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0章 王者
    望着被妫凌抱走的妫小横,以及从妫小横身上流下来的大量血迹,满场再一次寂静无比。

    片刻之后,擂台下两派弟子犹如看妖怪一般的目光,纷纷投向擂台上的白色身影,刚才那一击实在太过惊骇,化出原形后的妫小横几乎可以说,在一阶灵王这个位阶已然是无敌的。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便是这样一个本该无敌且能轻易解决掉对手的存在,却依旧被阎十一的长剑切开了一条可能危及生命的狭长创口。

    仅仅一剑,威力更大的一剑!

    虽然他们也看到了当时的变故,有大量法力从什邡身体内涌出进入阎十一的体内,他们不明白这是怎么做到的,引动天地灵力他们见多了,可引动他人体内的法力,他们没有见过,自问也无法做到,其他族类也不可能做到。

    他们不知道的是,道家讲究长幼尊卑,尊师重道,但这是指的是下对上,也就是弟子对师父、师爷、师祖,但这并不是单向的,在道家各派中,师祖、师爷、师父也绝对会护佑徒子徒孙,决不让人欺负,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道特有的‘请祖师上身’的特殊咒法,这在除了道家门派之外鲜少见到。

    所以在人间法术界,便常常见到法师捉鬼降妖,不能力敌之时便能请祖师上身,借来祖师法力,力克妖魔鬼怪,此为门派祖师对历代弟子的爱戴及庇护。

    方才阎十一便是如此,什邡便是天机门的创派祖师,乃是第一代老祖,和钟馗可是一个等级的存在,请祖师咒一念动,除非什邡有事在身,否则都没有拒绝借弟子法力的借口。

    何况刚才妫小横化出原形,已然是拿出了拼命的架势,什邡若是为了面子不借法力,只怕阎十一轻则重伤,重则一击殒命。

    可如今灵妖阁弟子死伤惨重,阁主玉煞陷入沉睡,作为阎天机转世的阎十一是决不能再有损伤,是以他也就顾不得灵兽宗的非议了,况且这请祖师咒本就在道术的范畴之中,并不算违规。

    “这便是人间法师特有的请祖师咒吧?果然高深莫测!好在什邡大长老你心下仁慈,没有过多的给予阎十一法力,否则刚才那一次对撞,只怕小横已然死了!”见到自己侄儿被伤,妫逊并没有表现出妫凌那般的愤慨,他在人界呆的时间太长了,与人间法术界法师接触的时间极长,自然比他弟弟了解的多,此时也是感慨多过了叹息。

    “不是我不多借,而是不敢,以那小子一阶灵王的修为,我若把过多法力借给他,可是会撑破他体内丹田的!”看着妫凌远去的身影,什邡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这一战之后,恐怕以妫凌的心性,你灵兽宗是真要脱离出去了!”

    “这个……”浓密的剑眉微微挑了挑,妫逊又如何不知道自己弟弟性子,明知道自己的儿子资质悟性都不是很高,却依旧宠溺无度,才导致了妫小横目中无人、狂妄自大,不懂得顾全大局,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哀哀叹息了一声,妫逊脑海逐渐从震惊中缓缓清醒过来,剑眉微微一皱,心念飞速旋转:“为今之计,你灵妖阁须得做好一切准备,防止不死宗四族侵扰,而我也尽最大力量劝说妫凌,他实在是太想让兽族重获自由了,只是他始终无法理解,没有实力,脱离赖以存活的伙伴是多么愚蠢!”

    “便顺其自然吧……”便是什邡也有些无可奈何,干枯老手无奈的摆了摆,目光望向擂台上的那到白色身影,那是他灵妖阁最后的希望。

    ……

    擂台之上,阎十一单手执剑,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单膝跪倒在了地上,方才什邡涌进来的巨大法力,让他体内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长剑与妫小横的坚硬爪子对撞,他的身体便如被挤压在两块钢板之间一般,若不是他道心弥坚,只怕斩妖诀施展一半就该被巨大的压力压得昏死过去了。

    喘息之余,偏转脑袋朝擂台四周看了看,灵妖阁的弟子自是欢呼雀跃,可灵兽宗弟子却是失望叹息,甚至仇恨,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一战之后,灵兽宗必然不会再依附灵妖阁了,可刚才那一击,他也许可以发动煞咒,也可以招出任何一个鬼仆对战,但都未必能百分百抵挡得住妫小横兽态的全力一击。

    那样一来,也许此时受伤或者死亡的便是自己了。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异界,他不可以再像在人界那样心慈手软,这只会助长他人的嚣张气焰,为了能让灵妖阁更好的生存下去,他必须狠起来,别人对他下杀手,他便没有理由逆来顺受,让人看不起!

    看着逐渐退散的两派弟子,身体也逐渐缓和过来,阎十一这才站起身来,将长剑轻灵的收回剑匣之中,轻呼一口气,脸色很是平静的走下擂台,不喜不悲,走到高台之上,对这两族长老淡淡鞠了一躬,这只是出于礼貌,而并非为伤了妫小横致歉。

    灵兽宗的长老们皆是怒目而视,几度想要击杀阎十一,可身后便是灵妖阁的长老,若打起来他们可不占便宜,思虑之下这才不甘心的一个个腾身而起,返回灵兽宗,只剩下妫逊和妫小婉父女。

    “爸妈,珞瑶,我们回去吧!”对于这场毫无意义的决斗,阎十一没有太多感慨,这一战之后,有着太多事情需要他去完成,留给他的时间实在太紧张,他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再度朝诸位长老鞠了一躬,这才走出了演武场,淡淡的不留下任何色彩。

    “他不该庆祝一番么?为什么会如此冷静,或者说还有些落寞?”美丽的脸颊上掠过一丝凝重,妫小婉站在父亲身后,看着那悄然离去的四道身影,美眸中带着些许莫名的失落,眼光渐渐收回,询问自己的父亲:“如果是小横取胜的话,他只怕要把这件事说给全世界听了吧!”

    “这便是为何咱们灵兽宗只能是灵妖阁的附庸而不是宗主的最根本原因!”缓缓地摇了摇头,妫逊轻吐了一口气,眼瞳中精光闪烁:“不骄不躁,灵妖阁又将诞生一位王者了!”

    “王者……”内心狂跳了一番,使得丰满的胸脯也跟着轻轻颤动了一下,妫小婉修长的玉腿不禁朝前迈了一步,心中莫名有些纠结,最后却是化成了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