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9章 暗流
    夜色如墨,月如银钩,坐在一处树梢之上,阎十一斜靠着树干,嘴中轻轻咬动着一颗还未成熟的碧绿果子,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在嘴中弥漫开来。

    倚在树梢上,借助着重重树枝地掩护,阎十一刚好能够将树下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时不时便有妖兽甚至邪物从下面经过,有些修为高的还能察觉到他的存在,抬头朝树上看过来,却又似乎受到了惊吓,朝涅槃山脉深处奔去。

    “老大,我怎么发觉你越来越能吃了呢?从白天到现在你的嘴就没停过,是不是因为前几天和珞瑶疯狂了一天,感觉身体被掏空?”从阴阳功德瓶里飘出来,邱雯落到阎十一身侧,看着他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像个仓鼠似的很是可爱,不禁打趣一句。

    “去去去,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还为这事儿烦着呢,不知道怎么面对她,还有包紫!”含着满嘴的食物,阎十一脸色一暗,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卡卡卡……’他的话音刚落,背上的凝灵剑匣突然震动了一番,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剑怎么自己动了?”感觉到背后的震感,阎十一把剑匣从背上卸下来,打开剑匣,将四柱凶煞剑握在手中,锋利银亮的剑身上因为在剑匣中温养,散发出点点淡蓝色的灵光,却再没有任何动静,“难道是我的错觉?还是说这把剑成精了?可它不是早就成精了么?包紫不就是它的剑灵转世么?”

    “老大,我怎么觉得这把剑越来越有灵性了?每次看你使用,我总能感受到一股极强的灵力!”玉指触摸着银色剑身,邱雯很是疑惑,却又认真道:“总感觉到有一股额外的灵力从剑身之内释放而出,威力比以前大了许多。”

    “是吗?好像是有点……”回忆着最近使用四柱凶煞剑的过程,阎十一的确能体味出一些不一般的感觉,可又无法抓住,喃喃自语道:

    “当初刚拿到它的时候,它和包紫是分不开的,后来一次意外,可以分开了,可是威力却会随着包紫所处的远近有所增减,可现在到了不死鬼界,和包紫相距十万八千里,它的威力却又增强了,这真的很是让人费解!现在也月底了,今晚行动要是能成功的话,再有几天也该回去人界了,不知道包紫她怎么样了!”

    ……

    人界,魔都,外滩上的某一处大型公寓内。

    一位面如冠玉、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床榻之侧,老眼通红,强忍着眼泪,看着床上闭目沉睡的白净少女,喃喃道:

    “小紫,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那个臭小子,你就这么忍心舍下爷爷么?爷爷知道你是剑灵转世,可你也不该为了成全那小子,就放弃你的肉身!你说这是你的使命,爷爷依着你,可到头来你能换来什么?没了这副可爱的脸蛋,那小子还会记得你么?”

    “你放心,爷爷会用尽一切办法保存你的肉身不腐不坏,等那小子回来,我就逼他帮你归魂,他要是不愿意,我就把他扎成植物人,让他永远陪着你……”

    ……

    “嘶……怎么突然觉得后脊梁这么冷呢?”猛然打了个哆嗦,阎十一从小憩中惊醒过来,紧了紧衣服,“难道感冒了?这么炎热的环境,不应该啊!”

    没有察觉到身体的不适,阎十一抬头看向天空,弯月逐渐高升,入夜已深,可涅槃山脉却依旧动静不小,还是有不少妖兽从树下跑过去。

    再次等待了半晌时间,淡淡地微风,忽然在天地间吹拂而起,微风刮过树林,响起一阵哗哗声,阎十一摩搓着拇指和食指,心里暗暗思忖着,突然明白了这些妖兽的奇怪举动,脸庞上扬上淡淡的笑意,

    “原来是无法将我搜出来,就想驱赶妖兽来逼我现身,不死宗也并不笨么!不过小爷我哪是这么容易屈服的?等我解决了所有后顾之忧,到时候必然去你不死宗闹上一闹!”

    眉头微扬,阎十一身形向阴影中缩了缩,脚下猛然一蹬,高高跃起,攀住另一棵树的树干,如灵猴一般,在茂密的树木之上穿行,逆着妖兽的行进方向,沿着落凤河谷去往尸族禁地。

    ……

    百宝山脉东麓,魔族领地之内。

    鬼族硕果仅存的三公子之一,鬼枝带着数百鬼族子弟堵在魔族族中那古朴的石头宫殿门口,看着眼前壮硕的男子和柔和中透着果敢的女子,她却是不敢造次,看着男子和女子身后的秦无双,只喝道:“秦无双,你联合阎十一击杀鬼木和鬼果,以及我族数百子弟,你是否该做个合理的解释?”

    “鬼枝,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无双也被阎十一打伤,怎么就和他联合了?鬼木和鬼果的死,怎么又算到了她头上?你难道亲眼看到她杀了鬼木和鬼果?”秦仲最疼爱自己的女儿,绝不会让别人轻易欺负,更何况眼前这个鬼族小辈,反而喝问道:“我蛮儿被人重伤,至今未醒,便有人传言说是你三弟鬼果所为,你是否也该给我个合理解释?”

    “秦族长,我三弟鬼果一直在涅槃山脉之中寻找不死神凰的踪迹,又岂会是凶手,我看八成也是阎十一做的!”毕竟自己并没有亲眼目睹秦无双和阎十一连手击杀鬼木,鬼枝面对秦仲和李襄这对魔族双尊,她根本没有任何底气,见没办法讨要到好处,只得道:

    “好,鬼木和鬼果的死,我可以不和魔族计较,但阎十一却是咱们不死宗联盟的死敌!现在他还被困在涅槃山脉中,你魔族若与他没有瓜葛,那就派遣族人进去一起抓捕,否则等这事完结,可有你魔族好看的!”

    “他没有被抓住么?”内心中一阵狂喜,秦无双冰冷俏脸一愣,明眸流转,旋即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但只片刻又隐入冰冷之中,冷眸看向鬼枝道:

    “我去涅槃山脉时,你们三族是如何刁难我的?现在拿不下阎十一,才想起来我魔族来,是觉得我魔族好欺负么?”

    “好了,无双!”打断女儿的话语,李襄是个精明的女子,她没有把和阎十一的计划全数告诉丈夫和女儿,包括秦蛮的重伤,此时也没经过丈夫同意,便对边上受伤颇重的长老布忍道:“布忍长老,如今我族和灵兽宗战事日渐频繁,抽不出那么多人,便由你带手下心腹去涅槃山脉吧。”

    听到这话,布忍抽了抽嘴角,却是有苦说不出,前几天被李襄硬是架到了先锋的位置,和灵兽宗死磕了一番,受了一身的伤不说,手底下的心腹也死得差不多了,此时又被差遣却又不敢违背,只得诺诺称是,带着同样受伤颇重的十几个手下,跟着鬼枝去了涅槃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