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4章 还是被坑了
    初晨山中,一泉热流自林间地脉中流出,顺着山道而下,汇与一处两米方圆的水潭之中,奶色温泉,水汽袅袅如烟,朦胧中有那么两道极具朝气的身影浸润在其中,相背而坐,闭目凝神,好似融入了这寂静之中。

    便是早起的小动物也没有发觉他们的存在,没有任何顾及的在水潭周围觅食饮水。

    “嗡嗡嗡……”

    一声剧烈的嗡鸣声,打破了难得寂静,一股强烈的劲风自水潭内狂涌而出,如潮水般的气浪席卷周围数十米的区域,惊起鸟儿无数,小动物们颇为灵敏,顿时作鸟兽散了。

    “呼!”

    缓缓的呼出一口浊气,阎十一渐渐睁开眸子,心中带着一丝狂喜,喃喃道:“真的到六阶灵王了,仅仅一个晚上,爸没骗我,龙女精气真的很有效果,但我也感到自己体内似乎要被罡气撑爆了,也许这就是强行提升修为的后遗症吧。”

    ‘哗啦’一声,阎十一从水中站起来,回转身却见到那纤柔的身影还在水潭之中,低垂着脑袋一点一点的,竟是在打瞌睡。

    “能一下子提升两阶,珞瑶真的功不可没,她陪我一夜,只怕也累坏了。”

    走到水潭另一边,拍了拍还在水潭里坐着的丽人,却没想到少女竟是困得不行,直接趴在水潭边睡着了。

    “真是吃瓜群众,这也能睡着?”

    无奈摇了摇头,阎十一这才下到水中,将少女的手搭在自己脖子上,揽住少女的纤腰,将她托起,随后以公主抱将少女抱了起来。

    似乎是出了温泉,初晨的林间太过清冷,少女闭着双眼,长睫上挂着晶莹的水珠,朝身边温暖的宽阔胸膛缩了缩身子,找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继续酣睡。

    望着怀中那宛若仙子的纯美少女,感受到那投过来的温软柔弱,阎十一浑身打了个激灵,双眸不禁扫过怀中的人儿,无暇的俏脸有这一抹殷红,浑身湿透的单薄衣物贴在紧致的胴体之上,玲珑体态,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眼前。

    纤腰之上,玉颈之下,那美妙如山峰般的浑圆,被湿漉漉的衣物绷成了一个极为诱惑的形状,让男人们想入非非,无法自拔。

    “这吃瓜群众真是……”强行压制着体内窜起来的那股邪火,阎十一尽量目不斜视,抱着少女往小院中去了。

    将少女放到床上,也不敢多看,见她被湿透的衣物包裹,阎十一只得拍拍她的肩,将她叫醒:“珞瑶,醒醒,把衣服脱了再睡,这样会感冒的!你再不脱,我就替你脱了!”

    “你敢……”睡眼朦胧中,沈珞瑶嗔了一句,却似乎是真的太困,又懒洋洋道:“给我倒杯水,好渴!”

    “哦哦……你这么一说,我也挺渴的!”目光虽不斜视,可发自男人的本性,余光多多少少会不自觉的瞟向少女,阎十一从桌上的茶壶里倒出来两杯,忙端起一杯自己灌了下去,凉水下肚,总算让邪火压下去一点,这才端着另一杯递给少女。

    半梦半睡间,沈珞瑶慵懒的坐起身来,接过茶水,喝了几口,凉凉的寒意让她有些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半侧着身体偷偷秒她的男子,‘噗嗤’笑了出来,轻轻剜了一眼,脸上有些羞涩,又关心道:“你有没有突破到六阶灵王?”

    “嗯,突破了!”完全背过身去,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与沈珞瑶接触太多的缘故,让阎十一总有些想入非非的念头,尤其是此时,不知为何,全身燥热难耐,无论他怎么念静心咒都无法压制体内的那股邪火,只狼狈道:“你、你要睡觉,就先把衣服脱……换了,免得着凉!”

    说着便要逃出去。

    “等等,我、我怎么觉得这茶有点味道?”脸上漫上来一抹不太正常的酡红,沈珞瑶闻了闻杯中的茶水,却是越发感觉到体内的燥热,不可抑制。

    “可、可能是爸用草药、草药泡的茶吧……”便是听到沈珞瑶的声音,阎十一那心中的瘙痒感越发浓烈,那股原始的冲动已然弥漫全身,使得他想要离开的脚步也停止了。

    全身微颤,双拳紧握,竭力压制着内心的那股莫名冲动,却依旧忍不住回身去偷眼打量倚在床榻上的少女,却发现少女已然香肩小露,全身嫣红,魅惑不已,一双如水美眸散发出让人难以抗拒的勾魂魅惑。

    只这一眼,四目相对,便再也没有分开……再也分不开。

    ……

    日暮西沉,灵妖阁大殿之中,什邡和阎六肆坐在左右两边首位,底下长老依次排列而坐,中间站着一个身穿金色羽甲的英姿少年,甲胄上的羽毛浑然天成,晶亮柔韧。

    “诸位长老有礼,晚辈是灵兽宗弟子金小鹏,此次是奉副宗主妫逊老祖,前来向灵妖阁求援,魔族从拂晓时分奇袭我宗门领地,攻势十分迅猛,已然打到了我宗门腹地,宗主以及多位门中长老苦苦支撑,却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影子少年抱拳,冷静陈述,稚气未脱的脸上有着一丝焦急,却又强自压抑。

    “刚化形的金翅鸟?”一眼便看破了这少年的原形,什邡站起身来,打量了一眼,再又道:“你是说魔族大举进犯你灵兽宗?而且还打到了腹地?此话当真?以你灵兽宗的实力虽不及魔族,却也不该如此不堪。”

    “回禀什邡长老,此事千真万确,魔族以布忍等多位长老为先锋,几乎是倾巢而出,不计损失的攻打我灵兽宗,似乎是想屠灭我灵兽宗!副宗主眼见事态不妙,这才命我前来求援!还请什邡长老带领灵妖阁弟子,火速前往支援!”金小鹏继续陈述,见灵妖阁众长老还没有太多表示,心下更是着急。

    “诸位怎么看?”什邡并没有立即下令,看向在场众人。

    “灵兽宗与咱们灵妖阁,同气连枝,咱们自该相助!”一位长老表态。

    “前日咱们后勤团被魔族布残偷袭,死伤过半,团中女子皆遭不幸!这一切都是灵兽宗不管不顾所致,如今它灵兽宗有难,才想起我们这个盟友,是不是太晚了?我不支持去相助灵兽宗!”另一个长老却是反驳。

    “可若灵兽宗被灭,咱们灵妖阁可就被彻底包围了!这如何可以?”

    “但灵兽宗已然和咱们决裂,他们就该自吞苦果!”

    ……

    很快,大厅内便分成了两派,在支不支援灵兽宗这一问题上大肆争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