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6章 晋阶
    身形一滞,常八的脸色顿时变得死灰,不可置信的看着阎十一,结巴道:“你、你看见了?”

    “我不止看见了,昨晚还收拾了七色冥鬼!”阎十一咬着牙,露出一丝狞色,淡淡笑道。

    “啊,我——”常八知道自己身份暴露,忙要挣脱阎十一手臂而不得,另一只手立时以手成爪凝聚灵力抓了过来。

    “晚了!”无视常八抓过来的手,阎十一随手一招大擒拿,将手里抓着的皮包骨的手腕反扣了过来,大力往上一撅,‘喀喇’一声,手中臂骨便被折成了两段。

    “啊——”

    在常八杀猪般的号角声中,周围一片哗然。

    “他在做什么?”

    “不是热身么?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常八可是咱们同门啊?”

    但阎十一没有就此停下,不等常八挣扎起身,再度抓过他的另一只胳膊,依样画葫芦折断,最后抓起常八的双腿,把所有关节全都卸了下来,一脚踏在他的胸口,看着底下脸色惨白的瑟缩身影。

    “阎十一,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残害同门!”妫凌抓住机会,拍案而起,借机发难,“阎六肆,这可是你交出来的好儿子!”

    “他可不是我教的,他出生那天我俩就被玉煞带来不死鬼界了!”阎六肆却是看得很淡,眯着眼瞧了瞧站起来的妫凌,又道:“他伤的是我灵妖阁的弟子,你又激动个什么劲?”

    “你……”被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妫凌知道和阎六肆这个无耻货色说不明白,看向边上的什邡道:“什老头,玉煞不再,在灵妖阁你便是最大,你难道也不管?”

    “姑且看之!”濡了濡嘴,什邡没有太多表示,从他这些天与阎十一的接触来看,知道其不是嗜杀之人,做事十分有原则,既然敢当众这样做,必然有其道理。

    疼痛侵袭全身,常八整张脸痛苦的扭曲着,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尝到断手断脚的滋味,可也一样很是煎熬,咬着牙道:“你杀了我吧,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好一条……忠诚的狗!”不再有任何犹豫,阎十一祭出剑指,在常八身上各个部位连点十下,一拍他的额头,使得常八吐血连连,却也没有停下他手里的动作,剑指在他眉心处灌入罡气,往外一拉,一道白色身影便被他控制在了手中,回身对高台上众人鞠了个躬,才解释道:

    “昨夜不死宗联合尸族、鬼族奇袭灵妖阁,原因便是他们以为灵妖阁阁主玉煞妖尊受了重伤,并且还派了七色冥鬼前来刺杀,但其实玉煞妖尊只是在闭关突破灵尊位阶,晋升准圣而已!昨夜激战,玉煞妖尊害怕阁中弟子死伤过多,才不得不出关,击退敌人!而这一切消息的走漏,都是这常八所为,我和珞瑶亲眼所见!”

    “哗——”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擂台下的弟子,甚至高台上不知情的两派长老都是议论纷纷,当然这些人也不知道其实阎玉煞已经中了尸王毒陷入了沉睡。

    阎十一此时这么说也是为了让门派中的弟子安心,毕竟昨夜大战损失惨重,门派中人心惶惶,见到周围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更有人怒骂常八,阎十一再又道:“今日我把这颗毒瘤彻底拔除,也算是替咱们灵妖阁清理门户,众位同门今后也要多多注意身边的人,一旦发现奸细,定斩不饶!”

    “好,阎小爷说的是,定斩不饶!”下面便有人附和,哪个门派都不会欢迎奸细这种人存在。

    见又挑起了门派弟子的情绪,阎十一将常八的魂魄用两枚大五帝钱压住,掷向什邡,随后道:“这常八我便交给老祖处理了!”

    接过两枚五帝钱,什邡朝擂台上的白色身影微微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激励道:

    “妖尊闭关,不日咱们灵妖阁便会有准圣降临,为了保证敌对势力不会趁机偷袭,我们会尽快在门派领地周围布下逆天大阵!但如今咱们灵妖阁势单力薄,还是需要诸位同门的全力守护才可,只要妖尊出关,咱们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到时候联盟什么的便也可有可无了吧!”

    什邡也顺着阎十一的话,继续撒谎,顺便还对灵兽宗欲以中立的举动小小的讽刺了一把。

    “好!好!好!”下面弟子更是激动不已,准圣级别,即便是整个不死鬼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灵妖阁若是出了一位,必然能在不死鬼界中雄霸一方。

    “什老头,你……”妫凌听到这话,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淡淡凝了凝剑眉,赌气道:“你门派的事我们灵兽宗确实管不着,既然已经处理完毕,便开始决斗吧,此为正事!”

    “妫凌,我看现在灵妖阁和灵兽宗都处在内忧外患之时,这决斗也就算了吧?正好咱们两派的长老宗主都在,不如商量商量如何布防,免得再被不死宗偷袭?”

    边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妫逊,此时插了一句,他是阎十一从刘靓靓手里救出来的,他可是完完全全站在阎十一这边,也不希望灵妖阁和灵兽宗两派分裂,来之前他便已经劝过弟弟多次,无奈没有什么效果。

    “是呀,凌叔,我看也算了吧,毕竟小横是一阶灵王,且咱们兽族天生体魄比人强悍,即便胜了也不长脸是不是?”站在妫逊身后的妫小婉也见缝插针道,“这决斗不仅伤两派的和气,还耽误不少时间,有这时间还不如让这位阎十一阎法师多画几张神符,替咱们两派把阵法布上,一劳永逸……”

    “哼,小婉,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有些狠吧?看来两年前阎六肆为他儿子来向你提亲,我替你回绝了,是做错了?看你父女俩的言论可都向着他阎家!”被自己的兄长和侄女一顶,妫凌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他敢应战,我却取消决斗,岂不是显得我灵兽宗害怕了?他既然敢走上擂台,便要做好被打残的准备!”

    “嗡……”便在这时,擂台上响起了一声剧烈的嗡鸣。

    “这是晋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