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3章 灵王
    “这……”

    灵兽宗与灵妖阁只隔了数百里,几个山头,离得十分之近,妫小婉听到这若有所指的话语,杏眼不由一怔,她可清楚的很,阎十一所指‘酣睡’之人是谁,虽说他灵兽宗整体实力确实不如灵妖阁,可也不是说吞并就能吞的,龙吞虎虽可以办到,可龙也未必能安然无恙,皱着秀眉不甘道:

    “你不觉得这话有些大么?如果盟友这么容易招揽,门派这么容易强大,一千多年来,灵妖阁怎么还被不死宗压着?难不成你认为自己的能力会比玉煞妖尊强?”

    “呵呵……”冷冷一笑,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妫小婉的长腿上扫着,阎十一从怀里取出来那两本紫金神符古卷,淡淡道:

    “相信阵法在不死鬼界并不陌生,但能守护整个门派的阵法恐怕不多见吧?我这里有四道阵法,威力大小不一,功用各有不同,若能布置完成,灵妖阁的防御之力将会是现在的十倍以上,到时候即便是再有昨夜的突袭,门派弟子也只管抱着双臂在阵法之内看着便可,看着不死宗和尸族的族人如何被阵法搅碎!你信不信?”

    “神符?”眼光骤缩,妫小婉旋即皱起眉头,对于神符她所知并不多,只知道天地间确实有这个东西,她听说无类城内便有神符的阵法所形成的禁制,才会使得所有入城的灵物都被压制了体内法力。

    若阎十一手中所拿的神符威力不亚于无类城,那绝对是极为逆天的,到时候一旦阵法形成,灵妖阁便能长时间立于不败之地,而他灵兽宗却因叛离使得无法享受到这一优厚待遇,要知道在不死鬼界生存下去,首先要保证自己不被屠灭。

    “至于盟友……”见到妫小婉呆滞的神色,阎十一淡然一笑,再又下了一剂猛药:“我不仅能将灵妖阁的防御力提升上来,同时我用这些阵法作为条件,向周遭的大小宗门抛出橄榄枝,只要归附我灵妖阁的,我便替他们的领地设置阵法,保他们不受其他大宗族侵扰,你说会有多少宗门前来投靠?”

    “……”妫小婉已然无言以对,若阎十一的话不假,灵妖阁必然崛起,她心中已然在埋怨宗主妫凌的短视了,可此时又不敢擅作决定,秀眉凝了凝,旋即编了个不堪推敲的借口道:

    “今日是你和表弟妫小横定下的决斗日期,宗主说你是老主阎天机的转世,后面多半要由你来主事,你若没有一定的手段和实力,便不能让人服众,这场决斗你若能赢,宗主便不再提及中立之事!”

    “可以!”淡淡一笑,阎十一满口答应,对于这么个搪塞拖延的理由,他也就不当面揭穿了,给灵兽宗一个选择的机会也是不错的。

    ……

    妫小婉急急走后,阎玉煞将灵妖阁的大权暂时交到了什邡和阎六肆手里,便进入了沉睡。

    而忙碌了一晚上的阎十一也陷入了沉睡,当然他只是美美的睡上一觉。对于妫小横的决斗,他压根不放在心上,他也不惧怕,虽然他还没有摸到晋升灵王的门槛,但凭借他爸传授的万符剑诀以及什邡的指点,以他对阴阳两术的感悟,对战实力相差不多的对手并不会有太大难度。

    当然他能打败妫小横自然是最好的,既能敲打敲打稀里糊涂的灵兽宗,也能给灵兽宗一个台阶下。

    “神棍,你睡醒了吗?”

    听到一声少女的温柔轻呼,阎十一眉尖挑了挑,从梦中仙境里苏醒过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微微睁开眼睛,见到那如桃花般清新脱俗的脸蛋,竟是有一种想把眼前的可人儿搂在怀里狠狠亵渎一番的冲动。

    竹床前,少女亭亭而立,淡红色的丝质锦衣,将那玲珑娇躯完美衬托,衣襟遮掩下的丰满胸脯,约束之下却更加显得饱满诱人,骄傲的挺立着释放出青春和柔媚的无尽诱惑,堪堪一握的小蛮腰上,配着一条雕刻精细的掌宽玉带,窗外微风徐来,玉带飘扬……

    “呼——”望着眼前的极致诱惑,狠狠的压制了内心的那股原始欲望,阎十一坐起身来,带着几分羡慕,啧啧赞道:“主母待遇就是不一样,一天换几套衣服不重样,这也是我妈给你的?”

    “这是红玉给我的,还有不少呢,这是她在人界带来的布料做的,在不死鬼界可没有!”听着那酸不溜丢的话语,沈珞瑶把手中的衣服扔了过去,剜了他一眼道:“你也有份,这是给你的!今天你可得给灵妖阁长脸,不许输给妫小横那个死胖子!你要是输了,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要不要我给你准备一块搓衣板?”拿起怀里的洁白长袍,阎十一反诘一句。

    “呸,谁要你跪搓衣板了,你也配!”想到搓衣板这特殊道具,沈珞瑶不禁脸上一红,啐了一口,便出了竹屋:“你快点,所有人都在等你了!”

    “你不看我换衣服吗?我身材挺不错的哟!”

    “去死!”

    ……

    穿好衣服,阎十一这才出来,纯白长袍让他又精神了几分。

    “嗯,还不错,要是能蓄起长发,就有点古代宗师的味道了!”打量了一眼,沈珞瑶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仿佛妻子在替自己的丈夫把关一般。

    “嘿嘿……走吧!”一撩长袍前摆,阎十一装作一副大侠的模样,摆了个京剧人物的架势,朝院门外行去。

    “你等等啦!”沈珞瑶却是一把拉住他,“灵妖阁和灵兽宗的门人长老都来了,就等你一个人呢,咱们可不能再慢慢悠悠走过去了。”

    “那怎么过去?这里又没有出租车,你也没把你的玛莎拉蒂开来啊!”阎十一奇怪道。

    “玛莎拉蒂是没有,不过咱们可以这么去!”‘仓啷’一声,沈珞瑶从阎十一背上的凝灵剑匣中抽出四柱凶煞剑,玉指轻抚,长剑竟是奇迹般悬在了空中,落到她的身前,“咱们飞过去!”

    “御剑飞行?难道你到了灵王位阶了?我怎么不知道?”阎十一大惊。

    “可能就是昨也被鬼紫踢飞晕过去之后吧,稀里糊涂就晋升了!”

    “额……”阎十一裂了嘴,不知如何评论。