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9章 请祖师(第八更)
    一胖一瘦两道身影在巨大反冲力的作用下,朝着擂台两端快速****出去,在掉出擂台之前,阎十一将长剑插进了青石板中,却还是滑出去好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双脚已然到了擂台边缘。

    “呼,好险!”抹了一把冷汗,阎十一抬头看向擂台的另一边,却是见到妫小横肥硕的身体腾在了空中,虽然没有落地,身形却已经到了擂台之外,不由叹息道:“唉,还是时间太紧,不然学会御空之术,就不用怕掉出擂台了。”

    另一边,妫小横悬在空中,望着插在擂台中央那柄明晃晃的大斧,又看了看空空如也兀自发抖的左手,心中满是惊骇,他无法接受,他年兽一族的秘技居然会被一个区区一阶灵王破了。

    “还打么?”从地上抽出长剑,舞了个剑花背在背后,阎十一缓缓走回擂台中央,瞟了一眼擂台下那些呆滞的面孔,淡淡的道。

    面对灵兽宗的万山灭秘技,阎十一却能将对方的武器打落,并且将对方打出场外,即便还没有落地,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妫小横已然败了。

    看到这个场面,擂台底下的弟子在略微沉寂之后,迅速骚乱了起来,先前还未消散的震撼再度在心里升腾而起。

    擂台下的弟子修为多半在一阶灵王以下,自认根本不可能接下妫小横如此强悍的一击,可此时空中的妫小横却是只剩下了一柄板斧。

    本以为该占优势的妫小横,仅仅两次对撞,便被打的如此凄惨,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似乎比我想象中要强悍许多!”高台上,望着自己的表弟如此快速的败下阵来,妫小婉俏丽的脸颊为之一惊,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微微张开殷红的小嘴,宣示着内心中的惊骇。

    许久之后,缓缓回过神来,妫小婉俏脸莫名一红,轻轻呢喃道:“还是爹有眼光,只是这家伙身边的女人实在太多了!”说着还用余光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兀自激动的沈珞瑶,蛾眉不禁轻轻蹙起。

    “什长老,这是什么妙招,看着应该是你的天机鬼术,居然能对抗灵兽宗的秘技万山灭而不落败?”一名灵妖阁的长老看得激动万分,他也常与灵兽宗的人切磋,可每次都会被这万山灭逼得走投无路,更是不敢硬悍如此强悍的一招,也因此常常被灵兽宗的人耻笑,今日见阎十一硬是破了万山灭,他也算是长了脸。

    “哪什么狗屁妙招,就普普通通的一招而已!”面对奉承,什邡心里爽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撇撇嘴更是大言不惭起来,“我天机门的鬼术绝招用出来,那绝对是毁天灭地的,哪是这么容易被人破的?”

    听着什邡那带着几分讥诮的言语,妫凌双手紧紧握起,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他本以为至少会是个平局,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败得如此之快,看着腾在空中丢了一斧的儿子,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反观擂台另一边,那白色身影,微风拂过,袍服轻动,已然成熟的俊朗面容,只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有一丝得胜后的猖狂和盛气凌人。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么,便让你见识见识我年兽一族的真正实力!”双目眼神一凝,将手中仅剩的赤金巨斧也扔到擂台上,‘噌’的一声嵌入青石板中,嘴巴大张,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狂吼,身形猛然变大,现出来他的原形。

    一头双角巨兽悬在空中,身披金色鳞甲,酷似麒麟,四爪如勾,嘴中犬牙交错,全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防御力和力量都大幅度得以提升。

    “化形了!妫小横要出全力了!”擂台底下,有人激动喊道,即便是与敌对势力大战,灵兽宗也极少化出原形作战,能把妫小横逼到这一步,也进一步证明了阎十一的强悍。

    “呀,真的化形了,这只怕不公平吧?”看到比儿子那略显单薄的身躯打了几十倍的巨兽悬在空中,张琳询问了一声。

    “没事,人家可以变形,咱们法师也可以变呀!你忘了?”拍了拍妻子的肩,阎六肆斜了一眼边上的什邡,若有所指道。

    “难道……这会不会太无耻了些?”张琳似乎也想到了她天机门法术传承中的一项,几乎每个有历史的道家门派都会的最为基本的法术,只不过他天机门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无法使用而已。

    听到阎六肆和张琳的对话,不远处的妫凌突然打了个激灵,尤其听到‘无耻’这两个字,就知道情况不妙了,只是这无耻到底有多无耻,他却是不得而知,唯一可以安慰他的却是他年兽一族强横的体魄,凭借阎十一一阶灵王的法力是绝对破不开的。

    而便在这时,妫小横那庞大的身躯猛然俯冲下来,巨大的爪子朝着阎十一迅猛拍下,若是拍实了,那绝对会被他的爪子切成几块。

    迅捷的速度之下,竟然产生了强烈气压,猎猎劲风剧烈扯动下方阎十一的头发和衣服。

    面对如此强劲的一击,阎十一不敢怠慢,长剑横在身前,心中快速默念一遍咒法,最后以剑指天,暴喝一声:“恭请天机门祖师上吾身,急急如律令!”

    只见高台之上,长桌之内,什邡体内散发出浑厚的法力,漆黑如墨,化作一道道他的残影涌向擂台,钻入阎十一体内。

    随着浑厚法力入体,阎十一的气势颓然高涨,长剑蓄势而起,斩妖诀祭出,身形暴起,对着急速拍落下来的利爪冲了过去!

    ‘滋滋滋滋……’急促而又短暂的摩擦声,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巨大身影在上,瘦弱身影在下,两者一错而过,落在擂台两端,彼此背对着背,定格在那里。

    ‘喀喇,嘣!’许久之后,那庞大身躯的左掌突然一歪,两根尖锐的爪子断裂开来,随后顺着这两根爪子中间逐渐裂开,蹄子、大腿、胸口、小腹,一条狭长的伤口赫然显现。

    妫小横受了如此重的一击,立时恢复了人形,血便从身上溢了出来,昏死过去。

    “请祖师?什邡,你狠!”妫凌才知道张琳所说的‘无耻’是多么无耻,冷哼了一声,飞到擂台,抱起了重伤的儿子,直接回了灵兽宗。

    “嘁,这可不怪我,道家法术如此,徒孙请祖师上身,我自当护佑!有本事你也把你的妖力借给你儿子呀!”什邡却是撇撇嘴,满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