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5章 幽禅
    抱着怀中的女子冲进山洞,阎十一将她轻放在结界内之后,又出了神农炎洞,将沿路的所有踪迹都抹去,免得尸族三王以及不死宗联盟,甚至妖兽顺着气息找到这里。

    做完这些,阎十一才再度进入神农炎洞,,一屁股坐在女子身旁,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在休息地间隙,阎十一这才有时间近距离地观看这位美貌女子,此前在尸族禁地,从这女子和三王的对话中得知,这女子乃是青丘狐族,来自真灵界,也就是说,这女子是一只狐妖。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连昏睡的时候都如此勾人心魄!”细细地打量着她,阎十一心中逐渐地涌上一抹惊艳地感觉,用眉目如画、冰肌玉骨这等象征美丽地词汇来形容她都显得有些不够档次。

    从这女子的美貌中,便可以推断出当年妖言惑众的苏妲己是如何的倾国倾城,难怪朝歌城破,妲己被擒,却无人可以直面这般绝世容颜,而斩其首夺其命。

    被这女子的妖艳脸庞深深吸引,阎十一心中暗暗对比着自己身边的几位女子,若只论外貌,恐怕只有沈珞瑶可以与这女子相媲美。

    目光缓缓下移,阎十一眉头却是微皱,这女子右肋之上,右胸之下的敏感位置,那三道爪痕中依旧不断流出血来,好在颜色不再是深黑,可若是不快些止血,这女子依然有可能香消玉殒。

    赶忙抱起女子,朝神农炎洞的深处行去,打开岩壁上的机括,石门打开,阎十一这才抱着女子进入,随后又在里面将石门关上,这样才暂时没有了性命之虞。

    再度进入月幽幻境,里面狼藉一片,除了原本梭罗树所在的位置里,还有着一潭清澈刺骨的泉水之外,其余的地方都被炙热熔岩所占据,鬼木等鬼族子弟的尸体早已被熔岩焚毁不知所踪。

    将女子放在水潭边上,阎十一忙用手掬起泉水大肆饮用解渴,在酷热的涅槃山脉,找到这样的清泉可不容易。

    “呜……”似乎是嗅到了清水的味道,女子轻喃一声,黛眉微微蹙着,一抹痛楚隐隐地噙在脸颊之上,****舔舐着干裂的红唇,配合她妩媚的气质,却是更为诱惑。

    心神又跳脱了一会儿,阎十一才从这女子的极致魅惑中回过神,从清泉中捧出来一些,慢慢递到女子的嘴中。

    也许是太渴了,尝到如此凉爽甘甜的泉水,女子竟是在昏睡之中,扬起了脖子,猛然抓住阎十一的双手,整张脸扑在他手掌中汲取泉水,喝完了之后,红唇还意犹未尽的吮吸起来。

    “额……”被那柔软的红唇舔着手掌,阎十一全身的毛孔都乍起来了,身体内一股邪火窜出,要不是他道心弥坚,只怕很难抵挡这样的诱惑,忙把手抽了回来,道:“我、我再给你捧……”

    回身再又掬了一捧水,可回转身来,却是被两道冷光吓得差点坐倒在地,只见那女子已然睁开了双眼,细长的狐狸眼半眯,灵动的红色眸子死死盯着他,美眸中透着羞怒和杀意。

    “我、我只是救你回来,我可没对你做过什么!”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口吻解释着,阎十一可不敢得罪这女子,能和尸族三王抗衡的实力,即便受了重伤,也不是他一个七阶灵王可以对抗的。

    同时,阎十一赶忙向后退出去几步,左手扣着勾魂笔,右手已经扶住了剑匣,随时准备作战或者逃跑,不然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他还不如让不死宗抓住,至少那样他还有一线谈判的可能。

    见阎十一不过才八阶灵王实力,女子这才微松了一口气,但也并没有给阎十一好脸色,正要起来,却是扯动了右肋上的伤口,浑身一颤,又牵动了内伤,‘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便再度昏迷过去,不再动弹。

    “额……”微微挪动身子,朝女子走了几步,阎十一可不敢随便靠近,见女子此时脸色苍白,比之之前更甚,原本的血色红唇此时却是变成了黑紫色,体内尸王毒已然扩散开来。

    脚尖碰着脚跟,一步步缓缓的靠近女子,直到来到女子身前,见女子真的昏死过去了,阎十一总算放下心来,可见到女子右肋上的伤口再度流出大量血液,又不敢替她止血,只得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女子的肩膀,试着将她弄醒。

    可女子却是如死了一般,再没有苏醒过来。

    犹豫了片刻,阎十一盯着女子那对硕大之下的骇人伤口,咧了咧嘴,从马甲里取出应急绷带,低声喃喃道:“我这可是为了救你,你醒来之后可千万不能怪我,也不能在睡梦中突然给我一掌,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似乎听到了阎十一的话,女子的眉头皱了皱,却是没有睁开眼睛。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虽然心里还有些忐忑,但总不能看着这么个大美人香消玉殒,阎十一这才慢慢卷起女子肋部的抹胸,直到整个伤口完全露出来,同时也露出来了那浑圆白嫩的一部分。

    干咳了一声,阎十一没敢多看,怕自己控制不住,念了几遍静心咒,稳定了情绪,才从水潭中掬出泉水,淋在伤口之上,替她清洗伤口。

    泉水冰冷,在伤口上一激,使得女子全身猛烈抽搐了一下,闷哼了一声,却是吓得阎十一又向后退出去好远。

    许久,见女子依旧没醒,阎十一才小心翼翼的回来,继续替她处理伤口,随后擦干,又从身上取出三个须弥果,这果子便是不死鬼界的疗伤药,碾成细末,敷到伤口处,再扶起她的纤腰,将绷带缠牢牢缠了几圈,最后才将她的抹胸放下来。

    在这整个过程中,纵然时不时有春光映入眼帘,阎十一也一直保持着清醒,手脚不敢又一丝一毫的侵犯。

    替她包扎完后,又给她喂了一些水,阎十一才将她抱到一处温度适中的岩石上,让她好好休息。

    约莫过了几个小时,女子才缓缓睁开眼,觉察到了肋部的异样,眼中透出一股羞怒,但随后又隐了回去,看着不远处,正在烤肉的男子,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阎十一,你呢?”

    “幽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