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1章 卖阵法
    夕阳西下,又一天即将落幕,守阳山后山的小院中却依旧忙碌。

    “小子,今天你算是闯下大祸了,没了灵兽宗这个大助臂,咱们灵妖阁可就岌岌可危了!”将墙上的其中一把精钢长剑拿在手中,阎六肆拍拍儿子的肩膀,带着戏谑的笑意道:“为了保全灵妖阁,你得快点把那四套符阵画出来,增强门派的防御力,要在不死宗发现咱们两派不和之前,把灵妖阁武装成不可逾越的铁桶金城!”

    “额……”见到老爹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阎十一也是一阵无语,叹了口气,无奈的从马甲里,把所有需要用的法药拿出来,准备练习画符,反正迟早都该是他的事。

    “你也别怪你爸,他一个人要巡视和不死宗接壤的近千里的边界,确实没时间和你一起书写神符!”从墙上取下另一把精钢剑,张琳也整装待发,准备出发了。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也要出去?”天色已晚,见父母都要出门,阎十一便有些不放心。

    “灵兽宗剥离出去,只怕以后灵妖阁的日子会很不好过,我得趁着现在形势还不算差,让后勤团多采些必要物资回来,否则凭借现在的库存,只够门派一个月消耗的!”疼爱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张琳这才走出门外。

    看着父母又要为门派忙碌,阎十一无奈摇了摇头,开始调制起写符的法药,嘴里轻声喃喃道:“只够一个月的消耗,也真是够贫苦的!在人界,就算是混得最差的农名伯伯家里也该能囤积几年甚至更久的粮食吧?”

    “那也不一定啊,像我们沈家,如果立即把所有业务都终止的话,可能活动资金都不够坚持一个月的!”身旁袭来香风一阵,沈珞瑶坐在阎十一对面,声音婉转如银铃。

    “你家活动资金也这么少?”

    “是很少呀,和固定资产比起来,能够动用的资金不会超过五十个亿。”淡淡的说了一声,对于沈珞瑶来说,似乎这点钱都不是个事。

    “尼玛!”大大的翻了个白眼,阎十一才知道和这种商界巨擘真的是无法交流,咧了咧嘴,继续书写神符。

    “对了神棍,你提起农民伯伯,让我想到,现在琳姨所带的后勤团不就是这个世界的农民么?只不过里面有樵夫、渔夫、药农等等,即便是无类城里面那些各门派的商铺,也仅仅是售卖本门派能够采集到的东西,却没有见到有人收购!”站起身来,纤手负在背后,沈珞瑶微微偏着脑袋,若有深意的微笑道。

    “是呀,那又怎么样?”阎十一努了努嘴,头也没抬,继续画着一张万气通灵咒,如今元神感知力超强的他,基本上可以百分百有效的画出神符卷一之中的神符了,而他所画万气通灵咒又是卷二中第一道符阵,也就是阴阳一气符阵必备的辅助神符。

    “你想啊,既然没人搞收购,那咱们搞呀,低收高卖,那才是商人的根本,可不是简简单单开一间店铺就叫经商了!”沈万三的后代果然不是盖的,沈珞瑶竟是立时想到了一个极妙的点子,俏脸上露出一副奸诈的表情,道:

    “之前咱们去过一次无类城,咱们虽然没有把无类城逛遍,可我也间接对城里的各类商品有了大概的了解,比如充当一般等价物的须弥果有治疗效果,但产出极少。还有像龙胆草、血凝精、扶摇仙果这类的高级药品产量极少,即便是大门派半个月都采不到一个,却又是各大门派修炼必备的急需之物,如果我把这些珍贵药品低价收购,并且垄断,两天后我再把价格翻倍卖出,你说会是什么结果?”

    “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不死鬼界这么大,再难采的药也多如牛毛?怎么可能垄断?”在做生意方面,阎十一可没有经验,也不感兴趣,耸了耸肩,最后抛出来最大的难题:“就算这方法能行,做生意得要有本钱啊,咱俩穷得叮当响,你该不会是想把灵妖阁一个月的口粮当本钱吧?万一亏了,咱以后都喝西北风吗?”

    “这倒也是!要是时间长一点,我倒是有办法慢慢弄到钱,可咱们只有八天时间了!”阎十一提出的问题无疑是个极难攻克的壁垒,乌黑的灵动眸子俏皮的转了转,沈珞瑶忽然将眼光对准了阎十一手中所画的神符。

    许久没有听到沈珞瑶说话,阎十一纳闷的抬起头,看到那不怀好意的美眸,全身打了个激灵,含糊道:“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你该不会想把我卖了吧?”

    “切,卖你还不如卖我呢,凭本大小姐的样貌身材好歹也得值个十万须弥果,你的话估摸着十枚都没人要!”秋水眸子弯成美丽的月牙儿,沈珞瑶笑吟吟道:

    “我是说,把你画的神符卖了,就好比这阴阳一气符阵,是用来聚集灵气,增加门派内的灵气浓度供弟子修炼的对不对?这种阵符虽然没有攻防效果,可却是可以长时间使用,提升弟子修为,那可比任何大威力的阵法都要好使,毕竟阵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你说是不是?”

    “卖……阵法?”对于沈珞瑶这异想天开的想法,阎十一愣了愣神,不禁站起身来,看着圆桌上的神符,微眯着眼睛,仔细思忖起来:

    “这倒是个法子,反正阴阳一气符短时间内看不出效果,但能逐渐聚集天地灵气,将门派领地内的灵力提高数倍,门内弟子的修行速度也必然会高上许多,时间一长,宗门的实力就能大幅度提升,若是这样,那些大小宗门可能会抢破脑袋。可若是敌对势力抢过去了的话……”

    “笨呀,你不会把阵法的威力减弱么?注水的猪肉、掺水的假酒你听说过没有?”小手捋过额前的一缕青丝,沈珞瑶给了阎十一大大的一个脑瓜崩,给他敲醒。

    “我去,这么损的招数你都想得出来?奸商,果然是奸商!”心中无限感叹,阎十一可算是领教了这些商人背后的小伎俩,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