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1章 忘我
    ‘隆隆隆隆……’岔道之外的密道中,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

    “鬼枝公子果然精明,这么隐秘的机关也能被你找到,难怪血污仙如此看重你,看来下一任鬼族族长非鬼枝公子你莫属了。”

    “布圭长老,你说这话,我怎么听着如此刺耳?如今鬼木和鬼果都被阎十一杀死,你是在讽刺我鬼族无人么?”

    “鬼枝公子可莫要误会,我哪里敢讽刺鬼族,谁不知道,在不死鬼界,就数鬼族人数最多,虽然现在的形势确实有些青黄不接,可只要等血污仙从人界回来,把那一批人界的高手带进来,相信鬼族的实力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听着说话的声音,阎十一辨别得出,来着正是鬼族三公子之一的鬼枝,和不死宗的长老布圭,且脚步声十分杂乱,想来带的人不少。

    边上身为九尾灵狐的幽禅更是听的真切,俏脸上露出一抹疑惑,抬头低声问道:“来的是什么人?”

    “不死宗联盟的人!尸族也在这个联盟里面。”皱着眉头,阎十一不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但现在自己身处绝境,根本没有退路,还好自己身边有一只修为高深的千年狐妖,偏转脑袋扫了扫幽禅的那两片淡粉色红唇,抿了抿嘴道:“要不我现在把内丹还给你?可能一会儿还得有一场大战。”

    “别指望我替你出手,你就算现在把内丹还给我,我也需要将近一刻钟时间重新契合内丹,实力发挥不出来!”美眸一闪,似乎看穿了阎十一的诡计,幽禅俏脸一红,很是直白的拒绝了。

    “一刻钟么?应该够了!”伸手一把揽住幽禅的滑嫩腰身,在她吃惊的眼光下,阎十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那两片粉嫩红唇重重吻了上去。

    “呜呜呜……”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吓,幽禅本能的拍打着阎十一的胸膛,但意识到他的目的之后,便停了挣扎,双手很是自然的环住了他的腰,开始过渡内丹。

    岔道之中,来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重,脚步越来越近。

    “布圭长老的消息很灵通么,居然连这种事也能知道?难道是邪气仙戚无量告诉你的?哼,他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不过这也不算什么秘密,血污仙被困在放逐渊一千多年,认识了不少朋友,而且实力各个都十分了得。”阴仄仄的岔道内,再度传出来鬼枝的声音。

    “这倒是不假,能被阴司关进放逐渊的,自然不会是庸手,进到不死鬼界至少也是八九阶的灵王,甚至还有灵尊位阶的强者,对于你鬼族的实力补充实在太大了,到时候只怕你鬼族的实力都要凌驾在我不死宗之上了。”声音中带着一丝戏谑,布圭笑着道。

    “布圭长老,请你说话注意点!不要蓄意挑动鬼族和你宗门的关系,我鬼族臣服的不是你不死宗,而是你宗门里的那位高高在上的宗主大人,就算我鬼族强大起来,也依旧是他的仆从,这一点永远不会变!”似乎听出了布圭的不怀好意,鬼枝呵斥了一声。

    “呵呵呵呵……是我多嘴了,鬼枝公子不要见怪,此次发现神农炎洞,鬼枝公子没有独吞,便已经表明了心意,我想宗主他一定能看到鬼族的忠诚!反倒是魔族,居然偷偷隐瞒了五年,如此作为,其心必异,等把阎十一那小子找出来,头一个要灭的就是他魔族!”布圭桀桀冷笑。

    “只怕没那么容易,已经四天了,阎十一的踪影也没有寻到,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鬼枝和布圭带着数十位不死宗联盟的人,进入到月幽幻境之中,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周围的环境,注意力却是被幻境中间一对拥吻的男女吸引了过去。

    看到如此羞人一幕,鬼枝作为女鬼,脸上也有一丝尴尬,旋即却是疑惑起来,喝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

    此时阎十一背对着她,也没有穿着黑色斗篷,鬼枝没有认出来。

    而另一边,阎十一两人正处于关键阶段,再有一会儿,内丹就能回到幽禅体内了。

    鬼枝的一声暴喝却是使得幽禅娇躯颤了颤,生怕此人会趁这个时候冲上来,阎十一的死她不在乎,可若是因此使得她丹毁人亡,千年道行毁于一旦,那可就悲剧了。

    似乎感觉到了幽禅身体的轻微颤动,阎十一索性将两只手放在她的****之上,让她和自己的身体更加贴合,占了便宜的同时,也提醒她不要紧张。

    被阎十一如此大胆的动作激怒,幽禅心中反而少了一丝恐惧,美眸瞪了瞪阎十一,玉指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疼得他脸都扭曲了。

    “……”看到两个忘我相吻的人居然把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鬼枝勃然大怒,再度喝道:“再不报上姓名,那就别怪我棒打鸳鸯了!”

    “鬼枝公子且慢!”不等鬼枝下令,布圭仔细看了看这眼前男子的背影,猛然惊悟,骇然道:“他他他他、他是阎十一!”

    “什么?他居然还敢回来这里!”满脸的震惊,鬼枝绝对想不到,这阎十一明知道神农炎洞已经暴露,被鬼族占有,他居然还敢回来,此时抽出一把精钢剑,便要上前杀她,为鬼木和鬼果报仇。

    “鬼枝公子莫急,这小子诡计多端,他能如此淡定的站在那里,必然有陷阱!”捂着自己左胳膊上的伤口,布圭心有余悸,这可是前几天阎十一趁夜偷袭他造成的,区区一个七阶灵王,就敢偷袭他,此子的胆识和谋略可见一斑。

    蛾眉轻蹙,贝齿咬了咬红黑色的双唇,鬼枝手中握着精钢剑,看着那忘我拥吻的两人,她没有正面和阎十一交过手,并不清楚阎十一的实力,此时又被如此轻视,心中却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冷哼一声,喝道:“装神弄鬼,我就不信了,纳命来!”

    娇喝一声,脚下一点,精钢剑直刺阎十一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