此处,布圭的脸上还满是恐惧,显然那夜被吓得不轻。

    “四个鬼仆?和我的情报有些出入,如果几天前在百宝山偷袭你的弟弟布残长老的人,以及骚扰魔族后勤团的人是他,他该有五个鬼仆才对,怎么只有四个?难道有一个被你们击杀了?”双眸死死盯着那抱着女人忘情激吻的男子,鬼枝眼中都要冒出火来了,就是这人的出现,使得他鬼族损失惨重。

    十几天前,尸族三王向不死宗汇报,说阎玉煞身中尸王毒,命不久矣,不死宗才联合尸族和鬼族,三族正面强攻灵妖阁领地,又让细作常八,带七色冥鬼潜入灵妖阁,欲以诛杀阎玉煞。

    可那一夜,不仅七色冥鬼一去不回,阎玉煞也亲临战场,破除中毒谣言,将不死宗、鬼族、尸族杀的片甲不留。

    此后,又有消息传出,说细作常八被阎十一当众处决,手段相当之狠辣,而灵妖阁和灵兽宗两派的人却是震惊不已。以此便可以推出,此前的三族强攻灵妖阁、刺杀阎玉煞的计划,十有八九就是毁在阎十一的手里。

    而后无类城又出现了一个神秘人售卖阴阳一气符阵,搅得各大宗门不得安宁,数天之内,卷走数十万须弥果,除了不死宗和尸族以外,其余宗门都受到不小损失,便是他鬼族也借一个小宗门只手,买了一套阴阳一气符阵。

    接着便是魔族布残所领的二百魔族子弟被屠戮,魔族少主秦蛮被重伤,魔族后勤团一夜之间全部断手断脚无法行动,并且还嫁祸给了鬼族公子鬼果。

    这两件事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阎十一所做,但鬼枝也基本可以确定就是他,不死鬼界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这么久,很难被打破,可就在阎十一来了仅仅半个月时间,这平衡已然不复存在,而且各种现象表明,这势力的天平似乎越来越倾向于灵妖阁。

    虽然这一切,还不足以撼动不死宗联盟的地位,但对于处于守势的灵妖阁来说却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在这之后,阎十一更是胆大到突然出现在涅槃山脉,并且击杀了鬼木和鬼枝,还杀死了进来搜捕他的不死宗联盟子弟,数量少说也有一两百。

    倘若阎玉煞前来,这样的损伤不死宗联盟自然可以接受,可这阎十一偏偏只有七阶灵王的实力,即便带着四个八阶的鬼仆,伤亡也不该如此惨重,使得如今不死宗联盟内都有些人心惶惶,甚至将阎十一描绘成了神出鬼没的凶神恶煞。

    这才惊动了不死宗那位不怎么露面的宗主大人,并且亲自下了命令,要将阎十一活捉。

    鬼枝自忖做不到,也收拾不了阎十一,却又报仇心切,便把神农炎洞的事情回报给了这位宗主大人,得了一些好处之后才和布圭来到这里,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能遇到阎十一,此时可是义愤难平,但看着那四个八阶灵王修为的女鬼,却是不敢上前了。

    “不管他还有个鬼仆去哪了,今天是绝对不能放过他的!”望着那四道丽影身后的青年还在抱着另一个女子狂吻,布圭察觉得到,那被抱着的女子并不是鬼,看气息应该是妖,可又看不出是什么变的,也看不出是什么位阶,心下有些忐忑不安。

    “布圭长老,按实力,咱们这里并不占优势,要不……”鬼枝点了点自己这边的人,大多数不死宗联盟的子弟都是在三四阶灵王,布圭虽然是九阶灵王,可惜有伤在身,能拖住两个阎十一的鬼仆就不错了,而自己利用秘术提升实力最多拖住一个,其他子弟对付剩下的一个也足够了。

    可最让鬼枝忌惮的还是阎十一,还有其怀中的女人,能在这个时候还如此逍遥快活,显然是成竹在胸,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而鬼枝的心性更是多疑,对于这种不确定的事情,她一向处理的很是小心,绝对不会轻易硬碰。

    “鬼枝,谋大事者,其有如此畏首畏尾之理?”便在鬼枝等人犹豫不决之时,岔道内又走出来一拨人,却是魔族大长老布忍,此时他满身的纱布,显然受伤不轻。

    “大哥,你怎么伤成这样?”见布忍到来,布圭大喜,他可知道自己大哥的修为已经到了九阶灵王圆满,只差一丝机缘就能突破到灵尊位阶,实力上可比他强上许多。

    “还不是李襄那疯女人闹得,前几天突然提议要进攻灵兽宗,说是趁灵兽宗脱离灵妖阁,要一举将其屠尽,还软硬兼施让我打了先锋!”冷冷哼了一声,白胡一抖,布忍显然很是不服这样的安排,大吐苦水,

    “为了不被她踢出魔族,我这才硬着头皮和妫凌交手了几个回合,人家可是三转兽尊,我又如何会是对手,能捡回来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

    “这魔族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进攻灵兽宗?李襄难道不知道他魔族现在的实力比灵兽宗强不了多少吗?”鬼枝疑惑。

    “我也不知,宗主已经派人去查了,我猜也许和这小子有关!”一双精光老眼盯着那还在肆无忌惮亲吻的青年,布忍脸色很是不好看,冷冷道:“不管如何,今天他必须死,不管是人还是鬼,全都得死!”

    “呼——”便在这时,阎十一才与幽禅四唇分离,连续喘了好几口大气,舔了舔嘴唇上口水,双手依旧揽着幽禅的纤腰,背对着那些人,淡淡道:“嗯,全都得死!邱雯,关门,放狗……杀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