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8章 魔尊李襄
    又一个不死鬼界的清晨,太阳还躲在朝霞之中没有露头,百宝山中云雾缭绕,茂密的丛林,寂静而安详,偶尔还有几头小兽从林间跳跃而过,惊起停歇在树枝之上的鸟群。

    僻静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一道狼狈的身影所打破,瞬时间,惊走了满林的鸟兽。

    没有顾忌被自己破坏的花草树木,一位身着甲胄的魔族子弟狼狈的在林间逃窜,偶尔还满脸惊恐的对着身后漆黑的密林中扫视一眼,那恐惧的模样,就犹如身后有着洪荒猛兽在追逐一般。

    再次奔逃了一段距离,这名魔族子弟抬头总算看到了林子外,高高耸立的魔族哨塔,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狂喜,只要回到哨塔下,他就可以甩掉身后那如魔鬼般飘忽不定的身影。

    脚下一踏,身法再度提升,朝哨塔爆冲过去,就怕身后那身影追袭上来,他可知道已经有不少魔族子弟遭了毒手,而且下场都是拗断双臂,打断右腿,抢走身上所有采集到的东西。

    离高耸的哨塔越来越近,使得这魔族子弟脸庞上的狂喜之色越来越浓,正在庆幸自己逃过了断臂断腿之痛,还为门派带回来了十几颗须弥果和不少食物。

    然而在下一刻,狂喜却是骤然凝固,他惊骇的发现,一道黑色人影便拦在了他与哨塔之间,不等他呼喊出声,那人影已然起身到了他的身前,一根银笔点在他的胸口,快速写下一道鬼画符。

    ‘嘭——’沉闷的爆裂声在他胸口响起,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被强劲的气流狠狠带起,砸到了一棵合抱粗细的大树树干上,震下来不少枯黄的树叶。

    ‘噗!’巨大的爆炸力,使得这魔族子弟胸口焦黑一片,不禁吐出一口鲜血,看到眼前那如鬼魅般飘落的男子,瞳孔骤缩,很是害怕的将身上所收集到的东西都教了出来,乞求道:“就、就这么多!能不能……”

    “不能!”鬼魅黑影淡淡回了两个字,只听‘咔咔’两声,便将这魔族子弟的双手撅折,不等他叫喊便以手刀将之击昏,黑纱之后的俊朗脸庞,轻轻一笑道:“既然你这么自觉,脚就留下了,可别怪我,是你魔族先招惹的我们,为了让你魔族不战而降,就只能委屈你们的双手了!”

    提起那魔族子弟交出来的各种战利品,黑色身影御空而起,消失在密林之中。

    ……

    “混账!是谁!到底是谁!”

    魔族之内,一座漂亮的石砌大殿之中,身形魁梧的族长秦仲,看到一具具被抬回来了的断手断脚的族人,暴怒不已,好几张石桌和石椅被他拍成了碎末,达到灵尊位阶多年的他,修为十分精深。

    看着族长那暴怒的神色,大殿之内的其他长老,都很是一致的保持沉默,生怕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惹恼了这个正在气头上的灵尊,为自己招来杀生之货。

    “昨夜晚间,布残所带的一百九十三名族人无一生还,布残不知所踪,蛮儿被人重创至今未脱离危险,整个后勤团一夜之间全数被打断了双手和一条腿!这是有人蓄意要亡我魔族!还有你们这些废物,派出去那么多族人,不但没有抓到人,还又搭进去数十个族人,你们平时就是这样做事的?”重重的喘息了几声,秦仲声嘶力竭道。

    其余长老却都是哑口无言,面面相觑。

    “不怪这些长老,此次前来偷袭的敌人实在太过狡猾,据回来的人诉说,乃是鬼族的鬼果公子带着四位十分厉害的女鬼所为,且实力都在三阶到五阶灵王之间,确实十分难缠。”一位眉眼的瓜子脸少妇来到秦仲身边,小声劝慰,见他神色有所缓解,再又道:

    “其他长老都要各司其职,可没多少空闲时间负责抓捕这些偷袭之人,待会儿我亲自去搜寻一番,想必抓到一个还是不难的。”

    “李襄魔尊,您贵为魔族双尊之一,你亲自抓人,可不好吧?”大厅中站着两个脸皮煞白的男女,男子脸上带着些许戏谑之色,语气更是充满了嘲笑意味,“不如这样,让我和二妹鬼枝去探一探,那偷袭者竟然敢假扮我三弟鬼果,欲以挑起鬼魔两族争端,我们可决不能姑息。”

    “多谢鬼木公子好意,您二位是客人,怎可劳动两位大驾,我去便可,到时候抓到了偷袭者,便能还鬼果公子一个清白!”凝了凝秀眉,李襄虽是一介女流,但心思极其缜密,她可不认为鬼族是可以信任的同盟,这种门派之事,自然不能让其参与其中,便婉言拒绝了。

    “鬼果此时还在涅槃山脉里面找寻不死神凤的踪迹,自然不可能是他,我看这偷袭者不是灵兽宗所为,就是灵妖阁,尤其是灵妖阁里的阎六肆,向来坏主意颇多,极有可能就是他做的!”见李襄拒绝,鬼木也不气恼,欲以撇清这次偷袭与鬼族的关系。

    “我听说前些天阎六肆的儿子来不死鬼界了,此前听血污仙提起过,是个很厉害的人间天师!此次偷袭极有可能是他所为。”身为鬼族三公子之一的鬼枝,虽为女身,实力却不比老大鬼木差,有勇有谋,很是聪慧,颇得血污仙宠爱,许多人界的事,也都会跟她说上一说。

    “阎六肆的儿子?”魔族众人愕然,李襄蹙了蹙蛾眉,再又道:“我在十日之前,听蛮儿说过,这阎十一只有三阶真灵的实力,只怕还做不到偷袭这种事……”

    “襄儿,你难道忘了,二十四年前刚进入的阎六肆和张琳?短短一两年便突破了一阶灵王,到如今已然都达到了九阶灵王,只怕机缘一到,便能晋升灵尊。而你我二人,晋升灵尊位阶却用了整整千年!”剑眉凝了凝,秦仲作为魔族族长,还是有些见地的,“我听说他们的儿子身份不一般,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提升修为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身份?”众人不解。

    另一边鬼枝却是接口道:“阎天机转世!”

    “看来的确值得我亲自去会一会!”李襄凝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