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9章 劝降计划
    忙活了一天,收拾了十几波前来搜寻的魔族子弟。

    趁着暮色,阎十一和四个艳丽女鬼再度聚集到那块隐秘的岩石之下,把抢来的战利品全数放在一起,竟是堆起了一座小山,光须弥果便有五六百枚,其他的草药、野果和兽类也是不少,算是不小的收获。

    “难怪布残这么喜欢抢劫了,就这么一天,便能抢来这么多东西,还能抢女人玩,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啊!”点了点身前的一对战利品,邱雯满是喜色,微微偏转头,提议道:“老大,不如咱们就别走了,长期潜伏在这里骚扰魔族,光靠抢劫也足够灵妖阁用度了,如果老大喜欢,我们给你抢点花姑娘回去也没问题。”

    “你是不是还要来个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你以为我是岛国那些没人性的鬼子么?而且我也不想步布残的后尘,万一魔族也来一个更厉害的,我可受不了!”咧着嘴摇了摇头,阎十一可没这方面的想法,他的此行的目的可并不是为了抢这些个东西,便再又吩咐道:

    “天色晚了,我看魔族也差不多该出大小王了,就是不知道来的是大王还是小王,但千万别两个一起来,不然咱们就死定了!”

    “什么大王、小王的,阎天师,你这是要斗地主么?”皱了皱秀眉,作为比苏晓还单纯的邻家姑娘,章雪莹很是不解。

    “他说得大小王,指的是魔族双尊,秦仲、李襄!”而身为九智鬼妖,邱雯则立时明白了,却依然不解道:“老大,听你的意思,你是有能力搞定其中一个王?可人家毕竟是灵尊级别的,实力可能和阎玉煞差不多,就算咱们五个加起来也不是人家对手啊!难道老大你要****?可那个李襄年纪都一两千岁了,只怕看不上老大你这小鲜肉吧?”

    “李襄是看不上,不过她的女儿未必!”在旁一直没说话的林月芹,露出一抹淡淡冷笑。

    “啊?她的女儿?谁啊?进入不死鬼界之后,我都没见老大接触过魔族女子,这些天不是跟珞瑶在一起,就是在修炼画符中,最多也就和妫小婉接触了一晚,难道妫小婉是李襄的私生女?”听到这种花边,邱雯的八卦心思就被勾起来了,脑洞大开询问道。

    “自然不是妫小婉!”林月芹却是立时否定,再又道:“李襄的女儿在人界,和这臭小子的关系更是不清不楚,藕断丝连,他之所以敢单枪匹马来魔族领地,就是这个依凭,我说的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的?”被林月芹那冷冰冰的目光凝视,阎十一浑身打了个激灵,从马甲中取出生死簿,想要查看,却是发现生死簿居然亮都不亮,不知道是不是坏了,没法唤醒生死簿,随后只得把生死簿放马甲中,见到周围四个女鬼疑惑的眼神,才道:

    “也不是故意瞒着你们,我之前也没怎么注意,直到听我爸偶然提起秦仲和李襄的名字,我才依稀记起来这两个人名。当时第一次得到生死簿的时候,也就是第一次见到丹秋的时候,我偶然间查看了她的生平功过,她父母的名字就叫秦仲和李襄,只不过都显示的是‘已卒’。”

    “啊?还有这事?可天底下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老大,你不会只凭这一点就敢单独来这里当说客?再说就算这魔族的秦仲和李襄真的是秦丹秋的亲生父母,你就这么笃定,他们会因为这个被遗落在人界的女儿而投靠你吗?”咧了咧红唇,邱雯震惊于阎十一近乎于自杀的胆大妄为。

    “其实吧,我也不能确定,但丹秋身世本来就是个迷,也未必不可能!”阎十一淡淡道:“如果丹秋真的是秦仲和李襄的女儿,那么我相信虎毒不食子,我只要把丹秋搬出来,必然能让李襄心软,随后李襄必然能逐渐说动秦仲,达到魔族归附的目的!”

    “我了个大去,老大,就凭秦仲和李襄两个名字,你就敢这么乱来?你没发烧吧?我眼前站着的该不会是一个假老大?”纤瘦摸了摸阎十一的额头,邱雯惊得惨白的鬼脸都扭曲了。

    “我当然不会只依凭这些了!”将邱雯的手拿下去,阎十一半眯着双眸,笑着道:“在不死鬼界中,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同盟,只要利益足够多,也许第二天,同盟就会变成敌人。现在咱们灵妖阁财大气粗,如果分出一半库存送给魔族,这即便是不死宗也是做不到的,我想秦仲必然会因此动摇。”

    说着又从马甲里拿出那两本紫金神符,再又道:“而我再答应他,为他的魔族领地布设十二都天神煞符阵,使他魔族有自保之力,我想有八成的可能秦仲就会答应。而至于丹秋,这一股亲情不过是一道催化剂而已!”

    “我的个天,我作为九智鬼妖,居然都没想这么长远,老大,你这是啪啪打我脸啊!”玉手摩搓着自己的脸颊,邱雯自愧不如,即便她能想到这一点,却也没有阎十一那么大的胆子这么做。

    “你是我炼化出来的,要是比我聪明,我还怎么活?”看了看天色,已然黄昏,阎十一这才小心翼翼的朝魔族领地看了一眼,却是见到一道秀美身影朝这边急速掠过来,才又道:“你们去把其余魔族子弟引开,我要和李襄单独谈谈。”

    “你不怕李襄恼羞成怒一掌拍死你么?”见阎十一再次做出大胆决定,饶是胆大妄为的林月芹也按捺不住了,“你可别忘了,布残以及他手底下的近二百弟子可都是你杀的,而且你还让我们重伤了秦仲的儿子秦蛮,你觉得她能放过你?”

    “额……这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厚着脸皮死不承认不就得了?反正秦蛮短时间内醒不过来!”撇了撇嘴,阎十一满脸的无所谓,再又道:“等魔族尝到甜头了,就算秦蛮指认是我干的,又如何?秦蛮傻,不代表他父母也傻,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