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7章 决斗(第六更)
    擂台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周围天地间,一丝丝淡青色的灵气汇聚而来,开始快速的涌入阎十一体内,甚至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灵力气旋。

    张大着嘴,望着突如其来的灵力汇聚到擂台上的那到白色身影上,在场大多数人都有过这种经验,顿时惊愕的不能自已。

    这便是要晋阶的前兆!

    空旷的演武场中央,一丝丝淡薄的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产生出一个十分强烈的灵力波动。

    突如其来的进阶,并没有让阎十一太过惊慌,而是立即盘膝坐下,缓缓闭上了眼睛,随着灵力不断的涌入,他坚毅的脸庞逐渐变得平静,在灵力的淬炼下,清秀的小脸,散发出淡淡的青色光晕,看上去,犹如未经雕琢的璞玉一般。

    ‘嗖嗖嗖——’三道人影从高台上突然离席,分别落到了阎十一周身,却是阎六肆、张琳和什邡,三人以等边三角形落位,面向擂台下众人,防止有心之人上来打断阎十一晋阶。

    而擂台下以及高台上的人都很是自觉地保持安静,怔怔的看着台上的人。

    吸收灵气的嗡嗡声足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方才缓缓消失。

    当最后一丝灵气被阎十一悄然吸入体内,他的体内再度发出一声短促的嗡鸣,随后便感觉到了体内法力的暴涨,一口浊气吐出,捏了捏双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修为提升的爽快感。

    “真的进阶了!”

    “一阶灵王!”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所有的目光,都愣愣的看着盘膝坐在擂台中央,清气环绕的白色身影。

    高台之上,不断有人惊讶的站起身来,便是身前的茶盏打翻了,阴湿了自己的衣服也没有察觉,两派的长老此时此刻皆是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

    七天时间,从进入不死鬼界到现在,不到七天时间,便从三阶真灵提升到了一阶灵王,这速度简直惊世骇俗。

    平均一天一阶的速度,以这提升速度,只怕再有三四天便能恢复全部实力了,随后再给他一两年时间,只怕就能突破九阶灵王,晋阶灵尊了!

    “当年阎六肆和张琳初到不死鬼界也是三阶真灵吧?他俩突破一阶灵王用了多久?”高台上,以为灵妖阁长老不禁轻吸了一口凉气,喃喃问道。

    “我记得是七个月吧,而张琳却是足足两年!”另一位长老下意识答道,看着擂台上的那道白色身影,他心中的震撼却是久久无法平息,七天突破灵王,比他那个资质逆天的爹整整快了三十倍,可以想象,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只怕造诣不会在阎玉煞之下。

    妖孽,十足的妖孽!

    灵妖阁和灵兽宗仅仅四位灵尊,便让不死宗不敢轻易进犯,若能再多一位,他们所处的劣势便会填补很多。

    暮的!

    在场所有人心中冉冉升起了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阎天机!

    他们在这个时候才总算正视了阎十一的这个身份——阎天机的转世!

    ‘噶啦啦啦……’手里的茶盏已然被妫凌捏成了粉末,他何尝不知道阎十一的资质逆天,他本想着能借儿子的这场决斗为灵兽宗赢得一些选择的权利,至少以后可以不必对灵妖阁唯命是从,可便在这个档口,擂台上的那道白色身影居然晋阶了,即便他心中还是认为自己的儿子不会输,可内心中的忐忑和震惊已然出卖了他。

    “可恶啊,这家伙居然突破一阶灵王了!”擂台下,妫小横张了张嘴巴,有些吃惊,更有些嫉妒,他突破一阶灵王用了二十六年,眼前这家伙仅用了七天,即便人类法师进入不死鬼界本就提升快,可这速度也是在太惊人了。

    “老阎,你家小子的天赋可真让人羡慕,只怕给他几年时间,让他在不死鬼界好好修炼,就能达到玉煞的境界了吧!”腾身而起,妫逊飘身来到擂台上,站到阎六肆身旁,笑盈盈道,“两年前我还被关在人界,你上门提亲的事我并不知晓,不知道这事儿还作不作数?”

    见儿子差不多已然晋阶成功,阎六肆嘿嘿笑了几声,拍了拍妫逊的肩道:“以前我能做主,现在可由不得我喽,这小子身边的姑娘都排起队来了!要不你家闺女做个小的?”

    “小的?这个么,也不是不可以!”他年兽一族以强者为尊,强者三妻四妾也没什么不可以,妫逊倒是并不在意,不过他此番只是来攀关系,到未必就一定要把自己女儿硬塞过去,再又道:“我看今天是个极好的日子,不如咱们一起设宴庆祝一番如何?至于这决斗么,不过是两个小孩子的把戏,咱们就此揭过如何?”

    “也行吧,这小子也不太喜欢这种无意义的决斗。”既然妫逊前来替灵兽宗主动求和,阎六肆乐得清闲,便就替儿子把这场决斗给推了。

    “不行!”风头完全被阎十一抢了过去,妫小横岂肯罢休,他今日若是不战而退,日后可就成了别人口中的笑柄,心中妒火,毫无预兆的涌了出来,抬起头眯缝着眼,恶狠狠的盯着擂台上的阎十一,脚下一墩,魁梧的身体飞上了擂台,重重落在擂台上,喝道:

    “现在他和我都是一阶灵王,便就不存在我以大欺小,我和他的赌约还未完,岂可随意退缩?大伯,咱们年兽一族何时如此懦弱过?即便他灵妖阁有恩于咱们,就该如此趋炎附势吗?咱们灵兽宗难道甘愿世世代代做人家的奴隶走狗?”

    “小横,不可胡言乱语!”妫逊斥了一句。

    “好,既然你要打,我便陪你!”缓缓睁开双眼,漆黑的眸子爆出精光,阎十一一跃而起,看着眼前的死胖子,淡淡笑道:“咱们的赌约继续,再加一条,输的那一方便是对方的奴隶走狗如何?”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妫小横从背上抽出两柄赤金板斧,准备决斗。

    “小横,听表姐一句,咱们不打了好不好,现在你俩都是一阶灵王,而他精通阴阳两术,你未必是他的对手……”妫小婉也飞过了,劝了一句。

    “你是他老婆,你当然帮他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