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9章 和狐狸打架真累
    看到怀中的美人变成了一头雪白狐狸,知道那是幽禅的原形九尾灵狐。

    不等其扑上来,阎十一便将九尾灵狐推了出去,脚下一点,连滚带爬出了水潭,跑出去十几米才回过身来观望。

    前爪轻轻抬起,后爪一纵,九尾灵狐轻轻巧巧便跃出了水潭,甩了甩雪白皮毛上的泉水,整个身体抖擞开来,全身上下,毛发柔顺光滑,九条长尾挺翘起来,视觉上就感觉体型整整变大了一倍,和传说中的九尾狐丝毫不差,唯独腹部的三道极深伤痕很是破坏美感。

    此时见到不远处的男子,赤红的狐眼怒视,九尾灵狐整个身体匍匐下来,猛然一纵,扑了过去,却是被阎十一躲了过去,但两只前爪落在坚硬的花岗岩上,还是‘噌’的一声,留下了两道极深的抓痕。

    “我勒个去,幸亏我闪得快,不然现在就是伤残人士了!幽禅,你这也叫普通狐狸?老虎也没你厉害吧?你这实力怎么着也是七阶灵王!”一个翻滚之后,阎十一脚下又是几个起落,跃出去十几米远,回身再看这个身形和自己一般高的雪狐,顿觉自己被幽禅坑了。

    “早知道在吸取内丹之前,稍微小人一些,把你手脚绑住就好了!”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雪狐赤红着双眼再度扑了过来,追逐着阎十一。

    “快出来帮忙了!”吃力的闪躲着,阎十一拍了拍腰间挂着的阴阳功德瓶,想要将四个女鬼叫出来助阵,可许久没有动静。

    “老大,月芹姐说,以后但凡和女人沾边的事情,都让你自己搞定,我们都觉得很有道理,所以老大你自己想办法喽!咯咯咯咯……”邱雯探出来一个脑袋,咯咯笑着,说完又钻了回去,再也不管阎十一的死活了。

    “用不用这么坑?我可是你们的主人,你们不得听我的命令吗?”内心滴着血,阎十一都不知道自己收了一帮什么鬼仆,居然连他死活都不顾,躲避着雪狐的攻击,又气愤道:“人家又不是女人,就是一只狐狸而已,这醋你们也吃?”

    可依旧没能骗出四个女鬼,反倒是把九尾灵狐给激怒了,又加快了几分速度,凶猛的追逐着阎十一。

    “姑奶奶,你还来劲了?你本来就不是女人,最多是只女妖,我哪里说错了?”在乱石之间穿梭着,嫉妒被九尾灵狐抓到,好在他的百罡步很是精妙,每次即将被追上时,立时变换到另一种罡步,便能出其不意的甩开九尾灵狐。

    但他终归是人,和妖兽比体力那简直是自寻死路,阎十一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便打算先逃出月幽幻境避避风头,便往岔道口奔去。

    谁知九尾灵狐没有了幽禅的灵智,但由于兽性的灵敏,竟是猜到了阎十一的举动,凭借着出色的身法,率先挡在阎十一身前,不让他进入岔道,九条尾巴翻飞,便如九条长鞭一样,朝阎十一挥过去。

    试了很多回,十八个岔道阎十一却是始终无法逃进去。

    “特么的,蹬鼻子上脸了是不?还真以为本天师收拾不了你了?”被阻了逃跑路线,阎十一恼怒不已,解开腰带,将里面的所有朱砂绳都抽了出来,大概有个十米长,“虽然妖抓得不多,但比起鬼物来,有实体的东西可好抓多了!”

    说着在朱砂绳一头结了个绳套,在九尾灵狐飞跃过来的一瞬间,将绳套甩了出去,套在了它脖子上,随后身体一矮,堪堪躲过了九尾灵狐的爪击,手上绳子一荡,在九尾灵狐的左前爪上绕了一圈,猛然一抽,便将九尾灵狐凌空拉了下来。

    虽然九尾灵狐的速度很快,但是力量上并不见得强悍,被阎十一大力一拽,‘嘭’的一声,摔倒在地上,见自己的脖子和左前爪被困住,九尾灵狐更为恼怒,张嘴就去咬朱砂绳,却是被朱砂绳上的朱砂烫了一下,立时松开了嘴。

    “嘿嘿,这你也敢咬,这绳子可是我用秘制配方浸润过的,内含九九八十一种法药,一般鬼怪压根就不敢碰,即便是妖,碰到了也不会好受。”见九尾灵狐无法咬断朱砂绳,阎十一大为兴奋,脚下踏起百罡步,绕起圈来,时不时手上一抖,朱砂绳便如灵蛇一般绕上了九尾狐的身体。

    半个多小时后,总算将九尾灵狐的两个前爪和九条尾巴完全捆住,但是朱砂绳也用完了。

    可九尾灵狐并没有完全被制住,即便两只前爪和九条尾巴被捆住了,也仅仅是速度慢了一些,实力并没有太大削弱,反而凶性大发,猛然将阎十一扑在了地上,尖嘴张开,交错的犬牙直袭阎十一而去。

    阎十一赶忙死死捏住九尾灵狐的嘴,不让它咬下来,要不是考虑到这是幽禅的原形,他早就用勾魂笔或者四柱凶煞剑将其击杀了,此时他却不能这么做,最后一狠心,左手扣住九尾灵狐的脖子压住她的脑袋,右手抓起它被捆住的两只前抓,猛地一翻身,将其压在身下。

    本以为将其制住了,可腿上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阎十一低头一看,却是九尾灵狐的两只后爪刺进了他的大腿中,赶忙变换姿势,大腿压住两只后爪,双脚死死缠住它的尾巴,总算彻底将其制住。

    但九尾灵狐还是会时不时挣扎一番,一人一狐便保持着这个姿势在残破的月幽幻境之中翻滚着,直到筋疲力尽。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狐归真的药效快耗尽了,九尾灵狐没有再动弹,只是粗重的喘着气。

    与九尾灵狐狠狠打了一架,阎十一也已经累到了极点,便就这样趴在九尾灵狐柔软温润的皮毛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阎十一才昏昏沉沉醒过来,却是浑身酸疼,尤其是大腿上的伤口,虽然止了血还是钻心的疼。

    甩了甩脑袋,阎十一从地上撑起来,却是感到手心里撑着的东西软绵绵的,手感极其舒服,不禁用力捏了两下,脑海中猛然一闪,便猜到了自己握着的是什么。

    带着几丝兴奋和疑惑,阎十一缓缓低下头,却是发现身下躺着一个上身赤果却又被红绳缚住的狐媚女子,而自己的手则正好按在了她高耸的****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