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6章 百罡步
    “噗——哈哈哈哈……”听到这话,阎六肆一阵大笑,似乎比刚才听到能收服魔族和灵兽宗的消息还要高兴,两只大拇指相互碰了碰,满脸猥琐道:“那是不是说,你和珞瑶已经……”

    “死人,都是你个老不正经的!”狠狠掐了一下丈夫的胳膊,张琳惊道:“这么强的药性,珞瑶可是第一次,怎么受得了!我得去看看!”

    说完,便浮空而起,朝后山小院急速飞掠而去。

    “你这脸色算什么?怎么搞得是你吃亏了似的?人家珞瑶长得漂亮身材好,家里还那么有钱,人家还没说乐不乐意呢!”见儿子那委屈的脸色,阎六肆更是毫不客气的嘲笑和讽刺,“本来吧,我是气不过,昨晚上就把那包一夜九日散泡在茶里,想给你造个弟弟出来。嘿嘿,没想到歪打正着,指不定十个月后,我就当爷爷了!好事,好事!”

    “爸,你这也太坑儿子了!”见自己老爹那为老不尊的模样,阎十一实在气不打一处来,慢慢悠悠朝小院行去,却是满腹惆怅,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沈珞瑶,更不知道回人界之后,该如何面对包紫。

    ‘咔咔!’便在不经意间,阎十一背上的剑匣突然动了动。

    ……

    张琳在屋内无微不至的照顾全身酸乏的沈珞瑶,一会儿熬汤一会儿煮药的,忙得不可开交。

    小院中,父子俩则是围着小圆桌,放了一壶酒,两个酒杯,还有一张十分潦草的地图。

    “如果不是周天星斗阵法还需要加固,我抽不开身,这采九叶血菩提的事,该由我来完成。毕竟你六阶灵王的修为,去涅槃山脉还是很危险的。”

    指着地图里一串简略波浪线,阎六肆继续道:“这里就是涅槃山,从南到北绵延数千里,范围十分之大,山脉南边便是咱们最大敌人不死宗的领地所在,西边是鬼族领地,而东边便是你这一次的目的地尸族。据玉煞上一次探索后的发现,尸族用来培育九叶血菩提的地方应该是在这里,这个叫做神凰谷的地方,也是尸族的禁地所在。”

    “看上去这神凰谷似乎离尸族的核心地带挺远呀!”看着桌上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草图,阎十一内心是奔溃的,除了大体位置,从地图上根本看不出来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便道:“这样的话,我直接飞进这个神凰谷,抢到九叶血菩提直接跑应该没问题吧?尸族总不会在里面布置了什么厉害禁制吧?”

    “禁制自然是少不了的,不过……”小小抿了一口酒,等灼热的酒浆下肚,阎六肆再又道:“不过这还不是全部,真正的威胁是整个涅槃山脉,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一只不死神凰在此涅槃重生,却在虚弱时被人封印在山脉中,以至于整个山脉都被神凰威压所摄,即便是灵尊位阶,进入涅槃山脉都无法飞行。”

    “不是吧,无法飞行?那我岂不是要徒步进入涅槃山?”倒吸一口凉气,阎十一再度看了看地图,信心立时失了一大半,惊道:“这么一来,我好像只能从鬼族、尸族和不死宗三族的交界处进入山脉?这还怎么玩?”

    “想进入涅槃山脉,的确只有那一个入口,叫做三仙镇!”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阎六肆却似乎并不担心,再又道:

    “但你也别太担心,由于涅槃山脉很长,所以除了鬼族、尸族和不死宗三族之外,一些中立宗门也会去里面采集食材,到时候你随机应变就好。哦对,由于那里受到不死神凰威压的影响,鬼、尸两族虽然有实体,却依旧无法抵挡太阳的直射,出门都是长斗篷裹身,到时候你可以扮成鬼、尸两族的后勤团进入,这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爸,我怎么有种感觉,你这是在把我往火坑里推呢?”看着自己老爹美滋滋的喝着酒,似乎对自己此行的安危丝毫不在意,阎十一咧着嘴道:“我该不会不是你亲生的吧,不然你怎么会为了老姐,让我冒这么大的险?”

    “臭小子,你要不是我亲生的,能跟我一样这么帅?”大言不惭的说了一句,阎六肆站起身来,扭了扭腰,舒活舒活筋骨,再又道:“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我不疼谁疼?不过我也不亏待你,过来,为了增加你这一次成功的几率,我再教你一套百罡步!”

    “百罡步?什么东西?”阎十一很是好奇,他已经完全掌握了万符剑诀,不知道这百罡步又是他爹怎么倒腾出来的。

    “你看好了!”活动开来之后,阎六肆才在手上掐了个指诀,和法师作法时一般,开始踏罡步斗,脚下步伐灵动,越来越快,借着他体内充沛的法力,到最后竟是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

    “爸,你这就是普通的踏罡步斗,以禹步起手,接着是先天八卦罡、后天八卦罡、玉女过河罡、太乙真人反卦罡……”看着身形如风的父亲在院中飘飞,阎十一看得如痴如醉,他没想到普通的踏罡步斗,居然在他爸脚下能被演练成这个模样,看着很像是金老爷子笔下的凌波微步。

    “这还是最简单的!再看!”阎六肆脚下不停,继续身形如飞,可脚下步伐却与此前有些不同。

    “咦,怎么先天八卦罡走了一半,变成了后天八卦罡,后天八卦罡踏了两步变成了三奶夫人步罡……爸,你着走的什么呀?”

    “你来抓我试试!”

    “这有什么难的?不就踏罡步斗么,师父可没少教!”阎十一不知道父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也踏起罡步,飞掠而起,跟随父亲的步伐追赶,可每每等他要追上的时候,他父亲便突然变换步伐,将他甩了开去,而他却因为习惯,继续按照踏罡步斗法门走,高下立判。

    追逐十来分钟,却始终无法沾到父亲的衣角。

    “怎么样?我自己悟出来的百罡步如何?”停下身形,阎六肆面不红气不喘,来到桌子前又喝了一杯粟米酒,很是得意的看着阎十一,笑道:“我相信你已经熟练掌握了各种罡步的法门,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种法门,随机应变,随时变化脚下步伐,让对手猜不到你下一步会踏在哪里,你就成功了!”

    “这有什么难的,不就先破而后立么!”并不觉得很难,阎十一便学着样子,踏起罡步,可当他从最简单的禹步突然变换到先天八卦罡的时候,却是由于习惯,重心不稳,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