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4章 报复
    领会了御剑术的精妙之后,阎十一这才尝试着用体内法力掌握周围的灵力,几度尝试之后,竟然真的让自己慢慢升起来,悬浮在空中了。

    “嘿嘿嘿嘿,我能飞了,真能飞了!”

    即便是法术界的法师,见过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可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鸟儿一样在空中自由的飞翔,在院子里小范围的飘了几圈,笨拙的停在什邡面前,阎十一却是骇然道:“老祖,不对啊,我这才飞了这么一会儿,就感觉体内法力急速消耗,以我现在二阶灵王的法力,恐怕都坚持不到门派总坛!”

    “所以才让你御剑而行!”一扣阎十一背上的凝灵剑匣,什邡把四柱凶煞剑抽了出来,抚过剑身,将长剑置于他的脚底,再又道:“是不是轻松很多?一把灵力强横的佩剑可以替你节省大量的法力,你有这把四柱凶煞剑,当感到庆幸,否则以你现在的法力,根本无法支持远距离飞行!”

    “嘿嘿,多谢老祖指点,我去溜达一圈适应适应!”有了之前和沈珞瑶共乘一剑的经验,在找到了平衡之后,阎十一便能很熟练的驾驭御剑术了。

    心念一动,一飞冲天,一人一剑,遨游宇宙苍穹。

    一道洁白身影,挺拔身躯,衣袂飘飘,迎着劲风,飞向银色的满月之中。

    ……

    “老祖,十一这都去了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不回来?”将一碗松茸兔肉烫放在小圆桌上,沈珞瑶坐在一旁,美眸朝深蓝色的星空扫了扫,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心中有些担忧。

    端起松茸兔肉汤,用手压着胡子,免得沾到汤汁,什邡吹了吹滚烫的肉汤,小小喝了一口,皱着眉体味着这原始的美味,许久才淡淡道:“没事,年轻人好奇嘛!你去煮点姜汤过来,多放姜!”

    “啊?哦哦……”这三伏天热的要死,不知道什邡为什么要姜汤,沈珞瑶也没多问,便再去熬了一锅姜汤。

    又过了半个小时,一道白色身影才从月亮西斜处急速略过来,不过再也没有了去时的英姿飒爽、神采奕奕,此时那身影便佝偻着身子蹲在长剑之上,全身瑟瑟发抖,摇摇晃晃落到院子里,还不等长剑完全停稳,便‘嘭’的一声,整个人从长剑上摔了下来,那样子就好像三九天寒冬腊月,犄角旮旯里冻僵了的乞丐一般。

    “神棍!”听到动静,沈珞瑶从屋里跑了出来,见到阎十一那发抖的模样,却是大惊失色,一摸他的身体,冷到刺骨,不禁骇然道:“你、你怎么了?难道遇到敌对了?”

    “冷冷冷冷……”接触到沈珞瑶那温软无骨的手,阎十一好似找到了温柔的港湾,一把抓在怀里死死抱住,脸还不断在她柔软的藕臂上来回摩擦。

    “哎呀,你……”被如此下流的动作猥亵,沈珞瑶俏脸一红,若边上没人她也就将就了,可好死不死,什邡那双精光老眼透着一股邪性,大口喝着肉汤,目不转睛的看向这边,好似在欣赏表演。

    她才明白姜汤的用意,那不是什邡自己要喝,而是专门给阎十一准备的,勉力甩开抱着她胳膊的‘无耻之徒’,沈珞瑶回到屋里,把那一锅姜汤都端了出来,直接塞到了阎十一怀里。

    抱着滚烫的石锅,一开始阎十一还没觉得,可再一反应,顿时跳了起来,如一只被剪了尾巴的猴子满院子乱窜:“烫烫烫烫……冷冷冷冷……”

    看到阎十一那上蹿下跳的模样,丝毫没有了平时作为天师的正经气度,沈珞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朱唇微启,皓齿微露,又立时用细嫩小手捂住,却依旧忍不笑意,大为捧腹,剧烈的身体颤动,让得她那丰满的胸脯也跟着轻微上下起伏起来。

    ……

    喝了几碗姜茶之后,出了一身热汗,周身的冷意总算消除,阎十一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还在那里吃松茸兔肉汤的什邡,苦着脸道:“老祖,不对啊,我这溜达一圈,身体被风吹得越来越冷,前些天你带我去那处洼地强化元神的时候,飞那么快我都没觉得冷,就算是早上和珞瑶一起飞,我也没觉得这么冷!为啥我自己飞就冻成这样?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错了?”

    “神棍,你是不是没有用体内法力格挡住迎面吹来的劲风?琳姨教我御剑的时候,就叮嘱过我,御剑术日行万里,速度十分之快,如果不用法力挡住冷风的话,会被冻死的!”抿了抿红唇,沈珞瑶很是同情的看了看阎十一,猜测道。

    “啊?用法力挡风?可老祖没说啊!”带着无尽的惊讶,阎十一转头看向什邡。

    “咳咳咳……”吃完碗里的兔肉烫,什邡站了起来,老眼别有意味的瞥了一眼阎十一,强忍住笑容,装作一副至圣先师的样子道:“哎,刚才还不是你自己猴急,我都还没说完,你就迫不及待要去溜达一圈,我能有什么办法!”

    “……”望着什邡那憋笑的样子,阎十一哪里不知道,那就是故意的,报复,赤果果的报复,为了那被坑的一袋须弥果报复!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免得被揭穿,什邡腾身而起,看了看阎十一,又贱嗖嗖的对沈珞瑶道,“盐挺贵的,下次少放点,齁得慌!”

    说完,还不等沈珞瑶发飙,一溜烟冲上天际,消失在夜空中。

    “太咸你还吃了五大碗!”瞪着杏眼,叉着蛮腰,朝着天空怒斥了一句,沈珞瑶满脸的怒不可遏,却又小声道:“我在家里可从来不做家务,这几天和琳姨现学的,能有这水平就不错了!真挑剔!”

    沾了点松茸兔肉汤放到嘴里舔了舔,阎十一立时被咸到整张脸都变形了,也是佩服什邡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吃下五碗,忙庆幸道:“还好我喝的是姜汤!”

    “你也笑话我?”

    “这是事实呀!”

    “信不信我咬死你!”

    “我把手藏背后,我看你怎么咬!啊——别掐腰上的肉啊,疼疼疼……”

    “看你还敢不敢笑话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