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3章 坑儿子的爹(第八更)
    “提升两阶?”

    端着饭碗,阎十一猛然站了起来,惊得差点把小圆桌掀翻了,暴突着双眼,询问道:“爸,你确定?一下子从四阶灵王蹦到六阶?该不会是邪术吧?我的修为目前的上限已经到了顶点,这么快提升会不会拔苗助长,留下什么后遗症?”

    “后遗症么会有一点!”奸猾的微微一笑,阎六肆再又道:“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一味药材你还记得吧,待会儿配合那个药,就不会有后遗症了,还能达到人生巅峰呢!”

    “啊,我记起来了,就那个叫一什么什么的药,你当时还说我根基太差,暂时不能使用那药,现在我可以用了?”看着自己老爹那模样,阎十一总觉得有一丝丝后脊梁发冷,却又不知道有什么不对。

    “六肆,你又打什么鬼主意呢?天底下哪有什么法子能让修为一下子跃升两阶的?你要是乱来害了儿子,我可跟你没完!”剜了一眼自己丈夫,张琳质问道。

    “好吧好吧,也没什么稀奇的,就是龙女精气!”被老婆责骂,阎六肆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见儿子和妻子都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看着他,便又道:

    “这事儿我早问过珞瑶了,她是龙女转世,既然龙族血脉已经觉醒,身上的精气乃是灵气之精,最适合修炼,以十一你如今四阶灵王的修为,用龙女精气强行提升两个位阶,问题不大,只要以后你踏踏实实将根基打上来就行!”

    “爸,我听着怎么像是要让我和珞瑶男女双修的意思?你可别乱来啊,不然我可跟你急!”瞪着大小眼,看着自己老爹那副不怀好意的样子,阎十一总有些提心吊胆,以他爸的性子,很难保证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放屁,我是那样的人吗?房中术这种秘术,我要是知道了,怎么可能只生你姐和你两个?”瞪着眼,语气装的挺横,说了一句,阎六肆站起身来,心虚的咂么嘴,随后又带着几丝怒气道:

    “唉,算了算了,有些事不能强求,反正龙女精气这事儿我说的不假,方法么,就是你俩在温泉水潭之中打坐运行周天,龙之精气属水,这样容易吸收!要不要试,你们两个小的自己商量!”

    说完,阎六肆甩着衣袖就进了屋子,饭也不吃了。

    “额……怎么说的好好的,突然就生气了?”看着老爹一反常态,阎十一愕然。

    “我去看看吧,你俩慢慢吃,没事儿,你爸就是这个脾气!”张琳安抚一句,便也进了屋子。

    院子中便只剩下阎十一和沈珞瑶,两人则顿时尴尬起来,这吸收龙女精气,虽然不需要做羞羞的事情,可男女共浴还是让两个雏儿很是尴尬。

    “替、替琉舞姐采药要紧,阎叔早就跟我说过了,我想只要、只要我们都不脱衣服,你到时候克制住,不乱来就可以了!我、我先去准备准备!”如此羞涩的话语说出来,沈珞瑶便红着脸朝温泉水潭去了。

    “额……怎么说的我就跟色狼似的?我要是连这个定力都没有,还当什么法师?”阎十一总觉得今天怪怪的,有些不想吸收什么龙女精气,可又无肯奈何,毕竟包括他爸在内的众多长老弟子,这几天还得维护太阳星阵眼,无法离开,这采九叶血菩提的事还是得落到他头上。

    思忖了半晌,便也朝温泉水潭行去,却是见到沈珞瑶已经和衣坐在水潭里,还背对着他,阎十一心道:“人家姑娘都这么主动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扭扭捏捏的可就太丢脸了,便也下到了温泉之中。”

    不敢多看,与沈珞瑶相背而坐,开始运行周天。

    刚开始还没觉得,可约莫十几分钟后,阎十一这才感觉到水里涌进来极为浓郁的灵气,快速的被吸收进体内,充斥着整个身体。

    “这就是龙女精气?”

    “以前怎么没发现?”

    悄悄回转头,看了一眼雾蒙蒙之中的那道玲珑背影,见到那被水阴湿的衣服贴在身体上,若隐若现的透出来洁白肌肤,阎十一猛然心中一荡,赶忙把心神收回来,眼观鼻、鼻观心,心观元神,把那抹淡淡的邪火压制下去。

    ……

    小院竹屋之内,张琳坐在竹床边,安抚着躺在床上兀自生闷气的男人,小声劝慰道:“怎么了?这么多年来,除了林月芹那一次,你和师姐发了一通脾气外,我可从来没见过你生这么大气,难道嫌儿子哪里做得不够好么?好了,别生气了,儿子他也有自己的顾虑,你就让着他点!”

    “让什么让,我这不都是为他好嘛!”一个翻身,阎六肆从床上坐起来,从怀里取出一包药末扔在床上,“想抱个孙子就这么难?”

    “这是什么药?”捡起一点药末问了问,张琳却是没见过。

    阎六肆挤了挤眉毛,挠了挠头,一脸****道:“你忘了?咱们来这里的头一年,什邡那老家伙,故意刁难咱俩,克扣咱们的口粮,害得我到处去找果子吃。有一天我就找了一种黄色的果子回来吃,吃完之后,我就两眼放光……”

    “哎呀,难道就是被你叫做一夜九日散的春药?”听到是这个东西,张琳顿时脸上绯红一片,暗啐了一口道:“你该不会是想用这药,让儿子和珞瑶……你这当爹也真是够坑儿子的,还好你没这么做,不然事后,儿子怪你不说,人家珞瑶一个姑娘家可怎么办?”

    “嘁,我当年就是吃了光抓耗子不沾腥的亏!当年我要是发发狠,把身边姑娘都收了,现在儿子女儿都一大堆了!说不定爷爷外公都当上了!”拿起药末,阎六肆走下床,将药末倒进茶壶里。

    “死人,还提当年的事!”张琳白了一眼,见丈夫还泡起这些药末,忙道:“你怎么还不扔了,难不成你反悔了,还要让儿子祸害人家姑娘去么?”

    “我么就是想早点抱孙子,但那臭小子不乐意,就算了!”提起茶壶喝了一口,阎六肆挑了挑眉,眼中精光大盛,看向妻子道:“既然他不给我生个孙子玩,我就给他生个弟弟玩!”

    “死鬼,你可别乱来,我还有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